时事大家谈: 美国联盟抗中之际,中国把目光转向俄罗斯?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结束了对中国的访问。中俄外长发表联合声明,不点名地批评美国,并说“民主模式不存在统一的标准”,”以“推进民主”为借口干涉主权国家内政不可接受”。


此前拉夫罗夫对中国媒体表示,中国是真正的战略伙伴,真正的志同道合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世界越是动荡不宁,中俄合作越要坚定前行,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稳定的中流砥柱。


目前美国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都处于几十年来的最低点,美国印太地区密集的盟国外交让北京深受刺激,中国官媒纷纷表示,只要中俄联手,美日就掀不起波浪。


中俄联手会不会走向联盟?中俄一旦结成盟国将如何改变地缘政治格局?美国及其西方盟国能否同时对付中俄两个大国?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评论,中俄结盟有其新意,也早有端倪。中俄面对美国和其盟国,只有彼此结合。


夏明说:“新意在于我们可以看到以前的战略均衡、权力均衡的外交让位于现在的结盟外交。而中俄的结盟,我们可以看到在2001年就出现端倪。中俄当时已经签订战略安全协议,也可以看到‘上海合作组织’做为一种平台和中俄抱团的重要基地。因为有上合组织这个平台,形成以欧亚大陆几个专制国家,以中俄为轴心,包括伊朗、土耳其、还有中亚的前苏联的一些共和国,它们加入在一起,所以这里面既有延续性,又有新意。当下的时间点就在于,美国在和欧洲的盟国协调,共同制定一个对中国和俄罗斯直接对抗、要进行竞争的一个战略。我们知道在特朗普总统,甚至特朗普总统之前,美国政府就给俄罗斯进行各种制裁,这种制裁至今没有松动。现在美国对中国也在进行制裁,所以对于中国和俄罗斯来说,他们只有背靠背,来对抗目前新的国际形势变化。”


西密歇根州大学政治学教授王元纲分析,中国与俄罗斯军事合作的规模越来越大,但却迟迟没有结盟,原因是中国没有结盟的历史传统,而且目前双方结盟的时机也没有完全成熟。但是同盟到底有没有条约不重要,共同利益是同盟关系稳固的前提。


王元纲说:“对中国来说,以战略上的考虑,会采取结伴而不结盟的政策。就是说我们可以做战略伙伴,但是结盟的话,因为时机还不到,而且又容易落人口实,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做结盟的动作。在国际上,同盟有两种,一种是有条约的,大部分同盟是这种。另外一种是没有条约的,就像美国和以色列。同盟到底有没有条约不重要,重要的是两国有没有共同的利益。只要两国有共同利益,即使没有条约,就像美国和以色列,这个同盟还是很稳固的。如果两国没有共同利益,你有白纸黑字,那也是没有用的。目前来看,中国和俄罗斯双方都遭受到美国的制裁,遭受到美国的压制,所以以国际政治这种权力平衡的角度来看,双方结合在一起是可以预期的。所以看这次的时机正好在中美阿拉斯加会谈之后不到几天就举行,这当然是事先都有安排好的,说没有特别安排这很难令人相信。中俄之间的走近真的是因为国际政治、地缘政治转变的结果。”


王元纲指出,不过中俄结盟路上的两个障碍,一个是历史因素,一个是俄罗斯国内的因素。两个因素的影响下,中俄之间难以建立信任。


王元纲说:“主要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历史的,另外一个是俄罗斯国内的因素。我们先从历史因素讲,中俄关系历史相当悠久,从1689年的《尼布楚条约》双方划了界,到晚清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像《瑷珲条约》《北京条约》,以中国角度来看,中国丧失了北方的领土,所以中国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对俄罗斯是一直抱有戒心的。毛泽东在1949年建国后立刻就跑到莫斯科去跟苏联签了一个同盟条约,但斯大林刚开始并不想,冷落了毛泽东。毛甚至发了一段脾气,毛在莫斯科待了两三个月后才把条约签好。但条约里还有一个附带的秘密条款,就是说毛同意苏联在中国的东北和新疆拥有特殊利益,甚至还给苏联一些治外法权。毛当时心里很不痛快但是也没有办法。 韩战的时候,苏联帮忙但也没有很认真地在帮,所以说历史的原因早就种下,所以后来1960年代中苏交恶那是可以预期的。那个时候双方就已经互相猜忌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俄罗斯国内的原因,俄罗斯想要西进,走向西方的怀抱,俄罗斯的民主派人士甚至主张说中国才是俄罗斯的主要威胁,俄罗斯应该从西方严守、应对中国。所以万一普京下台的话,俄罗斯民主化了,俄罗斯倒向西方的话,对中国来说,这是一种值得担忧的情况。所以从这些角度说,中国对于俄罗斯还是没有办法完全信赖的。”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也认为,中俄同盟目前难以实现。一方面是俄罗斯国内的民主化进程让中国难以信任,另一方面,俄罗斯某些方面的发展实力,让中国难以依靠。与俄罗斯联盟,完全站在西方世界的对立面,目前的中国做不到。


夏明说:“普京对全世界的格局是非常狡猾、也非常清楚地理解的,所以他不会成为任何一个国家的军事盟国。因为俄罗斯人总是在两股血缘的冲动在撕扯。一股他们有蒙古人的血统,有往亚洲挺进的下意识的冲动,另一方面,他们有回归西方、羡慕西方、仰慕西方的冲动。如果俄罗斯的民主化—因为俄罗斯毕竟还是一个有选举的、半自由的国家—如果俄罗斯的民主化真正地继续出现,因为在过去东西方对抗过程中,西方不断地把俄罗斯收入西方,苏联的一半成员国已经是西方的一部分了。所以对俄罗斯来说,在西方的压力下,自身难保。中国如果想要把俄罗斯作为自己的大后方的话,断绝自己和西方国家在资本、市场、技术—尤其是我们看到整个高技术的发展,基本上俄罗斯已经出局了。我们现在谈的所有这些引领21世纪的技术,有几项是俄罗斯来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中国现在只是一种忽悠、咋呼,真的要走到和俄罗斯结盟,和西方国家完全断绝、对抗、敌视,我觉得这个恐怕还有一段路要走,至少目前不会出现。”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