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2020诸多重大事件中,最大事件当属新冠疫情



我认为川普发动了一场具有法西斯主义的色彩的一种政变,其失败在美国历史上建立了一个新的宪法案例,恐怕未来有许多人如果想去模仿川普的话,他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们必定会走向失败。所以我认为这是有积极意义的。


作者:流芳 35 分钟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是人们普遍的期待;特别是在经历了2020年-这个富有灾难性的年份之后,人们更期盼着新的一年能够带来转机。刚刚过去的一年,可谓不同寻常。从年初爆发的席卷全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到轰轰烈烈的香港抗争运动随着国家安全法的推出而偃旗息鼓;从震惊全球的贝鲁特大爆炸,到非裔男子佛洛伊德死亡引发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从沸沸扬扬的美国总统大选,到英国正式挥别欧洲。。。无一不牵动着世人的心弦。世界可能经历过更糟糕的岁月,但是现今世界的大多数人并未曾有过如此丰富的体验。无论从何种角度看,2020年都不愧为一个十分特殊的年份。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就2020年做一下点评。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2020年发生的诸多重大事件中,对人类未来影响最大的将是哪一桩?

夏明:是,因为你也提到了:2020是一个灾难性的年份丶特殊的年份,所以我也一直在想,作为一个历史的分水岭,应该是具有很重大的意义的。

在美国看到一个笑话,是讲大天使可能把上帝的旨意给搞错了,因为据说上帝告诉大天使说:你现在要安排2020年间这些大事情要发生。那么大概大天使把2020年间,把它只记得是2020年,而不是想的21世纪前边的20年。所以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2020这一年了。

我们回述一下20 20年,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到,在20世纪发生的主要大事,在我们过去的一年都已经出现过了。所以有人列举:比如说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然后1929年的经济大危机;然后我认为1947年的冷战丶苏美冷战爆发;另外我们可以看到60年代丶包括法国丶还有中国丶美国的民权运动丶学生运动丶这种社会的动荡;71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 造成全球化的挫折;然后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2000年美国大选的问题,等等。基本上可以说2020年,确确实实是发生了非常多的大事件。但是如果你要问我这么多大事件中,哪一件最重要?那么我认为:还是新冠疫情丶新冠病毒是最重要。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病毒会这么重要?我觉得这里边有几个因素。第一:新冠病毒的发生是一个扣扳机的事件。就是我们如果看到这么多的-无论是经济危机丶政治危机丶还是社会骚乱-,都是与都是与新冠病毒的发生有关系的,因为新冠病毒给全球经济一下带来了冲击,而且使得全球化停摆。我看到一些数据,就说新冠病毒给全球带来的危机丶冲击-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2020年全球损失的经济,大概是九个万亿美元。也就是超过日本和德国两个国家的总和。所以这种损失是非常大,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估计,从2020到未来的五年,大概全球的经济损失要达到28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整个美国的这么一个经济都可能全部给损失掉。所以我认为这个影响是非常大。另外一个就是说,还有一个重要的依据就在于,我们常规的理解,认为人类的危机,主要是(与)战争丶武器相关的,或者是说跟经济有关的。但是全球化的整个基础结构,使得一个小小的病毒可以让全人类陷入一个同时的停摆状态,这一点如果我们回想到15世纪黑死病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它对人类历史的影响,其实今天发生在一个不仅是欧洲规模,更大的一个全球规模。所以我还是认为病毒丶新冠疫情病毒恐怕是2020年最重要的事件。

法广:2020年,香港局势的骤然转变应该是全球媒体着墨最多的焦点之一,为什么一个“小小的香港”竟能引发如此高度关注?

夏明:对,我们可以看到,2020有这么多大的事情,为什么人们还这么关注香港?其中有几个因素决定的。因为你可以看到,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做了很多的动作。尤其是要把香港在过去英国的殖民统治下留下的许多的正面的遗产丶包括法治丶自由丶市场经济,逐渐逐渐要进行控制,而且尤其是因为在“一国两制”的过渡时期,香港年轻人以为可以在“一国两制”下,逐渐逐渐把香港变成一个具有民主法制和自由的这么一个特殊的单位。

