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習近平關係會進一步冰凍(夏明)



還有11天,美國新總統拜登就要宣誓就職。這對中美兩個大國的關係意味着甚麼?就在大選後,中國外交部前副部長傅瑩在《紐約時報》發文〈中美構建合作–競爭關係是可能的〉,可以說是對下屆美國新政府的喊話。

傅瑩所說的「競合關係」(co-opetition)恰好是20多年前我的博士論文的核心概念,我譯為「磨合」。中國人經常說「磨合夫妻」或「磨合婚姻」,說的是「打是親,罵是愛,吵吵鬧鬧才恩愛」。中國政府當然也希望拜登政府上台後,能夠給中共一個磨合期,而磨合的最好起點是「蜜月期」。問題是,中美還找得回蜜月嗎?我的回答是否定的。


中美關係的緊張有政治、經濟、地緣政治和大國霸權爭奪的諸多結構性因素形成的「棘輪效應」。在11月3日美國總統選舉投票結束後,中南海有機會主動踢球,尤其是祝賀拜登和賀錦麗當選,給未來中美良性互動奠定一個好的開端。直到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才在記者會上表示祝賀。但是,中共放棄了繼續在感情賬戶上投資,而是開動了另一個大機器對美國開展超限戰。

在美國衝突激烈而長時間懸而未決的總統大選中,中共實施了三方押寶。首先,中共的內心選擇是特朗普。因為特朗普作為商人經營一個商業帝國,在中國市場有長期利益,容易鎖定。他的反華/反共帶有強烈的機會主義色彩,多項政策失敗(國內主要是防疫,國外主要是西方民主聯盟)也給中共提供了百年難遇的大變局,「川建國」給習近平實現引領「人類命運共同體」的 中國夢帶來幻覺。


中共的第二套方案是接受拜登當選,這也有三個好處。首先,拜登是政壇老手,他的風格和政策比較熟悉,較少特朗普似的天馬行空。減少不可預測性是中共僵化的決策體系較容易消化的。第二,如果拜登當選,「永不言敗的輸家」特朗普絕不會從美國政壇消失,會給拜登帶來麻煩。第三,回歸商人的特朗普和他的家族不正好是中共「撒幣外交」的完美獵物?

如果中共只是到此為止,那外界就低估了中共的計謀。至少西方不通中文的中國通都熟悉的《孫子兵法》和《三十六計》就遠不止於此。中共基於自身政治(不)安全、意識形態(不)安全、政體(不)安全的考慮,決定利用美國大選的膠着狀態抓起爛泥把整個美式民主、甚至以它為代表的西方民主抹黑。中共央視的新聞和新聞評論已經很幸災樂禍地宣稱:美式民主被撕裂,美式民主走到了盡頭。

中共發動紅磨坊超限戰

對美國實現和平演變似乎成為了中共的全球霸權目標。所以,中共的宣傳機器、統戰機器、外交機器、國安明和暗的多條戰線發動了對美政體的超限戰。美國選舉在中文媒體中被放進了「紅磨坊」去磨研。中共往磨子裏面添油加醋放了很多料,主要是假資訊和向西方社交媒體放出下流的五毛水軍。不幸的是,中共的紅磨坊磨得慢,可是磨得準、磨得細。如果再配上一個跳下流裸舞的新衣皇帝,這一套鬧劇就變得繪聲繪色了。

中共以為它播下的是龍種,但最終必將收穫的是跳蚤。1月6日,美國國會正式確認選舉人團的結果,拜登和賀錦麗會順利就職擔任美國下任總統和副總統;同時,民主黨獲得佐治亞州的兩個參議員席位,從而全面掌管白宮、參、眾兩院。一旦國會的委員會和小組委員會全部由民主黨人擔任主席,拜登幾乎可以一路綠燈推行新政策。

在拜登的政策要件清單上,外交是排在防控疫情、振興經濟、療癒社會以後的。而在對外政策上,美中關係也排在西方盟國關係修復、重返國際組織恢復美國國際領導地位、應對俄國和伊朗危機以後。但有一點很清楚,美國國會會展開一系列的聽證調查。隨着每一次聽證的舉行,中共推動「紅磨坊」的黑手會越來越清晰。

我們知道,在習近平與薄熙來爭奪大位時,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似乎幫了習近平一把。從當時的王立軍事件的處理來看,這也是較好的選擇。但是現在美國後悔自己看走了眼。拜登和習近平的冷淡關係會進一步冰凍。在中美關係傳統的3Cs (合作、競爭、衝突)圓圈重叠的關係中,合作的空間會越來越少,更重要的是美國方面這種慾望會越來越冷感。假如這是習近平下的一盤大棋,那也是吐絲自縛了。

夏明, 紐約城市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

拜登


拜登習近平關係會進一步冰凍(夏明) | 蘋果日報 (appledaily.com)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