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领导风格和对华政策评点(1)——读博尔顿的《枢庭要务:白宫回忆录》



夏明(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


John Bolton (former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A White House Memoir, New York, NY: Simon & Schuster, 2020.


2020年美国独立日前夕,约翰∙博尔顿的回忆录《枢庭要务:白宫回忆录》几经周折,被法庭裁决可以出版,终于和读者见面。博尔顿作为服务于四届共和党政府(里根、老布什、小布什和川普)的资深外交官和战略家,是保守派内部鹰派的代表人物。他在川普政府担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年半时间(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是川普总统领导下在这一职位上任期最长的。川普曾把他和国务卿蓬佩奥看作他的“两颗伟大明星”,“强有力并工作卖力”,“干得很出色”(第205页)。在另外一个西方七大国会议场合,川普当着英国首相的面评价:“约翰工作做得很好。当他一进房间,习近平和其他那些人马上就会注意到他。”(第419页)他的最新回忆录长达近六百页,为我们了解川普政府的国际战略、外交政策和对华政策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首先解释一下书名的翻译。既然我们还没有看到汉译版本,原书书名(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就由我来翻译了。如果直译,就是“事发之室”。纵观全书,“室”当然主要是白宫的“战情室“(Sit Room),甚至是总统椭圆办公室 。所以“枢庭”比较贴切,《汉语大词典》也做“枢廷”,解释为“政权中枢,内廷”。“It”可以表示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某件事情或秘密。既然该书的副标题是“白宫回忆录”(A White House Memoir),所以我认为“枢庭要务”倒也名副其实。


《枢庭要务》一书可以分为两条主线:川普其人及其白宫运作、决策制度和方式,川普和他的班底与美国的盟友和对手的互动。后一类内容主要包括几个重要危机:朝鲜、乌克兰、委内瑞拉、中国、伊朗、土耳其、阿富汗;也包括美国与盟国的关系和冲突,主要是与加拿大、北约、欧盟、日本、韩国等国。透过观察川普总统如何与各国领导人(尤其是普金等几位专制强人)的互动,博尔顿分析总结了川普总统的性格特征和决策风格。


本文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集中讨论评点博尔顿眼中看到的川普总统,第二部分专门讨论他是如何看待和处理对华关系的。因为西藏、新疆、香港、台湾也在美国大的对华战略框架之中,所以第二部分也会讨论川普总统对这些敏感地区/议题的看法和政策。


博尔顿眼中的川普


作为美国老派的政治精英,博尔顿受过最良好的教育和法律训练(耶鲁本科和法学院毕业),也在美国政府里长期任职,所以法律意识和职业操守该是不同寻常的。他的回忆录在他服务的总统尚在任上要得到出版,而且他对总统许多激烈的批评都遭致来至白宫的阻挠和抹黑(他称之为“龌龊的”,他被总统指控为“叛徒”)(第490页),该书还经历了出版审查、法庭裁决等多道程序,读者对该书内容的客观性、严肃性应该有足够信心。他在书中透露他的价值观如下:“我的政策是‘亲美国的’。经济上我遵循亚当∙斯密,有关社会我跟随埃德蒙德∙伯克,就政府理念我信奉《联邦党人文集》,在国家安全政策上我是集合了迪安∙艾奇逊和约翰∙福斯特∙杜勒斯。”(第5页)这不是一部八卦作品。作者向读者保证,在他的行文里,“我尽力忠实地反映川普和外国领导以及与我的交谈的实质内容”(第492页)。如果书中许多描述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可能正好是博尔顿亲生经历给我们的最有价值的近距离观察。


