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夏明:G20峰会中俄缺席失礼,印度唱主角连合南北东西

发表时间: 17/09/2023 - 18:55


近来,随着东盟和G20峰会这两场重要国际会议在一周时间内先后登场,关于中国的话题再次成为西方媒体热议的焦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既未出席东盟峰会,也没有在新德里举行的G20峰会上现身,引发诸多猜测。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大国之一,尤其在与美国争霸世界的背景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竟然缺席两大峰会,特别是G20峰会,传递了怎样的信息?会否给中国带来不利影响?对此,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来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您如何解读习近平缺席东盟和G20峰会?

夏明:是,我觉得无论是东盟峰会还是G20峰会,对中国来说,都是一个大的外交的场合,中国不应该缺席。因为它就在中国的门口,尤其涉及到几个崛起的大国。像东盟峰会,当然印尼是会非常重要;在G20峰会,印度会非常重要。所以对中国大的一个外交格局,尤其是中国在推行它的“一带一路”这种海洋的丝绸之路等等,中国都不应该缺席。那么它现在缺席,主要是习近平:他作为过去在所有的重大的外交场合,他都会抢风头的,这次他结果缺席了,当然会引起国际的各种热议。他在东盟峰会的缺席,尤其是跟秦刚当时也出事也都连在一起,使得中国的外交和中国外交的走向以及中国内部的人事的各种的安排,引发了外界的各种的猜测,对中国的形象是非常不利的。

在G20这个峰会上,我们可以看到,印度总理莫迪,他在过去的一年多-尤其是我六月份在印度走一圈-,就看到他到处都在准备作为他所说的“印度外交”的这么一个“成人礼”。当他有这么大的一个场合,想彰显印度的这么一个崛起,这个时候习近平没有给面子,习近平跟普京两人集体缺席,而普京是被国际刑事法庭起诉的发出传票的这么一个被告,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待审判的罪犯。所以当习近平跟普京集体缺席,当然对中国的外交和中国的形象,其实都是影响非常大的。尤其是在这次G20的峰会上,因为没有中国跟俄国的加入,其实给印度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不仅是成为亚洲国家主要的大国地位的姿态,而且印度利用G20的场合,把非洲联盟、把非盟的集体成员给纳入到了G20的峰会里面,也就是印度把这次G20的接棒-从印尼接棒-然后自己再传给下面的巴西。这个时候,它把非盟的这么一个集体的成员纳入到G20,其实奠定了印度在南方-全球南方(Global South)-南方国家发展中国家中的一种领袖地位。这对习近平来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损失。因为对中国来说,在第三世界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这是巨大的损失。另外,这次G20给了印度中东和欧洲一个机会:建立它们所说的“香料走廊”,也就把印度中东和欧洲的走廊给打通。(与此同时)又发生意大利-作为西方七国集团唯一一个加入到“一带一路”(的国家)-现在宣布退出,在对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外交战略格局上,也是一个重大的挫折。

法广:习近平在G20峰会的缺席,间接地为美印两国主导峰会、并进一步深化两国关系提供了契机,能否认为这是中国的一种失策?

夏明:对,这次G20峰会的一个非常大的特征就在于:基本上是民主国家其实在非常活跃的在唱主角戏。拜登总统在里面发挥的作用很大。但是拜登总统是非常的低调,他有意地成全莫迪作为一个大国的领袖人物登上国际舞台,对印度的外交成人礼进行一种加冕,拜登总统对印度是配合得非常好的。

另外,拜登总统的副手贺锦丽(Harris),她就是印度的女儿。而比印度总理小一轮的英国首相苏纳克,又是印度的另外一个子女,他参加了各种重要的活动,而且在许多的场合,莫迪都把最重要的最前面显眼的位置,让苏纳克来占领。莫迪利用这一次机会,不仅强化了跟美国的合作,而且强化了西方国家的合作。因为没有俄国和中国的加入,也就是说,这两个国家没有搅局,印度的外交就可以比较顺利地进行。这就是为什么莫迪能够比较顺利地推动和通过了新德里二十国领导人的集体宣言。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国集团会议上,经常有时候达不成协议,最后没有发布宣言。但是,这一次尽管有各种的障碍,而且俄国跟中国有各种的不满,但是这个宣言通过了,而且这个宣言并不是像有些人说的是什么“一个失败”,其实这个宣言是非常大的成功:包括对俄国的侵略包括对世界的和平还有不能用武力侵犯他国维持国际安全包括食品的供应不得使用原子弹武器对他国进行进攻或者威胁。。。这些都非常清晰地表达了出来。

当然,美国跟印度主导这次峰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由俄国跟中国的两位领导人的缺席所成全的。另外,你可以看到,尽管拜登总统把主角-就是镁光灯的地位-留给了莫迪,没有跟他去抢风头,但是,当美国在参加印度中东跟欧洲建立他们的香料走廊的这么最后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莫迪当然是打了前沿阵,最后来压台戏收尾的是拜登。拜登就提出,这对美国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利益攸关的事件。拜登在这次峰会的作用,其实非常重要。

另外,我也非常关注中国的总理李强,作为他第一次参加国际重大的场合的这些活动,我就在非常关注李强的表现怎么样。我专门还跑到网站去进行各种搜索,看李强在G20峰会上的表现是怎样的。结果发现,基本上找不到李强的影子,也就是说,在各种新闻画面上,我们看不到李强。另外,连中国国内的报导,基本上也都没有把这次峰会作为一个重头戏在报道。所以基本上就可以感觉到,中国尽管派了总理李强-如果是另外一个总理如果能够得到国际社会所尊重的总理,或者是说一个总理他没有心里面的担忧担心会让他上面的这个国家主席感觉到抢了风头的话,总理的曝光度和他行事作用都会让我们能够看见-,但这次你会发现:李强,其实就作为一个政治小矮人,淹没在西方国家和民主国家的互动中。我觉得对中国来说,当然是非常大的一个失策;而且对李强来说,他要走向国际舞台要想让中国-尤其在目前-要挽救中国这些外交上的被动,要推动中国经济的继续地对外的这些招商引资,或者进一步开放,或者要避免跟西方国家的贸易战的深化,他都没有能够利用好这种机会,或者他都没有发挥作用。这当然对中国来说,是一种重大的外交失利。

