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百年庆典是中共自编、自导、自演、自我观赏的一场政治大戏



作者:流芳 53 分钟


中国共产党轰轰烈烈的庆贺建党一百周年活动虽已落下帷幕,却留下许多耐人寻味的话题。今次庆典可谓规模盛大。7月1日这一天,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身着毛装、在天安门发表讲话。广场上数万名听众则由以男女青年为主的人员组成。他们热情洋溢,充满青春活力,似乎凸显了共产党阳光雨露下的一片大好形势。庆祝活动的主旋律则突出了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无论是歌舞,还是戏剧,均围绕共产党百年纪念展开。如何在歌舞升平的热烈气氛下,解读中共在建党一百周年后今天的地位,以及面临的各项挑战?对此,我们连线到纽约市立大学教授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对本次中共百年庆典的感受。您认为,本次活动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夏明:说起来,这是中共的百年党庆,但是,最大的看点当然是习近平,和习近平打造的个人崇拜。也就是说,整个庆典本身给人们传递的信息就是习近平,他是可以超越党的、或者也就是说:这个党、他的整个体现-无论从它的政策、方针和风格-都是由习近平作为一种神、或者半神的形象,来向中国人民或者向全世界表达。我觉得这是非常荒谬的,就在于:文革经历过中共的权力,你可以看到,从党委、逐渐地向党的领导人集中,集中到一把手,最后在中央形成个人崇拜,给中国带来的这种危机。那你可以看到,现在中国就在走同样的路数。他的这些安排、他叫“七一庆典”,有七万参与者、有一个领袖,所以“七一”就凸显出来。而这七万参与者围绕一个领袖、唯一的这么一个是穿所谓中式服装、中山装的,他周边的人,无论是比他更资深的前面的领导人像胡锦涛;还是他的同僚,站在他周边的像李克强,他们都是穿西装的,而唯有习近平是穿着灰色的中山装、在西方国家就叫“毛制服”。所以你可以看到,当天安门城楼挂的是毛(泽东)的一幅画像,而这里边整个的人群、或者说七万人围绕着这个“一”,就是只有一个穿毛服的这么一个习近平的话,那我觉得,他的这种个人崇拜的这种点缀就非常的清晰了。

我觉得这里边有几个小的花絮非常有意思:第一个,习近平他当然是觉得共产党现在有100年了,他很高兴。但是习近平他在翻稿子、在读稿子的时候,当然有人后来指出他有错别字;比如说:成语“颐指气使”,他念错了,等等。可以看到他翻稿子的时候,你也可以感觉到:人有一个生理极限。以他的教育水平、以他的岁数读讲稿、翻错页、甚至找不到下面一页在哪,这种犹豫,那我们可以看到,历史还是有希望,因为历史总是在一个葬礼又一个葬礼以后,在不断进步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非常有意思。第二个,整个场面,他想打造得非常喜庆。但是,习近平在讲话讲到中间的时候,突然现场就开始下雨了。原来官方的媒体说,他们做了很多的准备、包括驱雨工作等等。但是,那天雨还是下下来了。当然(因为我在看现场)因为镜头上已经有雨点了,央视的处理(就是)马上把近焦变成长焦距。这样就看不出下雨了。但是后来社交媒体上了很多、有参与者用手机录下了各种雨的(画面),所以我觉得,整个有点“落花流水春去也”的感觉。这也是天公不作美。另外,最后一个,我觉得还可以感觉到,在这里边中共其他的领导人、就像我刚才讲的,都穿着西装,对着习近平这么一个唯一的鲜花、全部是由其他的绿叶来扶,所以可以看到大家的面部表情其实是各怀心胎。到底中国会怎么走?他们各人自己的命运会怎么样?从习近平的面部表情,你可以感觉到,他从过去几次从阅兵、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的庆典、到今天,他其实越来越焦头烂额。所以我觉得这些都可以解读出许多的有意思的信息。