同时,在读博尔顿著作时,我们也应该意识到,川普总统任期内,他的内阁和白宫班子人员形同走马灯,以至爆料川普的白宫出书已成一个小产业。最有名的当属2018年迈克尔∙沃尔夫的《火与怒:白宫内幕》、鲍伯∙伍德华德的《惧怕:川普在白宫》,詹姆斯∙科米的《更高的忠诚:真理、谎言和领导力》。2020年7月将出版的总统侄女玛丽∙川普的《过之犹恐不及:我的家族如何造就世界上最危险的人》(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有报道说川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也正在准备他的书稿。2017年心理学家班迪∙李主编的《唐纳德∙川普危险病例:37位心理分析师和精神卫生专家会诊总统》(The Dangerous Case of Donald Trump: Thirty-seven Psychiatrists and Mental Health Experts Assess a President)对川普总统的精神健康提出了最早的系统警告,而玛丽∙川普也是一位临床心理师,所以,对于川普的人格、个性和心理都提供了宝贵分析。这些著作可以提供一个大背景帮助我们客观地来阅读博尔顿的回忆录。


在博尔顿的笔下,川普自私、自恋、虚荣、狂妄、情绪多变、无耐心、注意力短、前后矛盾、精神分裂。川普也表现出心态封闭,不具备开放心态和学习能力。博尔顿讲到川普对情报汇报态度根本不认真,他不是每天都听简报,而是每周两次(第224页):“我不认为这些简报/汇报有太大用处,情报部门也如此认为,因为大多数时间都花在听川普,而不是川普听简报。我几次努力改进向川普传达情报,但都不断失败。老样子还是老样子。”(第89页)川普讲话也就经常信口开河,博尔顿都说“不知他从何处得到的数字”、“数字来源也不详”(第135-136页)。听情报简报时,他经常扯出毫不相干的事情,只要那是他当时上心的(第224页)。川普自己也无法控制他的空谈吹牛习惯,说自己:“我就是一个话痨,我喜欢说。”(第372页)川普也不知道英国是一个“拥核武器的国家” (第149页),也不知道芬兰是否是俄国的一部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美国要在韩国驻军,而不是迎合他的底盘选民撤军走人(第216页)。尽管博尔顿试图解释,但从未起到效果,“只要有人一不小心碰到他的某个按钮,他又会回到老电影的同样台词” (第210页)。经常的情形是,“混淆真相、谬误和恶意”(第216页)。川普不是他自己认定的他是一个“稳定的天才”(第30页)。在一次G20峰会期间,蓬佩奥担心,“你不能离开他一分钟。”(第240页)


共和党保守评论人查尔斯∙克劳特海默(Charles Krauthammer)告诉博尔顿,他把川普的行为归纳为一个11岁的男孩,但他犯了一个错误,“我误差十年。他就像是一个一岁孩童。每一件事都是从是否利好川普这个棱镜来看的。”(第8页)博尔顿看到川普“很难分清个人和官方/正式关系”(第181页,第348页)。叙利亚化学武器袭击后,川普首先考虑的是,“我的荣耀受到威胁。”(第45页)后来他还想自己该得诺贝尔和平奖(第200页)。他经常是他情绪的奴隶,相信自己的直觉冲动。博尔顿讲:“一个叶子晃动就可以让他有180度的转变”(第326页),“在一天的任何时候,就任何事情,都会摇摆不定”(第369页),“每个小时都会左右摇摆”(第389页)。博尔顿说,“经典的川普可以某天与一个国家敲定个大交易,几秒钟后马上又变成了全面战争”(第386页)。专制国家的老练政客、甚至金正恩都知道如何操控、利用他的情绪(第330-331页),“利用他的虚荣和他玩”(第371页)。为了自己的“个人公关效果”,川普带着女儿、女婿在南、北朝鲜军事分界线和金正恩见面,没有向后者提出任何条件和诉求,而是美国主动让步,帮助他巩固在北韩的政治地位(第352页)。在处理伊朗、朝鲜危机中,蓬佩奥和博尔顿战战兢兢,意识到进入了一个“危险地带”,因为川普经常自己削弱美国的政策。媒体有报道说川普和他的幕僚有分歧,博尔顿纠正说,“大的图景是:川普与川普分裂。”这种分裂是一种精神分裂(第390页)。