法广:您刚才多次提到G20峰会期间,美国、印度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签署协议,旨在推动建立一条连接欧、印和中东的海陆运输走廊,挑战中国的“一带一路”。今年恰好是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迎来十周年。这项雄心勃勃的战略是否取得了预期的成果?今后将会怎样继续下去?而刚刚提出的欧印海陆运输走廊的构想会否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构成威胁?

夏明:是,我们如果看这次G20的整个外交的话,它展现出的一个非常大的特征就在于:谁跟谁是朋友,谁是缺席的。这次在这个大的国际舞台上,因为G20的平台,现在它的重要性其实已经超过了联合国的重要性。所以当西方的盟国或者是民主国家-尤其是从印尼到印度再到巴西- 它们在不同的经济层面展现出未来的世界,怎么样在民主自由的框架下,能够有多民族多族裔多宗教多种文化的这种和谐共处,尤其是印度提出的所谓“一个星球一个家庭一个未来”这些口号,对中国来说,它跟这些发展相背离,确实是给它所提出的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当然是非常大的一个挫折。也就是说,中国跟俄国这次显示出了高度的孤立。中国在三年疫情以后,它要走出它的外交困境,其实G20这次峰会(是很好的一次机会),大家可以亲自展开各种见面进行交谈或者交流意见。其实习近平也都没有自信,他也没有意愿想利用这个机会改善中国外交的处境,或者改善跟西方国家或者跟美国的关系。当然这里面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习近平在过去的十几年,他的唯一的一个目标就是怎么样夺得大位夺权。但是他忘记了:大权在手,你要干什么?结果他现在大权在手了,他都不知道他该干什么了。所以他就是大权在手,两眼茫茫。这是习近平目前的心理的一种处境。

现在印度中东跟欧洲建立的这么一个“香料走廊”,这个走廊有没有可能成功?或者它的价值在什么地方?我们知道,其实印度洋是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这三大洋里边,是最早进行贸易连接全部海洋的这么一个地区。其实在公元前,因为有季风的原因,印度洋的贸易就已经开始非常地活跃了。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印度洋就已经有连接东非、阿拉伯半岛、还有南印度这些各种的贸易通道。所以我认为,印度作为一个人类历史上连接印度洋、连接人类的贸易和文明的一个重要的国家,它现在再回到这种传统是有历史的底蕴的。另外,它有没有可能成功?其中有一个另外的主要原因就在于:不仅是印度积极在推动,而且你看到中间有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它们也在积极推动。也就是说,它们在天然气和石油上跟印度的合作在供应链条上跟印度的合作,然后打通通向以色列和欧洲的这个通道,而欧洲的通道-这个整个大西洋的经济共同体-跟美国又是连在一起的。所以这样一路连通下来,不仅有印度在推动而且这一路的国家都有积极性,也都愿意投资,所以这几个国家如果它们来进行投资的话,比中国在一个国家,利用它手中的资源进行的“一带一路”的投资,资源要丰富得多。

另外,对中国来说,它的“一带一路”,尤其它的“海洋丝绸之路”和印度的“香料之路”,从某种程度上是融合的,或者说是叠加的。如果印度可以在印度洋上建立它的霸权地位的话,如果中国从马六甲进入到印度洋上面,得不到印度非常好的合作,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当然是很大的挫折。因为印度是想用它的“香料之路”来替代中国的“一带一路”,所以对中国来说,现在它就面临着一个到底它的“一带一路”能不能够更优化地发挥它的作用。另外,如果有其他的国家可以绕过“一带一路”,最后“一带一路”,它的困难是不是会更多的增加?或它的效益会更多的减少?这些都是可以想见的。可以明确地说,印度构造的它的印中东和欧洲的海陆走廊,就是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构成的一个极大的威胁。但是,对中国来说,也不是说它就没有出路。对中国来说,既然印度在开通这么一个“香料通道”,如果大家建立更好的关系,连结中国的“一带一路”跟印度的“香料通道”打通了,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共赢的格局。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中国能不能跟印度合作,或者中国它目前所体现的价值观,或者它体现的欧亚主义,要对抗西方国家所体现的海洋地带的这种民主的价值观,有没有可能达到某一种妥协。如果中国在习近平目前的外交格局的引领下,如果是依靠跟俄国结盟的欧亚主义来指导它的外交和地缘政治,那么我觉得它跟我们今天看到印、欧的海路走廊就不会形成一个相互的整合和谐。所以对中国来说,一个最根本的选择还在于:它到底是要拒绝二战以后,以美国和西方为主构建的这个全球政治经济和法律体系,是否要拒绝以民主国家-包括印度这样最大的一个民主国家-它们构建的自由贸易体系或者海洋的自由航行权。中国如果在这些根本的问题上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而是想以自己的思维和自己的价值观来做一个修正主义的国家,或者是想挑战美国的所谓的“霸权”,要用自己的所谓的“话语权”,或者用中俄结盟的方式来打破西方国家的民主国家的格局,如果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出现战略性的错误的话,恐怕它的影响不仅是对“一带一路”的问题,恐怕是对整个中国的国运都会形成威胁。


作者:流芳


Comentários


You Might Also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