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对话:中共政治安全机构横空出世,内压聚集“盖世太保”再现?



美国之音 —


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之后,一个名为“政治安全专项组”的机构横空出世,并于7月6日被官媒公之于世。


据称,这个专项组的宗旨,是“旨在打击各种渗透颠覆破坏活动、暴力恐怖活动、民族分裂活动、宗教极端活动”。


那么,政治安全是什么?这个政法委属下的政治安全专项组是否与纳粹德国的秘密警察“盖世太保”异曲同工?


这个政治专项小组对于中国民众来说是凶还是吉?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说,习近平上台后,有小组治国的说法,他有各种工作小组,让人迷惑。现在的政法委书记是郭声琨,他现在兼任“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组长,小组下面就设有政治安全专项小组。


现在的政治安全专业工作组是在6月底7月初刚开了个会亮相,“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是在四月公布给公众的,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三个月,在政法委下面建立“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现在又有政治安全专项小组,还有另外两个小组,一个是社会治安的专项小组,还有一个市域社会治理专项小组。


中共强调政治安全 = 习近平不安全


政论作家陈破空说,新成立的“政治安全专项小组”,这里“政治”就是政权,“安全”就是不安全,专项也可能是针对党内,清理门户。为什么层层叠叠成立这么多机构来保证“安全”?之所以成立小组,是因为习近平感到政法委的权力没有在他手上,他要夺权。这是文革治国法。


毛泽东当时也是成立小组,来代替刘少奇的正式机构,全国建立革命委员会来从省委省政府夺权。习近平的这些小组就是要代替中央政治局,加上最近中共并没有开政治局常委会,习近平感到他的权力遭遇空前危机,尤其是政法系统存在大问题,才会出现这样的小组。


没钱没朋友 中共未来的路不好走


夏明说,中共现在的心态和1927年或者1950年的时候很像,那个时候中共处于非常被动、危机的时期。


政治安全专项小组让我们想起中共在1927年面临蒋介石的国民政府的围剿,成立特务科、特工委。


政治保卫成为中共内部非常重要的机构,而且有很多特权。这里至少发生两个重要变化让中共感到政权的威胁。


第一个重要变化,以前中共好像口气很大,任何能用人民币解决的矛盾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可是现在它的钱和子弹花光了打光了,经济出现零增长甚至负增长,任何问题没有钱去解决,都可能变成敌我矛盾。用政治的角度来说就是任何斗争都是阶级斗争,都是你死我活。


第二个,20多年来,中共也讨论政治安全、国家安全,但是总体来说它还是认为大国矛盾是非对抗性的、和平与合作为主旋律。但是现在美中矛盾走向公开对抗。同时疫情让中共和全世界都产生了矛盾。


小组治国 习近平向李克强夺权


陈破空说政治安全专项组成立后有四大功能,其中有三个功能与港版国安法重叠:颠覆、分裂、恐怖活动,第四个是宗教,这里港版国安法说的是“与境外势力勾结”。这几个功能都是与国安部和公安部重叠,但却不属于国安部或者公安部。因为这两个部门属于国务院,属于李克强管理,这就是习近平在夺权,这也是为什么国安部公安部的人事一直有变动,频频出事。所以这几个功能都是“对内”,为中共高层权力斗争服务。


香港局势是政治安全专项组设立原因之一


夏明说,香港给大陆和中共带来的最大威胁是对于政权的威胁。香港回归的时候国民生产总值是大陆的20%,而现在是2%,所以香港对于大陆没有经济威胁。如果大陆要走向民主法治,香港是中国唯一一个政治的活口。


习近平当然不希望香港的政治活口引发国内人的想象力。香港在过去20年的演绎就是向着这个方向。中共从香港发展的态势看到政权的灭顶之灾的可能性,所以把对国内政治安全的考量放到了更高的地位。


整顿、清洗 都是为中共二十大铺路


陈破空说,高水平政治是“无为而治”,习近平反其道而行之,瞎折腾,为个人权力折腾,希望长期甚至终身执政。折腾这些层层叠叠的机构涉及到人事,可以不断把权力向习近平、王沪宁这些极左派倾斜。另外建立这些机构也便于整人。从实质看,这些设置都不是为了中国大局,而是中共内部高层的权力布局,是为2022年中共二十大铺路。


政治安全小组的罪恶恐超“盖世太保”


夏明说,纳粹德国和苏联共产党与今天的中国相似的一点是,它们都是党国体制,这样的体制赋予政治警察无限的权力。中共现在是要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对政法老虎比如周永康等人进行延安整风式的运动,这是习近平夺权、连任的需要。这种做法会引发各个机构内部的矛盾。

历史上我们了解到“盖世太保”的权力之一就是可以任意将人逮捕和处决或让其消失。政治安全专项小组带来的罪恶和恐惧恐怕不仅是针对官员,也会针对百姓和异议人士,其罪恶恐怕将会超过活摘器官的“610”。


习近平是斯大林的继承人


陈破空说,政治安全专项组永远谈不上合法化,只是人治、党治的表现。“盖世太保”主要针对人民,比如犹太人、党外敌人。政治安全专项组更像苏联的契卡(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克格勃。苏联时代的专政机构是双刃剑,对外又对内。


对外针对人民进行大镇压、大屠杀,特别是列宁早期契卡式的恐怖屠杀,到斯大林时期的大屠杀。对内就是大清洗。所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前不久的演讲里把习近平定义为斯大林的继承人,而斯大林最大的遗产就是大清洗。美国做出这样一个定义是恰如其当的。习近平拆教堂、佛堂,镇压异议人士,对党内不断肃清和整肃。


为什么他需要整肃,因为他想的和做的都不合时宜。识时务者为俊杰,习近平王沪宁就是不识时务,对于历史潮流、世界文明不了解不理解,停留在自己二三十岁在文革时代形成的东西,给自己找了这么多麻烦,从新疆西藏到贸易战到香港,作茧自缚。为了巩固自己权力,很可能最终耗尽人力物力财力而垮台。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20200710-voapc-the-ccp-political-security-agency-was-born/5497591.html?withmediaplayer=1

You Might Also Like:
20191221_165749
DSC_0534
DSC_9879
LuzernatDusk
20180113_164858-EFFECTS
2012 08 17_1825
DSC_2192
Hanghelou
2011 07 11_1767
DSC_3030
DSC_8251-001
2010 07 12_1967 - Copy
2010 07 12_1676
DSC_1200
2012 06 14_6723
2012 07 14_8357
DSC_0373-001
2011 07 11_5073
LibertyPlaza
2011 03 08_7581
WestpointFallBanner
2010 11 14_4053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