博尔顿写道:“川普就是川普。我逐渐明白,他以为可以凭着本能,靠着与外国领导人的个人关系和他最关心的电视表演术来运作整个行政系统和制定各类国家安全政策。现在,本能、个人关系和演技成为总统全部技能的主要元素。”(第2页)川普迫切需要和金正恩会面,尽管他的团队主要顾问认为这会白白送给金正恩一个机会,强化他的合法性,但川普认为,“我想去。这将是一个大剧场。”(第95页)2017年11月他到中国访问,他说他受到“十几万士兵的欢迎,‘在世界历史上都从未有过的场面。’”(第149页)对于盛大场面他有特别的偏好,他也总是担心其他人会抢他的风头(第128页)。但唯有川普不知,还经常吹嘘如何20国首脑会议被他征服、金正恩盼望和他见面。在博尔顿看来,“所有这些都是废话。”(第351页)我们不难理解,博尔顿书中的第13章的大标题就是:“川普迷失了路,而后也迷失了神智”(第363页)。在与美国的敌对者交往过程中,川普经常情不自禁地成为敌国宣传的牺牲品,相信它们甚于自己的官员和幕僚(第378页,第384页)。吃亏不说,川普还经常有“把老店也卖掉”的危险(第62页,第100页,第322页,第412页)。


川普具有强烈的报复心。因为前参议员麦坎恩对他有批评,即便在他死后川普也耿耿于怀,经常抨击。他还把他不喜欢的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布伦南的安全许可吊销(第224页)。他也缺乏同理心和同情心。他以为牺牲在阿富汗的美国士兵都死得没价值(他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将军的儿子就在阿富汗献生),而“入侵委内瑞拉很‘酷’!”(第225页)前总统老布什的妻子芭芭拉去世,川普缺席葬礼,而四位前总统和第一夫人都出席(第226页)。他还把他的国家情报总监称为“白痴儿”(第324页),把他自己任命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为“在美联储的白痴”(第371页),把自己的国防部长骂成“那个操蛋的马蒂斯”(第384页)。他还威胁要调查起诉前国务卿克里(第375页),而且,他还借金正恩的口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是“泥淖里的低智商的人,甚至更糟”(第344页)。对他的幕僚/阁员,川普有一个原则,“就像甩掉女友一样”,他绝不会给人主动抛掉他的机会。对博尔顿,尽管是他主动请辞,川普也要坚持是他炒的鱿鱼在先。


川普具有强烈的专制人格和控制欲,喜好世界上的独裁专制领导人,并和其中的最臭名心昭著的几位建立有“兄弟浪漫情”(bromance),例如,普京、习近平、金正恩、厄尔多安(博尔顿提到他“说起话来就像墨索里尼”,第52页)。尽管他非常想和普京安排见面,他却要说“普京想见他得要死”(第459页)。川普与这些人的关系经常掉进“铁哥们儿模式”(Best Buddy Mode, 第186页)。博尔顿写道:“至于他对普京本人的评价, 他从未表露过意见,至少我未听到过。我也从未问过他的意见,可能是担心我会听到的东西。他个人对俄国领导的态度始终是个谜。”(第63页)川普多次表示他“爱金正恩主席”,喜欢他的“美丽的信”(第322页)、“亲手写的生日贺卡”(第346页),“我们会相互喜欢”(第324页)。博尔顿质疑美国的对朝政策是否应该像川普的推文所言:“(北朝鲜)的潜能,在金主席的领导下,是无穷的。…我相信金主席为他的国家提出了伟大和美丽的愿景。…他会做对的事,因为他太机灵了,不会不做;而且他也不想让他的朋友川普总统失望!” (第361页)川普也向厄尔多安许诺,试图干扰司法部纽约南区办公室对土耳其银行和官员腐败的调查(第191-192页)。在记者卡舒吉被分尸后,人们的合理怀疑指向沙特王储,川普却说:“不管他做没做,我们和沙特阿拉伯站在一起。”(第235页)川普他甚至对委内瑞拉的马杜罗也有好感,称赞他“强势”,他的国防部长周围站的是“长相英俊的将军们”(第58页),而说反对派领袖瓜伊多“软弱”,长得像民主党的总统选举参选人贝托∙奥卢克(Beto O’Rourke),称他为“委内瑞拉的奥卢克”(第76页),对他的成功抱有怀疑(第285页)。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失败后,博尔顿意识到,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果断桌”后面根本没有“决心”、“果断” (第279页)。在川普政府的主要成员(例如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看来,俄国、中国、北朝鲜、伊朗都是主要威胁(第75页)。但川普试图通过个人魅力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交易”,甚至在2019年“9.11”前夕还试图邀请塔列班的领导人(他称之为的“绑匪”)到戴维营会晤(第442-443页)。


