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中共面临的挑战,是自我的生存问题


作者:流芳 54 分钟

202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的日子。在历史的长河中,100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不算短。从建党初期、军阀统治下的秘密状态,到大革命时期、开展工农运动、支援北伐;从抗日战争中逐步发展壮大,到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开始一党执政至今70多年。。。中共的每一个脚印都在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在过去的百年历史中,中共犯下过很多错误,党内的激烈斗争也始终没有停止过,即使在习近平时代。然而,错误、挫折似乎并没有撼动其根基,特别是近十年来,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的权力得到进一步强化,“党领导一切”的宗旨胜过以往、体现在各个领域。如何解读中国共产党百年不衰的历史以及在困境中往往能够灵活地华丽转身的秘诀?对此,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表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习近平掌权近10年,从上台伊始展开反腐,到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纳入党章,随后又着手修宪,为终身执政铺平道路。。。您如何评论他的种种做法?

夏明:对,习近平现在是一个强势的领导,而且因为有中国这么一个大国,而且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经济发展的时期,尤其还有前任像邓小平留下的一些遗产,还有中国人本身的勤劳创造出的各种财富,使得习近平现在出现一个强势的政治领导人的形象。所以我们现在就在问:习近平现在的发展尤其他把自己推向了一种高度的个人化的方向,制造出新的个人崇拜,而且他把自己打造成一种复兴的中兴之主,跟君主这种中国历史上的中兴之主比, 与秦皇汉武相提并论。所以我就要问他:他的种种做法,到底首先是出于什么原因?然后再可以看看:他这种做法到底是对还是错?有何价值?

如果看习近平所有的做法,我觉得有三个角度可以观察:首先(第一个角度,就习近平的个人世界观,他毕竟是在红旗下生的蛋。他的成长是在中国在共产党出现极端主义狂热主义把中国带到蒙昧主义最深的这么一个时期,他的世界观形成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习近平他自己的世界观他整个的思想模式里边,除了红色中国极权专制尤其是50年60年代的这些极权专制,给他留下的这些想象力以外,他对世界其实了解的是非常少的。所以我觉得从习近平个人角度来说,他受于自己本身的思维价值观的局限,所以就搞了目前这一套东西; 其次(第二个角度),其实人们很多以为,是中共好像要做大手笔要给世界发展指明方向;好像中国要坐世界的第一把交椅。其实我认为,中共面临的挑战,让它现在想的主要问题,还是自我的生存问题,发展其实是为了它的生存作为一个工具性的。因为它现在面临的危机其实非常多。如果我们看到它面临的政治危机,其实面临着各种反叛包括边疆各地区还有台湾香港等等问题,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更不要说党内还有各种冲突,包括习近平也讲到,包括党内的政治谋杀、暗杀事件。还有就是叛党的这些事件的发生,等等。所以它面临的政治挑战,其实是非常大的。而且它也看到它过去的共产党的这些盟友国家纷纷的倒台。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可低估它面临的政治危机、它心知肚明的这个危机有多大。

第二点可以看到,经济上带来的各种危机。中国政府享受了一些改革的红利,享受了一些人口的红利,所以经济给了它一点希望,而且中国整个经济的发展也是一种病态的,也就是说,把土地把人口资源把中国目前老百姓积累下的财富,全部变成国家控制的这么一个经济资源,为他所用。但是这些东西最终就在掏空了,最终中国经济尤其像中国人口,现在敲响了警钟。不可能像过去的40年,中国共产党还可以享受这种黄金时节。相反,各种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都会出现。所以我想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它其实到底是在希望?还是产生了某些绝望?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考虑的。

另外,它在国际上的危机。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当下没有任何人比习近平更孤独。习近平在过去的近10年,搞了所谓的大国崛起,还有什么“一带一路”,最后把自己逼进了一个专制地带,最后把自己逼上了一条死路一条绝路。所以我觉得对习近平目前很多的做法,他其实属于一种防守在一种退缩,他其实不是一种主动,更多是一种被动。所以我觉得,我们如果对习近平的这些所有的放在一起,我觉得不应该被他目前的所谓的虚假的自信所欺骗。

最后(第三个角度,当然和中国的社会环境有关,中国的社会环境,毕竟这么一个14亿人口的体制,它有几亿人是整个集团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他们非常巧妙的利用了在中国当下体制下的一些既得利益者,然后把其他的要反叛这个既得利益的其实反判既得利益的很多是绝大多数人包括就是在户籍制度下农村人口的反叛。所以我觉得习近平有意识的利用这种矛盾和冲突,来稳固他的政权。他的整个做法其实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危机,还有很多的恐惧。另外我也觉得这种做法不可持续下去的 法广:习近平思想入党章,于是便出现了关于习近平权力与毛泽东和邓小平比肩的种种说法。习近平真的能够与毛邓比肩吗?

