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謊言治國 以詭辯、暴力維持執政合法性



中共擅於運用謊言和詭辯治國,香港的「一國兩制」是最新例子。2019年6月9日,香港「反送中」大規模遊行登場,同一天,逾百僑生到台北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抗議,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一名僑生手持「說好了的一國兩制呢?」標語。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台北攝


中央社記者張淑伶

2021/06/25 10:17(11:59更新)


曾有一名在上海工作了四年的台青告訴記者,閒暇娛樂時翻閱書店的書籍,她會想:這些書是刪節過的;去看電影,她想:這些是刪剪過的。不完整的內容、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的資訊,中共建政72年,中國成為一個真相不明、缺乏信任的國家,而上述情境,還是最不「嚴重」的。


中共的謊言有很多形式,有些是不給答案、不說明決策原因,譬如,1966年開始為期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和1989年天安門廣場解放軍開槍鎮壓的六四事件,究竟死多少人,官方沒有答案。更有甚者,對這類有損黨史光輝的事件,官方是不願大家說或不許說的,即便史書提到了文革,那仍是研究的禁區。


1958年到1960年,中共推行「大躍進」社會主義建設,違反人性與科學的做法,各地爭相報導產能與採收驚人突破,結果卻是造成三年大饑荒。新華社退休記者楊繼繩撰寫「墓碑」一書探討,論證因饑荒有3600萬人死去。至今,「墓碑」在中國大陸無法出版,那三年制度造成的大饑荒卻在歷史課本中被稱為「三年自然災害」。


中共對執政期間造成的重大錯誤迴避。儘管史書上記載了文化大革命,但文革仍是研究禁區,造成的死亡人數也未公布。圖為以拍攝文革照片聞名的前攝影記者李振盛2019年來到台灣,與聽眾分享。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這些謊言影響著新一代,混淆他們的認知。 知名漢學家林培瑞曾說,他在加州大學河濱分校任教時,父母都是中共幹部的中國留學生,態度認真地問他一些缺乏基本常識的怪問題,像是:「六四到底是老百姓殺軍隊,還是軍隊殺老百姓?」


有的謊言是語言的包裝,是「聽起來沒有那麼糟糕」的換一種說法。作家蘇曉康在「屠龍年代」一書曾寫道,大饑荒時期曾導致人吃人,河南信陽為此造出了特別的罪名叫作「破壞屍體」。用這樣的「委婉語」來稱人吃人的罪行,讓後人不明不白,對真相也是一種傷害。


而類似這種「換句話說」、「換個字寫」的迂迴表達,在當前嚴格的數位審查中,繼續在社群平台微信、微博發揚光大。


更多的謊言就是直接扭曲真相,再以「話術」配合。譬如中共自稱是對日抗戰的「中流砥柱」,無視由國民政府主導的八年抗戰,也避談外界對於中共在抗戰期間「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的作戰指示傳言。反而在2017年,中國中小學教材全面將「八年抗戰」改稱「十四年抗戰」,以此在抗戰史上爭取更多中國共產黨的角色和作用。


最新的例子則是香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時,中共許諾實施「一國兩制」並保證「50年不變」。歷經2014年香港「占中」運動和2019年開始的「反送中」運動後,中共在2020年6月實施香港國安法,此後選舉制度改變、言論自由緊縮、反對派隨時面臨牢獄之災,香港在治理根本上已經邁向「一制」,官方卻仍然要為香港是「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來詭辯。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告訴中央社記者,中共在執政前是頗有感召力的政黨,給了人民很多承諾,一旦承諾不兌現,就會變成謊言,並且不斷需要新的謊言去掩蓋舊的謊言;這些謊言最主要目的,就是要維持執政的合法性。


夏明認為,中共最大的謊言就是在建政前說要反對蔣介石的獨裁,要實施直接民主,但現在,「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共和國的國家從來沒有進行過直接選舉的」。


中共會給出很多理由,譬如:老百姓素質不夠、選舉不是民主的實質、中國是黨統治下的民主、協商下的民主……就是不提自己當初的承諾。


中共稱,中國的民主是「黨的領導、人民當家做主和依法治國」三者結合,夏明質疑:如果黨的領導地位是沒有經過論證、沒有經過反對的,黨有永久執政的特權,那人民的當家作主怎麼能體現呢?如果黨有特權,那依法治國如何能算數?「這謊言連形式邏輯都可以不遵循。」


他指出,在中共的詭辯之下,即使中共的錯誤都變成它能夠偉大地認識錯誤或改正錯誤,「中國老百姓就陷入精神分裂,喪失基本的形式邏輯分析推理能力,對謊言沒有辦法鑒別 」,中國很多的災難因此而生。


如果有人腦子比較清楚,要去解構這個謊言,就會遭遇到中共各種暴力鎮壓。夏明說,歷史上已不斷看到中共對知識分子的清洗 ,「謊言一定跟暴力結伴而行」。


中國大陸海外學人、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長期關注大陸政經發展,曾參與製作四川大地震紀錄片「劫後天府淚縱橫」,照片攝於2017年。他分析,在一黨專政下,中共運用謊言及暴力來維持執政合法性。(中央社檔案照片)


知名地產商任志強私下撰文批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被重判18年刑期;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也因言獲罪,被校方解職;這類國家機器的暴力屢見不鮮,近年官方對於維權律師更是加強打壓,逮捕並吊銷執照,2015年「709事件」便跨省追捕和約談與維權律師相關300餘人。


然而,謊言不一定都讓人可憎,所以才會讓人迷惑。


夏明說,中共是非常實用主義的政黨,在功利的基礎上,也會滿足大多數人利益,不是只有統治集團內部得利,但它會用人民的名義來迫害其他所謂的少部分人。


社會可以不斷用各種標準切割為多數和少數:城市的和農村的、信教的和不信教的,等等。夏明表示,在謊言的掩蓋下,政權永遠會以多數人的立場自居 。「你會發現,結果是所有的人都可能受到傷害,因為少數的概念是流動的」。即使是貴為國家領導人劉少奇、鄧小平和他們的子女都曾經在政治運動中受到傷害,這是此騙局可怕的地方。


綜觀中共百年黨史,這個政黨歷來以階級鬥爭、劃定敵人朋友、列出「壞分子」等來分化社會,即使是到了最近一、二十年,透過密布的基層黨組織以及鼓勵告密的文化,社會上仍舊彼此不信任。有精神感召力又敢於質疑當局的意見領袖,如許章潤等人往往受到打壓,這些讓有潛力者也不敢成為菁英。


夏明分析,謊言的運作也有賴於教育洗腦、媒體監控,以及重要資訊只有黨這個單一供應者,許多民眾就算有原始的正義感,但是在黨的宣傳、同儕壓力、監控與舉報的環境下,也會逐漸懷疑自己判斷的正確性。


中國政府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後,2019年12月舉辦「世界律師大會」;在屏蔽境外網站多年後,2014年起開始每年舉行「世界互聯網大會」。中共讓自己被外界詬病的缺點,光明正大的拿來作為話語權,還會邀請多國代表參與,營造「各界共襄盛舉」假象;而認知被混淆的民眾,還會為這樣的「中國式詮釋」買單。


回顧百年黨史,只要中共一黨專政繼續,為了執政合法性,謊言就會存在。


中共性格/中共謊言治國 以詭辯、暴力維持執政合法性 | 兩岸 | 中共建黨百年:歷史崎嶇與黨國歧路 | 中央社 CNA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