但是,尽管“捍卫西方”是美国根本战略利益(第133页),川普对民主世界的领袖,甚至美国最近的西方盟国的领袖,却是竭尽侮辱之能事,甚至口出污言秽语。例如,他对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法国总统马克龙、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都有天然的偏见和极深的敌视。他认为默克尔是在“喂养(俄国)野兽”,在北约和贸易上都是“一个伟大的踢踏舞蹈家” (第70-71页)。“德国已经是俄国的俘虏” (第139页)。至于法国总统马克龙,“任何东西他一碰就成大粪”(第416页)。川普有个口头禅:“欧盟比中国还坏,只是更小一点。”(第70页)所以他不断威胁要从德国、韩国、阿富汗等地撤走美军,把美国撤出北约,撤出非洲(第427页),“我想退出一切”(第433页)。博尔顿讲到驻军阿富汗的反恐积极意义,川普认为美军撤出后,只要恐怖主义再敢对美国袭击,他将把阿富汗“炸平”,甚至“把那个操蛋国家炸成一百万碎片”(第434页)。博尔顿提醒他,我们已经把阿富汗炸平过一次了。但川普还是不理解,两幢世界贸易大厦被袭击,重建的费用远远低于阿富汗战争,为何不重建大楼,却跑到阿富汗打仗。他也无法理解“集体防务/安全”对美国的价值,而是把美军看成了“雇佣军”,对接受美军驻扎的国家漫天要价,要他们承担费用(第336-337页)。


川普根本没有准备好他会获得总统选举胜利,这一意外的收获让他手足无措,既不知道如何准备过度到白宫,也不知道如何掌管政府巨大的人事系统。“川普和他绝大多数团队成员从未读过《政府运作手册》,也许他们没有意识到,读读它不会自动把他们转变为‘深层国家’的成员。”(第3页)而川普的工作日是从午饭时间开始的(第223页)。白宫内部弥漫着“人人相互开战”的霍布士哲学(第3页)。大家也可以乱串门,有的人无所事事。川普总是强调“交易”、他的总统制有“交易总统制”(transactional presidency)之说;他一早起来就沉溺于发推,所以人们又叫他为推特治国的“推特总统”/“推特总统制”(第443页)。“功能紊乱”成为白宫和政策的重要特征。“以任何定义观之,它都是当代所有总统中最不规范的”(第223页)。他似乎把美国的地缘政治当成了“纽约的房地产交易” (第371页)。白宫官员像走马灯似频频更换,博尔顿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时大约有430名雇员,他离开时减到350名(第39页)。官员幕僚士气低落、情绪不稳,白宫律师麦甘恩(McGahn)经常说:“我们离(被炒鱿鱼)就是一个推的距离”(第226页)。而蓬佩奥担心,整个白宫最后就全部是“唐纳德、伊万卡和贾瑞德(女儿和女婿)了!” (第233页)第一夫人办公室也不好侍候。因为在第一夫人访问非洲的安排上办公室成员和国家安全副助理发生不愉快,她们(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称为“一帮毒舌妇”)没有通过博尔顿而逼迫国家安全副助理(也是一位女性)辞职(第238页)。在凯利辞职时,他对川普说,“你找人来接替我的位置,不管你做什么,绝对不要找一个‘百依百顺的人’,而是找一个会告诉你真话的人。如果你不这样,你会遭弹劾。”据博尔顿叙述,后来川普的办公厅主任就是一个对川普家人(尤其是伊万卡和贾瑞德)百般顺服的人(第245页)。川普也被弹劾了。