夏明:对,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跟邓小平都是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不管怎样-是把中国往历史的正方往前推了一步。因为毛泽东作为在一个当时整个民族解放运动在二战的整个反对殖民主义反对帝国主义的整个过程中,不管怎么样,毛泽东带来了中国整个它的一种统一。而且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建设和政权建设,确实有这个能力能够推动中国工业化的发展,这点毫无疑问。毛泽东给中国人留下了一个非常大的正面的遗产。当然毛泽东他的负面的遗产也很多。但是我觉得毛泽东在当时的关键时刻,确实给中国留下了一些正面的东西。另外你可以看到邓小平,他的负面的东西也很多,包括跟毛泽东一起做恶也不少。另外他最后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天安门屠杀。尽管天安门屠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他的天鹅的最后的挽歌,天安门屠杀在中国的争议也很大,但是邓小平毫无疑问地阻止了文革的继续的发展阻止了毛主义的继续的盛行,把中国处于一种转轨进入到了改革开放。所以没有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没有邓小平的把中国的发展从毛主义向改革开放转轨,也就不会有今天中国人享受到40年的经济的改革开放的红利。所以我认为,毛泽东跟邓小平都是有历史的功勋的。

但是如果把习近平跟他们相比的话,那你可以看到,习近平基本上是在把历史拉向倒退,也就是说,他其实某种程度上,毁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甚至毁了邓小平的战略、国际的地缘政治的布局,也就是“韬光养晦”,决不出头,不跟美国搞对抗等等。那你可以看到,多大程度上习近平把中国目前的-无论是放权还是鼓励私有化全球化,还是在整个发展过程中推动中国大陆香港化,香港利用一个平台把西方国家的市场经济的东西引入中国-那你可以看到,习近平现在把这些东西全都给毁掉了。所以我们可以说:习近平毁了邓小平奠基的改革开放。那我们现在要问:习近平是不是会毁了毛泽东留下的中国共产党的共产党政权?也就是说,习近平会毁了共产党的祖业吗?其实我们如果看看习近平目前的做法,当他把一些他治理的模式回复到毛泽东在刚建政的时候,也就是50年代,当时所谓的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等等,如果跟毛泽东的这些相比的话,那你可以看到,习近平面对着新世纪更复杂的一个14亿人口的各种的复杂的战略经济政治挑战,那我认为习近平他的作法其实没有超越毛泽东跟邓小平。相反他试图用毛泽东的一些原始的粗造的做法,来把中国引向一个出路。最后他可能会毁了共产党的祖业。所以我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他不可能-即使在共产党的这个标准,以共产党党史来看-他也不可能跟毛泽东跟邓小平比肩。尽管他主观上认为他是要这样的。而我认为:习近平可能会成为中共最后的一任的领导人,因为他可能最终会毁了共产党的祖业

法广:您认为,与其他历届前任相比,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的建设方面,做出的最大手笔是什么?

夏明:我认为习近平现在做的最主要的跟毛泽东邓小平还有其他像:胡锦涛江泽民相比,习近平最主要的就在于他进行的一个宪法政变,也就是把中国共产党的这种议行合一、但是它还有集体领导、还有代议制这么一些特征的政体,把它给全部揉合成一个“党军”一体的这么一个专制政体。习近平在里面又打造了自己的个人崇拜。这恐怕是习近平跟所有其他相比,就是全面破坏了共产主义的一些理想主义的一些原则。最后的话,把中国、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变成一个人类历史上世界历史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最庞大的这么一个极权,这个极权是极端的“极权”,就是全权的这么一个专制主义。我认为这是习近平的一个最大的手笔。当然习近平还有其他许多的做法,比如:全面的篡改书写共产党的历史。毛泽东和邓小平当然也会对历史进行某些评价或者干预,但是他们还没有像习近平达到这种的极致。

另外你可以看到:毛泽东跟邓小平,他们都不认为共产主义理论能够马上实现于全球。毛泽东对马思主义理论也没有那么多自信,所以毛泽东也经常讲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本土化。邓小平当然更是具有这个实用的态度。但你会发现,习近平认为:马克思主义在21世纪尤其是他所说的新时期的马克思主义,与他习近平思想为所谓革新的马克思主义,能够成为人类的一个普世价值,能够引领人类的社会发展方向,而且因为中国共产党掌握了这个所谓的理论的武器,抓住这个理论的红线,所以中国共产党执政就会永久的执政。所以我觉得这个恐怕是他做的另外一个东西,但是这个东西跟他前面-我说的-“党政军”一体的专制极权主义,也是相互配合的。这些恐怕是他的一些特征

法广:中国共产党执政已70余载,其间犯过很多重大错误。但是至今,许多人对共产党的信念依旧如初,中国共产党能否经久不衰地存活下去?

