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李克强只是去帮习近平担责背锅? 

——从“武汉病毒”到“赤纳粹病毒”(三)


(作者为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















李克强亲临武汉疫区



灾难发生了,而中共面对灾难的决策和领导机制暴露出了常见的无能,这也预示着如果冠状型病毒传播最早可能是一个事故,但一个事故演变成一个全市、全省、全国、全球性公共安全危机,就是人造党造的人祸政疴了。


首先看一看1月25日农历正月初一中共成立的“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我们都知道,在“胡-温时代”,胡锦涛有”甩手掌柜”之称,那个时代也叫”九龙治水”。政府事务还基本由总理温家宝负责,所以“汶川大地震”时期,温家宝出频率很高,也因此获得“影帝”头衔。


习近平在2012-13年全面接班后,一手策划了一场“宪法政变”,把传统的党领导下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总理负责制”转变为习近平的超级国家元首制,”核心”/”一尊”/”人民领袖”多个头衔完成了党-国-军一体化和习近平一元化领导体制。一方面,习近平高调谈论“治国理政”、“治理国家现代化”,另一方面他又实践“小组治国”,一手包揽了一打以上组长头衔,例如,“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外事/国安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等等。习近平的亲信栗战书担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汪洋担任“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组长”;王沪宁也担任“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组长”;赵乐际也有个“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唯有位居党内权力地位第二位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只分得几个“副组长”职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副组长”。

在这样的权力格局中,只有习近平一人“是男儿”,他在每一个婚礼中都想做新娘,在每一个葬礼上都想是躺在棺木中的尸体。但在国难当头之际,习近平却谦虚了一回,不进冠状华盖了,李克强被推举担任了“中央应对新型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到了生死关头,习近平竟无一刻像男儿! 这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关键在于:李克强任疫情防御领导小组组长,既无军权,又无国务院关键部门部长(例如卫健委,应急部,财政部,科学院等)进入核心,还有两位负责意识形态宣传的王沪宁、中宣部部长黄坤明等掣肘。


如果说这是一个最高决策领导小组,我们都知道现在的疫情可能需要调动军队帮助,甚至需要像美国总统欧巴马在2014年派出防化部队去西非帮助遏制埃博拉病毒。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温家宝总理苦于无法调动部队而摔电话。今天连武警都已不在总理控制之下,而李克强总理负责的疫情应对小组没有一位军方背景的领导,不能不让人怀疑该小组调配人员、资源的能力和权威。那人们自然会问,李克强是否只是去帮习近平担责背锅?


就成立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官方的媒体是这样报道的:“习近平指出,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加快蔓延的严重形势,必须加强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深刻认识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加强统一领导,统一指挥,坚定不移把党中央各项决策部署落到实处。贯彻落实情况要及时向党中央报告。”


三天后,习近平在接见来到北京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时表示,针对当前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这又向外界透露了在这项工作上,习近平才真正是“垂帘听政”的太上皇,不过领导小组的设计让他有权无责。


到此,王沪宁和黄坤明的角色就很明确了:“加强舆情管控,打击造谣传谣。”这个小组的一个重要工作中心是要加强对媒体、自媒体和言论的控制,通过大规模运动、宣传动员洗脑、伪造假信息假数据,再次把丧事办成喜事,把火葬场的尸体激活成婚礼庆典的新娘。所以,我们在外部马上感到对媒体的收紧、海外社交媒体五毛水军的数量激增和他们无耻度的强化。

(未完待续)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