法广: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天安门发表讲话,特别强调“警惕外来势力影响”,您从此一表态中解读到了什么? 夏明:这里边很荒谬就在于:因为习近平穿着毛式服装,当他被所有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所围绕的时候,当他要警惕外来势力,我真的不知道谁是外来势力?是不是他周边都已经布满了地雷阵?都是外来势力?另外,我们都知道,中共的整个政治学说、共产主义学说,都是从马克思、恩格斯这些大胡子这儿来的,也是从列宁和斯大林这种山羊胡子和小胡子那边来的。所以当他要说这个“外来势力”,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来势力扶持的一个结果,就是第三国际扶持的结果。所以我觉得,当中共说要警惕外来势力、忘掉了共产主义运动的根本的国际主义,忘掉了它所谓的西来的学说-共产主义、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等等,那我觉得你可以看到,就是这种历史虚无主义、或者说习近平陷入到了一种自身的历史的这种矛盾,这是非常荒谬的。当然他今天不断地、高调地提“外来主义”,他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当然他是在煽情,在强化中国人在经历了40年的经济成长以后、自然产发出的某一种自豪感。所以他想把这种自豪感变成他的政治的动力,变成他政权的合法性的滋养的养料和他政权的基础。所以我想,当他把中国共产党执政描述成“受到外来势力的这种威胁”,就很像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面讲到的,无论是大洋国、还是东亚国、欧亚国这些,他们都不断地在宣扬了外来的势力,战争会摧毁我们。那你也可以看到,也像《饥饿游戏》里面的独裁的领导人斯诺总统,他不断地强调:我们有过去的历史的势力或者外来的势力,不断地会对我们的政权形成威胁。所以我觉得他是制造出一种紧张局势,让他的民众在一种恐惧和恐吓中,形成一种天然的、对强人的一种拥抱心理。这是他的一个基本的出发点。另外,我觉得他还想做的,也就是把中国跟西方国家进行某一种对立。因为在历史上-当然西方国家有殖民主义阶段、有帝国主义阶段,但是西方国家标志着、代表着普世价值,不断地在推进民主自由在全世界的扩展。所以中共把西方国家、尤其把自由民主的这些势力,描绘成一种继续要复辟过去的殖民主义、或者帝国主义要把中国继续打压进过去的百年屈辱之中,所以他强调这种“警惕外来势力”,那我觉得也是制造出一种吓人的这么一个怪物,这个怪物其实是他自己制造的。实际上,现在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中国有兴趣,要把它给占领、要把它给殖民。所以你可以想象,就像美国已经撤出阿富汗,说:我们没有兴趣在那里进行国家建设。所以我相信,对于中国这么一个大的国家,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真的有兴趣对中国进行国家建设。而中国的任何的发展或者民主化,当然都是中国人自己内部的选择。而中国其实内部有很多的势力是要求推动民主的,我们可以看到,最近中共也处理了很多人,无论是党、政、军、学、普通的老百姓,他现在说“警惕外来势力”无非就是用“外来势力”、用这种汉奸的大帽子扣在中国本土追求民主自由、推动中国民主化和市场化、给这些人扣上一顶大帽子。所以我觉得他的一个根本做法,还是把中国变得越来越封闭。他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这就是一个紫禁城,中国就变成一个紫禁城,他望着长城,中国继续在构建新的长城,把中国人锁在一个封闭的状态中。

法广:本次庆典活动可谓声势浩大,热闹非凡。北京希望通过高调的庆祝来传递怎样的信息?

夏明:对,你可以看到这个庆典当然就是一个做戏,这个做戏是中共自编、自导、自演、也是自我观赏的一场政治大戏。尤其在新冠状疫情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失,在中国还有反反复复,而且也有印度变异登陆的情况下。所以当他举行这么大的集会、非常大的庆典,他要传达怎样的信息?我觉得无非就是说,对中国的老百姓,他要传达的一个信息就是:你看我们很强大,我们非常的成功,我们有这么多的人在声势浩大地庆祝。所以我觉得,首先是一种震慑的力量,让中国老百姓对这个执政党只有一种敬畏,是一种恐惧,基本上在大的执政党下面感觉到自己的卑微、渺小。他是用一种他的这种庞大、强大、强势、先声夺人,让任何对他的执政有怀疑、或者对他的体系有异议的人产生一种恐惧。我觉得另外呢,其实这是一个分赃会。因为中国共产党,它在庆祝它的百年,那你可以看到,全世界有几十家不同的共产党,在发达国家也有。在政党的层面上,有千千万万的各种政党。有的也存在了一、二百年。但是,中国共产党作为现在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执政党,而且也是最大的一个列宁主义封闭的政党,它其实是缺乏政党的最基本的特征的。因为政党的基本特征,就是跟选举连在一起。政党,就是有相同理念的人聚合在一起,通过选举来获得政权,然后来推动自己的政策,来推动自己的意识形态。中共它其实就是把选举给完全废除以后,而且它也不允许有其他任何人能够通过有共同的意识形态、共同的利益、能够组合成社团,能够组合成政党来跟它挑战。所以中国的共产党其实就丧失了它的政党的根本特征,它其实就是一个暴力团,也就是说,它以它的暴力获得革命胜利、永久执政。没有任何的通过政党的竞争、或者是竞选、对它的执政地位进行重新的刷新,或者重新的认证。那你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其实也向大家展示:我们打天下、我们夺天下、我们现在分赃,你想加入我们一部分吗?这点是非常清楚的,因为我觉得习近平在整个讲话中,提到了-我觉得非常具有讽刺意义-,他就说:我们共产党要守住江山、要把江山给坐牢、要把江山给控制住。然后他又说: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也就是说,他要打下人民、要控制住人民、要把人民给守牢。所以你可以看到,他的整个庆典、他的党、国、军、最后就是所谓的人民,这四个东西放在一起,其实我觉得人民呢,就变成了他的这个江山,人民就成了他要征服、要夺取、要守住的对象。这种信息其实你仔细阅读,我觉得对中国人民来说是非常可怕的。

