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中国面临着经济丶内政丶外交的尴尬局面



一年一度的中国政协、人大两会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今年的两会恰逢中共迎来建党100周年及中国启动“十四五”规划的第一年,因此倍显重要。除“十四五”规划等经济议题外,中国对香港和台湾的政策尤为引发西方舆论关注。北京在香港问题上正式提出“爱国者治港”的主张,针对台湾,则表示“没有妥协余地、没有退让空间”。如何评判中国外交内政政策目标?如何展望中国未来十五年的发展轨迹?对此,我们连线到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

法广: 首先,请谈谈您对今年两会的总体印象,您认为今次两会最大的看点何在?

夏明:是,当然这次两会有许多不同的解读,而且能够关注的地方也很多。我认为,这次整个两会最大的看点,其实还是习近平。我们看到,习近平在导演一出宫廷大戏,而且这场宫廷大戏,当然是和他想搞终身制是有关系的。因为他在三年前废除了任期制的限制,现在当他在说“未来15年的规划”丶还有什么“200年”,一个是2021-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年,然后还有一个1949年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100年,所有他这些说法包括还有他说到“建军”(也就是2027),所有这些他的说法,基本上是在为他的终身制或者至少是要突破第二届任期担任第三届任期在铺垫。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宫廷大戏,具有专制的意义。

而且我觉得最为可笑的就在于:我们看到,整个会场的气氛和导演的整个步骤,基本上像成人木偶玩具,他们在整齐划一表演一场玩具兵的游戏。因为你可以看到,无论这种所谓入场的音乐习近平装模作样的进场大家这种整齐的拍手。。。作为一个在西方国家生活的成年人,我真是觉得是一种对智商对人格的一种污辱。但是中国的政治目前的状态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看点。当然还有一个小的细节,你可以注意:习近平有两个茶杯。人们就在解读,为什么习近平的茶杯有两个?我说,因为是木偶戏,所以导演都非常担心他会出错,怕谁都找不到位置。习近平第一个入场,所以给他放两个茶杯,方便他找到位置。这样的话,其他的人就排排坐吃果果。就跟着导演跟着领导(follow the leader)踏着整齐的步伐。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地荒诞的。但是同时呢,你可以看到,这种荒诞里面透露出许多的尴尬。因为习近平在不断地想扩大他的权力的同时,想制造出他的这种神话这种个人崇拜。其实你看,中国的经济内政外交都出现了许多的尴尬,都是不给力。所以在围绕经济尤其是就业农村的所谓的振兴,你在会场上可以感觉到,大家对未来的信心对习近平的信心,你如果注意一下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的时候,他的精神状态还有大家的事情,其实都表现出非常大的尴尬。所以我觉得恐怕这是今年两会最大的看点。

法广:今年的两会,香港议题再次成为热议的焦点。北京准备对香港的选举制度进行改革,并提出“爱国者治港”的主张,请对此谈谈您的看法。 夏明:对,这里边呢,可以看到:对香港的整个恪守还有立法委员会丶整个选举进行重大变更,它不是一种改革,当然更是一种倒退。因为这个选举委员会的权力其实是非常大。而且选举委员会也要去负责不仅是选举的问题,还要负责候选人提出的问题。候选人提出的门槛,设定的非常的高。尤其选举委员会,它是主要通过界别来进行安排的。界别就像法国的参议院一样,界别是根据各大的企业或者工会这样来的。在香港当然就是由这些商界企业届或者银行届工商届等等。这样就使得中央政府比较容易控制界别,所以这个选举委员会,它安排选举本身就已经不民主了。然后,如果这个门槛又提得很高,谁要提出候选人,选举委员会里边必须有一个很高的门槛,你才能够获得提名。所以我认为其实是使得这个选举越来越难。

