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新冷战早已开始



作者:流芳 48 分钟


美国民主党总统拜登入主白宫以来,其对外政策愈加明确。在中美关系问题上,履行了延续前任总统特朗普强硬对华立场的承诺,为了应对美国“最严肃对手”的专制主义威胁,美国与英国和澳大利亚结成安全同盟,宣布成立“三边安全合作倡议(AUKUS),不惜牺牲盟国-法国的利益,向澳大利亚输出核潜艇技术”,引发了美法之间的一场外交危机。

9月21日,美国总统在联合国代表大会上发表其上任以来的首次联大讲话,强调“不寻求新冷战”;随后又于9月24日在白宫主持了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峰会,聚焦印太区域安全与台湾等话题, 尽管与会各方没有在公开评论中提及中国,但会议关切的焦点瞄向中国可谓不言而喻。如何评判拜登总统的外交政策?美国加强在印太区域的合作表明了什么?美国联手英、澳、日、印等盟国最终能否成功地抗衡中国?对此,我们连线到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

法广:首先,请您就拜登政府决定向澳大利亚输出核潜艇技术,从而损害盟友-法国利益的事件谈谈您的看法。

夏明:首先,我们看到美国跟英国跟澳大利亚建立三国的战略联盟-当然还有“四国联盟”和“五眼联盟”-是整个大的格局中新的一个升华的一个联合。从战略的整体利益来说,从全球的和平和防堵中共在全球试图获得霸权地位来说,当然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步骤。因为毕竟整个全球的核心利益是在往亚太地区转移,尤其是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澳大利亚跟英国和美国的合作,当然是一个重大的步骤。对中国来说,应该说是一个不利的消息。当然在整个过程中,有一些粗燥。作为美国来说,尤其是拜登总统,他在第一年的执政期里边,当然在处理盟国的关系上,尤其是把他的整个外交政策建立在西方国家盟国利益上的,这点非常重要,他必须要照顾盟国的利益。而在这里面,法国因为是在欧盟里边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我们都知道,在英国脱欧以后,欧盟的外交政策跟英国的外交政策还是有些区别。而默克尔总理现在已经离任。德国已经进行了新的大选,所以对马克龙总统来说,因为他还有半年,也要竞选连任。如果马克龙总统能够竞选连任的话,对他来说,他在欧盟的领袖地位就会加强。所以我觉得,当然就会对马克龙总统来说,对法国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因此我觉得马克龙总统的不满,也是有他的原因的。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理解的是:在美国的战略利益中,现在美国的大的格局,是在从欧亚大陆基本在开始撤走,包括从阿富汗的撤军来看。川普总统撤出了伊拉克,拜登总统撤出了阿富汗。

美国现在基本上更多的依赖的是海洋战略。如果你看看世界地图、这个世界格局的话,美国的海洋战略形成了一个海洋圈,从欧盟到英国、到北美,再回到东北亚,日本、韩国往台湾,那边有四国联盟,就是有澳大利亚,还有印度这样边过去,然后还有东盟,再从印度洋再进入到美国传统的盟国,像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然后再回到以色列。那你可以看到,这个大的海洋包围圈,其实把以上海合作组织为核心的欧亚大陆的专制体制给包围起来了。所以美国的战略显然更多的是依赖海洋的战略。而且如果要跟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的话,更多是会在海洋上进行军事冲突。所以我觉得美国这样大的调整,其实是一个战略的大的调整。 当然,因为法国跟美国的关系从来就没有超过英国和美国的关系。英国人老是说:我们血浓于水。而法国很不幸。我因为在中国作为研究,主要是集中(研究)法国。在整个学术界对法国有两个说法,一个是:法国人认为,我们法国是欧洲的中国。就叫CN (Central Nation) in Europe,法国是欧洲的中国。这是法国前文化部长佩雷菲特说的。所以法国当然有一种非常像中央王国的自傲情绪,当然会对美国损害它的利益会反应很强烈。另外一个就是说,在整个学术界就说,法国是一个脾气比较任性的一个孩子。所以你可以看到,法国本身在二战中,跟美国和英国的关系就不如英美温斯顿-丘吉尔跟罗斯福或杜鲁门总统这个关系,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这种亲疏的这些差异,引起法国的反弹,我觉得就能够理解了。

法广:法国历来都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并在欧盟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美国却毅然不顾法国利益,向澳大利亚输出核潜艇技术,从而在大西洋两个重要盟友之间制造了战略裂痕,抹去了美国重返大西洋联盟带来的喜悦。这种裂痕能否在短期内得到修补?美国的所为将在大西洋两岸的战略关系中产生怎样的影响?