但是在“一国两制”下,你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其实是失去了他的承诺,其实在把“一国两制”倒退, 最后变成“一国一制”,所以引发了香港人的反抗。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看到:因为香港体现了英丶美两国的体制的很多重要的积极的因素,而且它的国际地位也是受到美国和英国这些大国丶或者国际条约丶还有联合国的一些认可,所以香港具有特殊的地位。当中国利用疫情丶利用全球大家在忙于其他的危机的时候丶无暇自顾的时候,中国逐渐的要把香港-无论从市场经济还是自由和民主的一些起步-全部把它给销毁,甚至推向倒退,成为中国现在不断集权专制发展的一部分,当然就使得香港变成-我认为-有点类似于像在苏美冷战时期的西柏林。所以在西柏林的时候丶当时肯尼迪时期,因为苏联想在整个冷战中,向西方国家显示出它的强硬,或者是说想消灭在东德境内的丶在柏林部分的一点点民主的西方控制的区域。所所以今天也可以看到,中国政府是想消灭西方国家在中国领土内丶最具有影响力的这么一块地方,这就是香港。所以我把香港看成一个西柏林,看成是一个中国专制崛起不断地向西方国家挑战丶而且向西方国家要传递某种信息丶或者要给出一种警告丶或者要使点颜色,那么香港就变成了一个重要的争夺的地方。

所以香港,尽管你看到它是一个小地方,但是它涉及到全球的博弈,尤其是美国的这种印太战略丶同时涉及到中国的大的走向,尤其是中国的还涉及到边疆地区像新疆丶西藏丶台湾各种关系。所以我觉得这么一个地方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也可以看到,香港的青年人丶学生,他的反抗,吸引了全球的关注。尽管大家忙其他的事情,但是香港的反抗成为人们关注的一个重要的焦点。这和香港的学生丶香港的青年人丶他们的抗争也分不开。这就是为什么香港变得特别的重要。

法广: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也成为全球最大看点之一。这次大选将在美国历史上留下怎样的印记?

夏明:美国大选有不同的关注。可以看到,中国的媒体把美国目前的大选宣布为美国的民主丶美式民主丶甚至西方民主,最后是走入了绝境。甚至有人说:美国的民主已经死亡。但是,我不是这样看。我认为美国总统这次大选,在美国历史上会非常重要。这里边我认为主要有几个因素:一个主要的因素就在于:我们可以看到,任何的制度是由人来运行丶人来运作,就像英国哲学家霍布斯讲过,他说这个国家丶利维坦,就是人造的人,是人来设计的。而建筑的材料也是由人来组成的。那么我认为,这次美国的大选遇到的整个困难,尤其是在任总统不断的挑战体制,要破坏宪法丶想用他自己手中行政的权力,来推翻宪法许多的签订的各种条例,同时想用行政干预丶来使得人民的最后的选举丶选票,最后服从他的意志。我觉得这个没有得逞,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胜利。这个胜利是谁的胜利呢?我认为是美国制宪人丶我们叫做Founding Fathers,美国国父丶他们的智慧的一种胜利。同时也可以看到美国制度的胜利。

因为美国给我的一个感觉是,如果把美国跟中国比,美国人跟中国人丶或者说美国人丶中国人跟全世界所有的人,可能都有比较相通的人性,对人性,我们不能太多的寄予理想主义的丶浪漫主义的期盼。人性的许多的好的东西要发挥,人性很多恶的东西要受到遏制,必须要有良性的制度,要有各种法律规范。我认为200多年前,美国的国父制造这些宪法,其实就是作为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一个宪法,第一个成文宪法,它的主要目标,就是要防止美国倒退回专制体制,防止有任何有帝王野心的人,要把美国的民主制度销毁掉。所以我认为,这一次可以看到,美国人其实在进行着对宪法的深入的捍卫和继续的解读,也就是怎样防止民粹极端主义丶防止一种法西斯运动,试图推翻美国的法治原则丶推翻美国的民主的最根本的丶最大的一个决策机制,就是老百姓的选票。也就是说,只有通过选票丶投票箱,才能够避免的暴力。

但是你可以看到,这一次川普总统想用他的影响力,不仅是要挑战选票,而且要挑战对选票进行裁决的各种地方的法律机构,而且还要挑战最高法院的各种裁决,还要挑战美国国会在整个过程中各种认证。所以我认为,其实这场周折,一方面说明了美国国父对宪法的设计,其实是非常的具有远见。同时我认为,美国人丶尤其美国的媒体丶美国的司法制度丶美国的官僚体系,我觉得这次合在一起丶捍卫美国的宪法,真的是彰显了美国法治和民主力量。

最后我认为川普的失败,川普发动了一场丶我认为是一场具有法西斯主义的色彩的这么一种政变的失败,应该说在美国历史上建立了一个新的宪法的案例,恐怕未来有许多人如果想去模仿川普的话,我觉得他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们必定会走向失败。所以我认为这是有积极意义的。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