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About Me
Search by Tags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学者对话:特朗普的国情咨文到底在说什么?

February 6, 2019

 

 

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天在国情咨文演讲中,强调了社会主义对美国的威胁,也督促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本台记者王允,邀请到自由至上主义学者夏业良和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这次演讲进行了评析。

记者:特朗普在讲到委内瑞拉的问题时,顺带提及社会主义对美国的威胁,并且强调:永远不会让美国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他为什么要在此处强调社会主义的话题,难道社会主义真的对美国也构成了威胁?

夏业良:社会主义思潮在美国知识分子中,影响相当大。尤其是近年来,美国国会民主党议员的言行和政策倾向,比较多带有社会主义的色彩。当然,这里的社会主义主要是指福利社会主义。但这种政策如果在美国实施,将是巨大的灾难。

夏明:我跟夏业良教授看法完全不同。美国这些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在美国形成了一个具有寡头色彩的政体。现在这个时候提出所谓社会主义的威胁,我认为这是转移视线,反而忽略了美国真正的威胁,包括寡头主义的威胁,还有贫富差距拉大,在富人和穷人之间筑起一道墙造成的威胁。

记者:特朗普也专门提及,中美贸易战就是要迫使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这个话题已经谈过很多次,那么到今天来说,你认为贸易战能达到这个目的吗?

夏业良:习近平前不久在讲话中提到,能改的部分要改,不该改的部分坚决不改。我觉得,这里所谓坚决不改的部分就是指结构性改革。其实,中国无论是拒绝不改的态度,还是坚决不改的态度,中美贸易战在短期内都无法有一个较好的结果,也没办法结束。

记者:特朗普宣称,如果不是他担任总统,美国与朝鲜很可能已经酿成了新的战争。你怎么评价两年以来,朝核问题上的发展?

夏明:特朗普有很荒谬的观点:实际上是他制造的危机,他把危机解决了,最后他说成是他的功劳。其实是特朗普上台以后,对朝鲜进行战争威胁,触发了朝核危机,走到了战争边缘。他用战争边缘的政策来解决问题,可能把人类带上核战争。但现在他其实并没有真正解决朝核问题。

记者:特朗普在演讲中宣布,2月27日他将与金正恩在越南会面,根据目前的形势,这次会面会在朝核问题上有进展吗?

夏业良:我想可能有一些表面上的成功,就像上次会谈一样。但实际上,朝鲜不会放弃核武器。所以,作为总统来讲,特朗普有时喜欢把自己的功劳放大,这是我不赞成的。

但是,我恰恰认为,是朝鲜以世界为敌的狂妄的做法,是事件走到了目前的结局,而不是特朗普导致的结果。而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朝野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对共产极权国家进行强硬的压制。我认为,这是一种正确的战略。

记者:特朗普再次强调他在外交政策上的基本原则是所谓“原则性现实主义”。早在2017年,特朗普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就对“原则性现实主义”进行了阐述。你如何评价两年以来,原则性现实主义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的影响和效果?

夏明:我"不"认为,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有清晰的原则作为指导。一方面,他在朝鲜问题上强调干预,而另一方面,他又在阿富汗、叙利亚问题上撤军走人。另外,他在外交政策上并没有列出任务清单。所以,他在外交政策的阐述上,我还是抱着悲观的看法。而且现在有18个人离开了他的内阁班子。所以,我不认为他在外交上会取得重大的成就。

夏业良:我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大家知道,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他的脚踏实地、现实主义的作风是比较明显的。至于有没有原则,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原则是,让美国再度伟大。而且他重拾了里根时期的一些战略。我觉得,他在一些根本性的原则上还是很清晰的。从其他方面来讲,尤其是反恐方面,已经取得了相当的实效。但这一点,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记者:这次在演讲现场,有被中国政府非法关押的台湾社工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她也是台湾参加美国总统国情咨文演说的第一人。你认为,人权在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中到底是一个什么位置?

夏明:我们不能说,特朗普总统不重视人权。但是,在他整个的外交战略中,人权只是他不经意的一个副产品,而绝不是他刻意追求的一个目标。在特朗普的现实主义的原则下,由于他的班底或者顾问有各种各样的考量,还有就是他女儿女婿的影响,他可能会在人权方面做一些事情。但是,在他整个的外交政策上,人权没有任何重要的地位。

夏业良:特朗普在人权问题上,的确不如以前历届总统提及得多。甚至很多关键的时候,他都没有提及人权,这是一个很大的缺憾。但是,特朗普上台以来,对中共采取了比较有效的打压遏制政策,这样很快就见效了,对中共的重创超过了以前任何一届总统。我觉得现在这样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

(记者:王允 编辑:申铧) 网编:郭度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You Might Also Like:

夏明教授的西藏情缘

February 13, 2019

論轉世和達賴喇嘛轉世

February 13, 2019

1/15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