最后一个,我觉得,北京想传另外一个信息就说:我们现在已经存在了100年,我们还要继续存在下去,还会有下面一个100年。他主要是想向国内的民众、甚至向全世界展示就是:我们还会存在下去,而且我们会变得更好。所以他就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对所谓的世界其他“外来势力”的一个警告。他也就说:我们中国人、我们是对任何的对我们要指手画脚、要做教师爷的这种“颐使气指”,我们是不会接受的。我们有这种血肉筑成的长城,可以捍卫等等。这些东西,其实也就是用一种暴力团习惯用的一种恐怖主义的方式。我觉得对其他的世界民主国家进行某一种威慑,和某种敲诈。所以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其他的国家对他的整个政治治理不要说三道四。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经常看到一个强奸犯,当他在实施犯罪的时候,他是不许别人对他进行评论的。他也对其他人对他干预,他认为这是不关你的事的。所以我觉得传递的信息也就是:叫全世界人不管我对中国人民怎么样,你们都没有办法来干预,因为这不是你们的事,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直接在挑战全国的老百姓、它的利益也在挑战全世界。也就是习近平所宣扬的人类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地球村,还有一个基本的价值观,还有执政的一个基本的理念,比如说政治责任、比如说法制、比如说自由、比如说政治透明,等等。北京都是想挑战这些基本的价值观。

法广:“七一”百年庆典活动中颇为引人注目的是:大批年轻力量的参与,其中含有怎样的政治意义?

夏明:是,我们看到这些张张欢快的笑脸,也非常单纯、也非常清纯,也可以说,在中国社会中是没有经过太多的苦难的这些笑脸。当然我觉得,他这种设计本身、尤其是许多女孩子,我相信是经过精心挑选、经过精心的培训,而且他们每个人的耳朵都塞上耳麦。那你可以看到:这种导演、这种摆控、这种整齐划一,都是非常刻意的在进行编排的。到底要表达怎么样的政治含义?我觉得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含义,其实就是从毛泽东走到习近平。因为毛泽东他是习惯于用那些简单的、那些还未成年的、那些具有冲动的人,成为他的红卫兵。其实这批人就是习近平的红卫兵。所以他用通过年轻人的方式、通过年轻人来捍卫他、能跟随他。那我觉得这是他一个模仿毛的文革的红卫兵、红小兵的根本的一个做法。第二,习近平不断地给他们传送,就是一种要存续这种红色基因、红色血脉。我们都知道,毛泽东他没有亲人可以接班;习近平也没有儿子可以来接班。所以他们要搞成金日成一样的金家王朝、一代父子相传,好像比较困难。但是他们作为中国共产党这么一个集体的一个寡头统治,就像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面讲,让它就有一种类似于中世纪天主教教会的一种精神继承。所以它可以把它的红色基因传递给下面的人。所以我觉得他的一个基本的信息,是要培养很多的共产主义、或者习近平思想的接班人,他们要传递这种红色基因。


那我觉得另外一个重要的意义就在于,他把中国目前已经非常固化的一种社会结构,让许多中国人已经认识到: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生命的处境。所以就出现了躺平主义。但是,习近平现在给大家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说:我们这个精英层还是开放的,还是流通的。其实当然这里边集会的这些年轻人,基本上都是精英的家庭的,不管是大精英还是小精英。首先在北京被选拔去了就是精英了。所以他还是要打造一种他的精英层的开放性,给年轻人一种召唤:如果你是精英的一部分,那就继续努力保住这个政权;如果对于千千万万、上亿的观众来看的这个大的庆典,那么也就是说,给你们一种期盼:你如果拥抱这个党、为这个党卖命的话、卖力的话,可能你也会成为这个精英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他的这个意义还是非常清楚的。

最后一点,他也是希望中国的共产党在散发所谓的青春活力,所以他说“百年老党”,但是还是“青春焕发”。所以他是用这个青春的力量来彰显他这个党还是富有青春的力量。其实你如果仔仔细细看他的整个编排、他的风格、他的格调、他的审美情趣-这种法西斯的审美情趣,那么,人们其实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吗?这是亚洲历史上出现第一个共和国的这么一个国度吗?所以人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共和国、不是亚洲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共和国,相反人们看到一个西朝鲜。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