另外它还加了一个“选举审查委员会“,选举审查委员会就提出:一定要有“爱国者”才能参加选举,提出“爱国者治港”。问题就是:谁是爱国者?如果现在说,等于就是我们在一个家庭丶我们就出生在这个家庭,我们就全是这个家庭的人。你怎么能够说这个家里的人要把你革出家门丶你不属于这个家。我们生活在这个土地,这个国家。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很不幸,我们是被抛进这个存在的,谁也没法选择谁。但是你怎么样能够做一个党控制党国,然后你能够鉴别说谁是爱国者?如果他不是爱国者,那他就是叛徒就是汉奸,他就是该消灭的敌人。所以这种“爱国者治港”的主张,其实把香港人分成所谓的拥护他的政党的所谓的爱国者,然后把其他的真正爱香港的土地丶爱他的家乡,想让香港能够有个更繁荣方向的这些人丶而且想维护香港原有的法制和自由的所有这些人,就会变成汉奸,变成了叛徒,变成敌人了。所以我觉得,这种所谓爱国者治港的主张是非常反动而且具有法西斯色彩的。因为所谓的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爱国者?谁是汉奸呢 ?其实这里面跟毛泽东提出的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和德国的法西斯的法学家卡尔-施米特提出的”政治的核心问题,就是敌友之分“。我觉得这种法西斯的逻辑,其实在主宰这种”爱国者治港“的修改。另外我还想提一点就是:香港这次被打压,中央直接用它的权力,其实就扼杀香港的地方自治,扼杀香港在英国治港时期培育出的英国和西方国家这种城市精神。因为我们看到,中世纪的欧洲的城市,有一种说法叫”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中世纪的英国的丶法国的丶还有意大利这些所有的城市,都是通过商人的集聚丶通过市场的汇集发育起来的。所以北方的波罗的海丶德国这些港口城市丶北方城市跟南方的地中海城市,要不断地交汇丶不断地进行贸易,所以两大的都市推动了欧洲的进步丶商业革命丶城市革命。

我记得我专门到法国,我还到了香槟这些市场地带,那边有个很有名的市场城市叫普罗旺斯(Provence)。普罗旺斯就是通过这种市民的商业精神成就出了一个城市。这种城市,它其中“城市精神“主要是由商业阶层中产阶级(也就是法国的第三等级)最后对贵族其实提出了某种挑战。所以在政治经济社会地位上,其实都把贵族给挑战下来。而在这个整个的博弈过程中,王权也受到了影响。所以这个贵族丶王权和中产阶级的博弈,其实就是由城市来推动的。

很遗憾,中国的城市长期以来其实都是王权的附庸,它不是城市市场经济的产品。所以它没有我们看到的西方这种市民阶级的公民社会的城市精神。而香港在过去的三十年,尤其在英国离开以后,香港年轻人没有殖民主义的这种烙印,也没有中国专制主义马上进场。所以他们培育出的这种公民社会城市精神,我觉得真正是由香港从市民社会的角度来说,能够让王权或者让中共的这种专制集权能够得到某一种的驯服,能够走向更大的一个法制市场经济自由和民主。但是很遗憾,中国共产党这个做法,其实把中国历史上两三千年城市发展史好不容易有一个香港,成为一个可能会把中国引导成像欧洲和日本这样的城市精神,也能够引导出像欧洲和日本这种国家结构,其实把这个路给堵死了。所以所有这些进程对香港是个悲哀。其实又何尝不是对整个中国对中国的历史和整个中国的命运的一个悲剧呢?

法广:2021年,中国共产党不仅迎来建党100周年,也是辛亥革命110周年的纪念年份。台湾的话题则更显敏感,北京更加坚定了一贯的“反独促统”立场。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期间警告美国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上不要“越界、玩火”。您对此一警告作何解读?

夏明:王毅的所谓强硬政策或者习近平也提出“东升西降“”东方之治西方之乱“。习近平提出要“平视世界”。王毅的做法当然跟这些也是合拍的。就像我刚才讲的,这整个一个宫廷大戏,导演编排都是整齐划一的。但是王毅这种强硬的立场,反映出中国政府目前的自信。刚才我讲到,其实中国现在面临很多的尴尬。王毅跟习近平他们这种内心的焦虑丶其实一种内心的不安全感,表现出他们现在在放很多空炮,要搞出这种火药味非常浓的讲话,这种讲话,他也知道,在全世界没有任何效果,他其实主要是给中国自己的国民听的。所以中国政府对全世界目前的世界的格局战略的发展,其实是极度的无知导致他的盲目自信,然后他在国内煽动民族主义,在走向某一种程度上的关门,自己关自己的门来,反正自己在那里自嗨。所以我觉得,它这种仇外的情绪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在跟官场这种自大自狂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为什么说王毅其实在玩火呢,因为台湾这个问题,无论在特朗普总统时期还是现在拜登上台,都给台湾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承诺,就是:我们绝不允许台湾被武装地统一,绝不允许大陆对台湾进行武装地封围封堵。所以你可以看到,台湾是美国战略的一个重要承诺。而美国跟日本是战略结盟关系,美国跟韩国是战略结盟关系,美国有北约为军事同盟,美国跟澳大利亚新西兰也有澳丶新丶美的战略结盟关系。所以当中国政府想在台湾问题上所谓要去搞出火药味很浓的话,我觉得他们会踩出一个地雷阵,会引发真的一次世界大战。因为十大的军事强国里边,只有一个俄国不是美国的盟国,其他七个国家全是美国的盟国。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中国政府有时真的玩火丶如果越界的话,那我觉得真的是他们的盲目无知会导致他们政权的灾难。当然他们政权的灾难,不会引起我的关心,但是我觉得不能导致中华民族丶中国人的这种灾难。因为如果中国政府去越界玩火的话,可能会带来中国许多人生命和财产的灰飞烟灭。