夏明:美国当然是以大西洋为非常重要的战略核心,可以看到美国现在(推行)两洋战略:一个是大西洋战略,一个是太平洋战略。而且太平洋把印度洋也连在一起,就是印太战略。所以对欧洲所有的国家来说,他们会感觉到,美国把很多重心转移到印太战略,当然对大西洋联盟来说是有某种失落。所以可以看到,大西洋联盟这些国家也在进行某些调整。这就是为什么,最近英国也在进入印太联盟,也可以看到,德国的海军、法国的海军也都在印太地区参与了跟美国海军的演习等等。其中确实显现了一些重大的调整。当然,美国也非常清楚的知道,法国在整个欧盟中的影响-就像我刚才讲到,尤其是默克尔走了以后-形成一个领导的新的机会,马克龙总统可能成为未来引领欧盟的另外一个重要的政治家,所以作为拜登,当然非常珍惜跟法国的关系,因此你可以看到,拜登承诺,十月份会跟马克龙见面,给马克龙很多的安抚。我相信,这里边一定有很多的让步,美国一定会在未来的各种发展中,会把法国引到美国现在的各种联盟中去。但是法国因为有自己的利益,因为法国毕竟跟中国的关系没那么紧张,而且法国在对中美之间的关系中,尽量试图像德国一样保持一种更中立、更平衡的立场,而现在,澳大利亚跟加拿大在抗华的过程中,扮演了中等国家的这么一个模范的、先锋的角色,所以这里边确实对美国来说,对法国到底是拉得更紧?是对法国施加更大的压力?还是影响法国的战略的空间?对美国来说,其实跟美国跟的太紧,有时对法国来说可能还会付出某种代价。所以我觉得,这种有讨价还价的一种关系,恐怕对法国的长期发展来说,未必不是一种好事。而且如果法国能够经营好欧盟的话,对法国的战略利益来说是会非常重要。

另外我想指出一点,其实,这次澳英美的三国联盟,其实有更多的推动力来自于英国和澳大利亚,就像我刚才讲的,英国意识到全球重心的转移,而且英国当然是跟香港发生的变化和中国的5G技术在英国的入侵都是有关系的,让英国意识到亚太的重要性。所以,英国当然是要在亚太保护它的利益。

同样你可以看到,澳大利亚-我刚才讲到-在过去的几年中,澳大利亚跟中国不断地出现贸易摩擦,中国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小国,你敢挑战我的话我就要惩罚你,而中国在胡锦涛时期就把澳大利亚规划到它认为它的战略的边缘地带,澳大利亚是前沿。而且中国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就提出:什么澳大利亚首先是由郑和已经发现,所以要改变整个盎格鲁萨克逊的殖民的澳大利亚的整个历史,因此对澳大利亚来说,当然他们是非常紧张。这种中国的崛起给澳大利亚带来的压力,让澳大利亚必须寻求更多的安全保护。而跟法国签订的核潜艇协议,是法国供应的柴油驱动的潜艇;而美国是可以跟英国分享的、是核动力的驱动力潜艇。美国核动力的潜艇在全世界是最具优势的,而美国只给英国进行过分享。现在澳大利亚利用这个机会,能够与英国并列、分享到美国最先进的核潜艇技术。当然,澳大利亚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之窗不能放过,因为如果没有拜登强调的战略的同盟的重要性的话,澳大利亚恐怕永远得不到核潜艇的战略技术转移。所以澳大利亚当然会抓住这个机会,赶快更新它的整个潜艇部队,因为对它来说,面对中国,它有更重要的需要。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就像我刚才讲的在二战,-在二战跟美国并肩作战的,在欧洲战场是英国;在亚洲战场去进攻日本的、太平洋战争的是澳大利亚。所以今天也可以看到,澳大利亚有美国的几千驻军在达尔文港。所以澳英美它们的特殊的关系,不是只是现在的一种特殊关系,其实在过去一个世纪,这三个国家都是站在一起,兄弟打仗,要靠英语世界,他们的兄弟兵血溶于水,这点是不可忽略的。

法广:拜登总统在联大会议讲话中强调“不寻求新冷战”,然而,美国联合英国和澳大利亚宣布成立“三边安全合作倡议”,这种做法本身难道不意味着美中对抗新冷战的开始吗?