夏明:对,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今年是要庆祝它建党100年。它的目标是要在2049年,要再庆祝它的执政100年,也就是它所说的“两个100年”的这么一个历史的成就。首先我们看到,作为一个政党历史上的政党,存在100多年的有很多。尤其我们看到,像美国的两党制的两党,都是存在上百年的。西方许多国家,像西欧的所有的社会民主党等等,都是存在上百年的。所以我觉得一个政党存在上百年甚至200年不足为奇。中国共产党现在还没有达到这个。所以它可能还可以有存活的时期。即使中国共产党失去政权,它也可能会继续存在下去。另外,共产党执政有没有可能再持续下去?我们看历史就说,像苏联(共产党)执政了73年。所以人们就在说:73、 84,阎王不招自己至。所以,到底中国共产党能不能迈过“73”这么一个诅咒、执政(期限)能够超过苏联?人们都其实还有这个怀疑。当然我们目前来看,恐怕中国共产党可能会超过,但是你可以看到:西方整个理论里面,也都非常注意:有些政党比如说,像墨西哥的革命制度党,它就连续执政了71年,从1929年到2000年,才在选举中失去政权。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北朝鲜的朝鲜劳动党,它其实执政比中国共产党还要早几个月。毕竟北朝鲜是在48年就建立,朝鲜劳动党的全部的组合最后合并是在1949年6月。所以北朝鲜这个党其实也比中国共产党持续的更久。那我们会问:它还会继续存在下去吗?我认为:它存在下去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首先我们承认,中国共产党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有很大的弹性,这个弹性主要表现出它的务实精神和实用主义,以及它反对这么一种狂热主义。所以每次中国共产党走向灭亡的边缘的时候,都是因为它狂热主义极端主义盛行,只有中国共产党脑子清醒一点, “回到了实事求是的路线”,中国共产党就会被挽救下来再找到活路,无论是毛泽东几次挽救中国共产党,还是邓小平挽救中国共产党,还是由江泽民在全球化,给中国找到了活力,都是这样做的。相反,你可以看到,今天习近平越来越在让中国共产党丧失弹性和灵活性,越来越走向僵化教条主义甚至极端主义和狂热主义。对中国共产党来说,这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我们再看看其他的五个共产党政权,他们的存活情况,我们看到:老挝的共产党其实现在已经回归传统,希望他们的君主专制甚至应该得到复活;古巴的共产党现在也在进行代际更换,也在试图找到出路;现在越南的共产党也都投奔了西方加入到西方的阵营,试图给越南找到出路;所以现在就有两个死硬的共产党:一个就是北朝鲜一个就是中国共产党。我们如果看到共产党的历史上也都经历过黄金时节,像苏联在60年代到70年代,属于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而50年代60年代,北朝鲜的经济发展比韩国要好得多,当时北朝鲜还被认为是东方的瑞士。但是也可以看到,这些国家经历了他们的共产主义统治的黄金时节以后,无一不可避免的都进入到了衰退。最后像苏联崩溃掉了。

中国共产党现在也正好在经历它的黄金时节,但这个黄金时节的盛宴已经结束了。所以说,从历史的发展来看,中国共产党好日子已经过完了,下面就要进入到危机阶段。中国共产党有没有这个弹性去让自己能够存活下去?尤其是它所说的“与时俱进与世俱进”。但是我们今天看到:中国共产党跟时代精神在挑战跟全世界的主体的价值观跟全世界的人类共同体在进行某种挑战。中国共产党也承认:今天中国在跟西方国家进行冷战。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中国共产党其实它任何时候出现大的一个衰变任何时候都可能。也就是说,24小时之内都有可能。因为你不知道,中国共产党黑箱操作,里边会出现王立军还是薄熙来,还是周永康等等。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因为它毕竟掌握了14亿人民这么一个政权;毕竟过去40年还有一些积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它绑架中国人,还要绑架一些利益集团的这么一些人,可能还可以往前像这个大的巨人趔趄往前步行一段时间,而因为他这个大的巨人,就像我们说的“百足之虫,僵而不死”,所以就是说你要看到这么大一个巨人突然倒下或者死亡,我觉得恐怕这个惯性来说,经历的时间可能比其他小的政权会长一些。


夏明:中共面临的挑战,是自我的生存问题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