川普的被弹劾源于他拖延乌克兰军事援助拨款发放和要乌克兰帮助调查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2020年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儿子。川普在与乌克兰总统通电话时,要求乌克兰总统和政府“帮他一个忙”:“找到Crowdstrike(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用的一个网络安全公司)在乌克兰的服务器,有人说在乌克兰。我也会让我的司法部长给你打电话,搞个水落石出。”(第467页)在博尔顿看来,邀请外国政府卷入和干预美国国内政治、尤其是选举是完全不合适的(第468页),他认为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像一个手榴弹会爆炸毁灭每一个人”,他不愿成为“毒品交易的一部分”,这成为他挂冠辞职的一个导火线(第465页)。

在川普的决策过程中,现实政治的考量压过所有哲学、战略、外交政策或国防安全的考量(第489页)。随机决策,受一念之差的左右使得“政府决策就像游乐场玩大旋转”(第63页)。“川普不随从任何国际大战略,甚至没有一贯的轨道。他的思维就像是众多点形成的群岛(就像每一个房地产交易),留给我们找到或制定政策。”(第127页)在伊朗攻击美国在公海飞行的无人驾驶机后,美国政府制定了详细的报复方案,在实施前的两个小时川普个人决定取消攻击计划,行为非理性和不可预测。博尔顿慨叹:“没有程序,句号。”(第404页)由于他对于国际战略和国际格局的无知,远处的恐怖主义似乎不是一个威胁,川普总是不理解为什么美国人要到“千里之外”去驻军或关心外国的事务(第183页,第214页)。他也不理解,为什么美国不能抛弃掉长期在中东与美国合作的库尔德人(第193页)。博尔顿看到的川普在叙利亚的外交政策:“就是总统的发火、即兴评论、膝盖被敲后的条件反射,没有一个紧凑的、直线的战略,而是东一点西一块,需要我们串起来去求得满意的结果。”(第204页)对伊朗发展核武器的制裁政策,博尔顿的观察是:“川普能够提出些政策,但由于缺乏连贯、坚持和决心最终挖了这些政策的墙脚。”(第368页)


川普政府的混乱无序和家族政治、内圈政治影响也是有关联的。在许多涉及国家安危的重大事务上,川普会滥授权力给个人亲信,因为他非常看重“忠诚是关键因素”(第6页)。他的女婿库什纳尽管没有政府任职或外交经验,但川普委任他涉足以色列和巴以谈判、中东和平使命(第420页),也鼓励他深入中国事务和贸易谈判。在与土耳其的交往中,川普还动用“女婿外交”:因为厄尔多安的女婿也是财政部长,所以两个女婿涉足重要的事务,尤其是关于美国对土耳其银行涉嫌洗钱的调查。川普还授权参议员保罗(Rand Paul)去过问伊朗问题 (第409页, 第415页),也绕过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和国务卿,拜托日本首相安倍与伊朗接触帮川普寻求外交突破。他还动用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插手乌克兰事务,引发因总统请求乌克兰干预美国国内政治带来的弹劾案(第456页)。前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深受川普的喜欢,就是内阁里的一个“自由电子”,不受国务卿管束,可以直接和白宫通话、向总统告状(第64页)。而对与他没有私交感情的阁员,川普充满猜疑到了妄想的地步。他说自己的国防部长马蒂斯是一个“自由派的民主党人”(第151页),财政部长姆努钦和女婿库什纳都是民主党人。最后有一点也不能忘记,川普喜欢以貌取人。博尔顿有名的“海象胡须”就曾成为川普厌恶的对象。但博尔顿说的非常清楚,他的长相和他的任职没有关系,好的或坏的。但至于说政府里许多“吸引人的女性雇员”,那就令当别论了(第59页)。博尔顿注意到,川普对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议长瓜伊多不信任、无信心,两个小的原因包括他的妻子太年轻和她见川普时没有婚戒(第276页)。长相好也成为川普推荐亲信的一个重要标准(第438页)。结果如博尔顿所说:尽管他以前已经服务过三任总统,但从未见过川普政府高级官员大规模和不同寻常的去职(或被解职)这样的“不可避免的模式”(第193页)。