法广:今年是中国推出的“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从目前情况看,中国是摆脱新冠疫情大流行病最快的国家,也是经济受损最小的国家。您如何展望中国未来十五年的经济走势?

夏明:对,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次应对新冠疫情各国的反应,有领导的各种失误,包括中国,也有习近平的重大失误,导致这种疫情的突现和泛滥。各个国家在应对的时候,当然有不同的价值观在考量。有的国家是着重于安全有的国家是着重于自由有的国家是着重于经济有的国家恐怕是着重于更多的社会公平等等。你可以看到,大家的解读和应对方案都不一样。所以中国目前能稳住它的经济,当然是一个好事。但是,它为这种“稳住“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极大的代价“就是刚才我们讲到,中国的这种政权的法西斯化。它对整个14亿人可以进行生杀予夺的大权的任意的行使,可以把病人变成罪犯来对待。所以它的整个应对,其实付出的政治代价和社会代价是非常高的。尽管它获得了经济上的正增长。西方国家不是这样,它更多的是为了保护自由人权丶人身保护令,社会的根本体制不至于通过这个疫情的防御把社会的根本体制不至于通过这个疫情的防御把它给摧毁。所以中国通过封城丶停摆,急剧的让大家进行检测,通过这种方式确实把疫情给控制住了。

但是西方国家它是后来居上。他们主要是通过疫苗的开发和治疗方案的药物的开发。我们看到:无论在疫苗还是治疗药物,西方国家现在都已经遍地开花,都已经在出来了。其实对流行病的防疫的最根本的,还是要疫苗和治疗。现在西方国家其实已经跑在前边了。所以我觉得,很难现在就下定论认为,中国已经取得了胜利。

另外我们看到,西方的经济学家包括中国自己的官方经济学家林毅夫在2008年说,中国在未来二十年保证8%以上的增长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看到,现在这些预言早已经破产了。去年,中国的经济尽管也不错,2.3%(的增长)。今年预计说要增加6%。这些从西方国家角度来说,都已经很不错的数字,但是对中国来说,如果它没有8%以上的增长数字,它就没办法消化现在人口那边急需就业的这些大学毕业生就有900多万,还有其他的农村农民工等等。所以我认为,对中国目前的面临的结构性挑战,这种人口的老化生态和资源的枯竭,而且全球大环境其实不仅是对中国造成很大的市场上的压力,而且目前西方国家在恢复的过程中,显然在调整它的生产链条,更多的是要摆脱跟中国的这些很多的依赖关系。所以西方国家的恢复给中国带来的拉动力其实也会减少。而中国目前(你如果看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他对经济目前的评估无论是“六保“,还是目前这个债务的问题,使得他要大面积灌水,又出现困难,因为中国现在是M2广义货币对GDP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现在在全世界,香港最高:是400%;中国是第四高:200%。其他就是日本和黎巴嫩。不过,黎巴嫩已经在去年的经济危机中已经崩溃掉了。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国其实是面临着很大的经济危机。它现在也是一个尴尬。它如果想拉动,就要不断地在货币放水。但是现在李克强说,他们不敢大面积地灌水,同样地,如果经济没办法出现快速增长,又面对着就业等各种挑战。所以我觉得对未来中国十几年的展望,我认为中国有很多的结构性的危机。但是这种结构性的危机,以目前的中共领导的战略决策,我认为他们没有找到解决方案。


夏明:中国面临着经济丶内政丶外交的尴尬局面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