夏明:我认为世界上已经进入到新冷战了,也就是所谓的“冷战一”和“冷战二”,现在我们进入到“冷战二”。当然对这个议题有很多争议,因为有很多人在挑战这个议题,认为:新冷战还没有爆发,或者我们可以阻止新冷战的爆发。尤其你可以看到,最近华尔街有个代表团在北京游说,试图修补关系。但是最近,中美共治的发明人"Chimerica",这个词的发明人尼尔-佛格森,他就说:2007年,我发明了中美战略的蜜月的共治,我要告诉你们,今天这个中美的共治几乎已经死亡了。这个死亡,一个是由 2008年美国制造的金融风暴,给它捅了一刀;另外一个,就是由2019年中国制造的新冠疫情,再给它捅了一刀。所以中美的关系就已经出现脱节了,这是他的一个最根本的估计。但是就是这种新冷战的进入,许多人是清醒的,就像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现在有一个战略的共识,认为:要遏制中国,是它们的共识,是唯一的共识。这两个党什么事情都达不成协议,连国内的基础建设,拨款都达不成协议。但是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它们是高度的一致。同样,美国的国民,现在80%对中国都是负面的看法,也是高度的一致。但是华尔街还抱有天真的幻想,就在过去一年,华尔街进入中国的资本结果反而在增加,这就可以看到,美国现在最糊涂的就是华尔街。因为华尔街不理解这种新冷战的逻辑。其实不是中国政府意识不到,你如果跟全球搞这种脱节,或者跟美国对抗、或者跟西方对抗,对你的经济发展是不利的。就像今天中国在出现很多的经济问题,都是跟西方脱节对抗造成的。但是因为习近平他有他权力的逻辑,因为习近平,毕竟现在成了一个新的专制的领导人,想做终身皇帝,所以为了他的权力,在打压高科技、打压民营企业、对抗美国、惩罚澳大利亚,都是为了它自己内部的党的独裁的权力逻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新冷战早已经开始。而且习近平也说:我们建的这个新的长城、用血与肉组成的新的长城,对任何国家(当让他主要指的是美国),我们会让他打个“稀巴烂”或者“有去无回”等等。其实习近平说的话已经是新冷战了。而且中共的外交已经把美日的轴心做成中国最大的敌人。你可以看到,中国的整个的宣传已经把美国和西方作为一种敌人、作为一种威胁,不断地对老百姓煽情。所以如果现在还否定新冷战的话,那我觉得真是认知上出现了问题。

法广:美国向澳大利亚输出核潜艇技术的决定也引发了中国的强烈不满。您如何展望美国联手英国以及印太地区盟国的做法将带来的前景?

夏明:对,这里面当然对中国要在太平洋、尤其在西太平洋建立自己的霸权,是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战略障碍。因为不仅有澳英美的联盟,还有“四国联盟”和“美日轴心”。所有这些对中国来说,都是一环扣一环对它进行某一种遏制的。中国当然会强烈的不满,而且中国也会千方百计地去搅局,当然也就会利用包括法国或者欧盟跟英国和美国的一些政策的差异,去挑拨离间;或者中国又会重复它的用贸易的好处来分裂西方。但是现在中国这方面的好处、利好是在越来越减少。所以中国要“撒钱外交”、这种商贾长袖善舞的外交利诱现在会越来越困难。另外也可以看到,中国今天激发的澳英美的联盟,其实是中国自己营造的。因为它的战狼外交让澳大利亚认识到它的威胁,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在国民生产总值也都在10位左右的国家(有时候会排在前10位比俄国高,但是今天我们看到至少排在前15位的国家,大概13位)其实澳大利亚是一个中等国家的发达国家,它的影响是会越来越大。但是中国对澳大利亚动辄就是要惩罚。要禁澳大利亚的农产品、抵制澳大利亚的旅游、禁止买澳大利亚的红酒,最后又禁止买澳大利亚的煤炭和铁矿石。。。所以你看到中国政府老是说,澳大利亚会被吓尿,但是我今天看到中国的电荒,也就是煤炭供应不足的结果。而煤炭在过去一年上涨了100%以上。中国现在是没有煤炭供应。现在要紧急的、要不惜一切代价要去采购煤炭,所以就可以看到,这个战狼外交,其实又是中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所以我真的认为:中国对国际政治经济战略失误的误判,当然会让中国短期内来看,会面临着一个漫长的冬天。这个漫长的冬天,当然是冷战投下的阴影。当然,还有今天中国的经济冷却,包括电荒带来的中国经济出现的困境。所以我认为,总的来说,对中国来说,前景我不看好。 但是我认为,美国的海洋的战略联盟对欧亚大陆的专制地区的遏制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夏明:新冷战早已开始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