情绪的波动在川普身上有时也会表现出积极的影响或反映出他的表演技能和机会主义。美国军医院的伤兵(第218-219页)、叙利亚化学武器攻击平民和儿童、营救被北朝鲜逮捕的传教士、伊朗轰炸可能出现的死亡(150个尸袋)(第403页)、会见和安慰日本失踪人员的家属(第344页)等等也透露出,川普偶尔也会有同情心,但这必须是他的狭隘认知能够接受的和与他的个人情绪恰巧吻合的。


博尔顿总结道:“我在白宫西厢办公室的整个任期,川普为所欲为,完全基于他理解和看到的他的最大个人利益。”(第445页)我们都知道川普经常把媒体报道说成假新闻、媒体是“人民公敌”。在他谈到CNN的一篇报道和政府有人提供消息来源时,川普说:“这些人都该被枪毙,他们是垃圾瘪三。”(第433页)川普的法律武器选择是:“司法部先逮捕记者,强力把他们投入监狱,然后要他们供认消息来源。”(第433页)在对川普的弹劾案没有对他定罪后,博尔顿担忧:“弹劾在宪法上最多是一个理论的保护栏。真正的保护栏是川普在2020年11月要面临的大选。“如果川普成功连任,那两届任期限制就是更远的一个护栏。”在新冠状病毒大疫情的威胁下,川普明确说到:“当一人成为美国总统,他的权威就是全部的,那就是应该的运作方式。”他还威胁动用宪法里从未使用过的权力,终止国会。如果他再次当选,博尔顿警告:“他的第二个任期会比第一个任期更不受政治限制。”他希望人们能思考这个严峻的威胁(第489页)。


读完博尔顿的煌煌大著,我们难免不担忧美国自由民主体制、宪政法律、政府决策程序、官员道德伦理标准等等都受到的冲击和破坏。由于川普总统没有任何公职经验,也没有全球战略知识储备,他的任期导致美国国内政治的混乱和社会的撕裂,美国在全球的政策摇摆不定,其全球领导地位急剧下降。西方盟国关系受到冲击,民主国家受到专制体系的威胁,全球人权和民主状况都出现倒退。在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世界经济陷入萧条,而且还可能是若干年的影响。正如博尔顿在书中认为的:“总统当选主要的原因是他与其他政客不同。他是一个搅局者。”(第112页)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川普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制造出无数的混乱局面,可以说是既乱了自己,也乱了别人。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中国和海外华人圈里,我们可以看到明显的“川普化”。部分中国人、海外华人、香港人、台湾人和部分流亡的藏人、维吾尔人以为川普会给中共带来巨大冲击,从而引发中国民主化的历史变局,给他们带来希望和福音。


在文章的第二部分,我将集中讨论:博尔顿的书向我们透露了那些川普对华政策?川普会是中国政治民主化、社会进步的一个积极力量吗?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ly 9, 2020关键词: 川普 博尔顿 枢庭要务:白宫回忆录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417344

You Might Also Like:
20191221_165749
DSC_0534
DSC_9879
LuzernatDusk
20180113_164858-EFFECTS
2012 08 17_1825
DSC_2192
Hanghelou
2011 07 11_1767
DSC_3030
DSC_8251-001
2010 07 12_1967 - Copy
2010 07 12_1676
DSC_1200
2012 06 14_6723
2012 07 14_8357
DSC_0373-001
2011 07 11_5073
LibertyPlaza
2011 03 08_7581
WestpointFallBanner
2010 11 14_4053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