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国际制裁对俄、中两国均有重大冲击,关乎长期战略格局



作者:流芳 33 分钟


乌克兰的危机局势急转直下。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突然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亲俄势力控制区“独立”地位、派出军队进入顿涅斯卡和卢甘斯克,以担负“维和职责”后,又在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期间,宣布在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24日凌晨,普京宣布:在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展开“特别军事行动”后,俄罗斯军队从各个方向入侵乌克兰,炸毁该国数十处军事设施,导致乌克兰士兵40多人阵亡。乌克兰随即宣布与俄罗斯断交。基辅市内一片恐慌。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行动反响强烈,一致谴责俄罗斯侵犯乌克兰主权、破坏国际法,同时也出台了相应的制裁措施。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就俄乌局势相关的话题谈谈他的看法。

广告 法广:俄罗斯总统普京不顾国际社会压力,对乌克兰采取了一系列的军事行动。您如何看待当前的这场危机局势?

夏明:是,对俄罗斯的这种行动,我觉得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渊源。因为俄国人从莫斯科公国以来,有这么几百年的扩张历史。基辛格在《论中国》这本书里讲到:俄国人只要有机会就不会忘记攫取每一寸土地。俄国地处欧亚大陆中心,这和地缘处境有关,它不断地往东西、往欧洲、亚洲进行扩张。但是俄罗斯扩张,我们放在历史长河来看,基本上它占了很多土地,尤其从中国夺了很多土地,但是总的来说,它失败的记录是很长的。所以今天英国国防部长就说:70年前我们在克里米亚战争把俄国打败了,现在要打的话,我们还可以把它打败。所以你看,不仅英国把俄国打败过,日本在1905年的战争中,也把俄国打败过。在一战中,俄国被德国也打败了,最后俄国革命退出一战。在阿富汗,苏联也是失败的纪录。在跟美国的冷战较量中,苏联也失败了。当然在跟美国的较量、在古巴导弹危机中,苏联其实也示弱了。甚至对中国来说,在1969年的珍宝岛之战,中国也说“我们教训了一下社会帝国主义”。所以我觉得俄国它有各种扩张的内在的冲动,但是它的很多冲突就有一种冒险的行为、有一种机会主义的行为,所以它失败的机会也很高。

今天普京其实也是在进行一种地缘主义、机会主义的冒险行为。为什么他要这样去做?其中有很重要的因素在于:1991年苏联崩溃以后,俄国的大国地位急剧丧失,国内的反对派-甚至今天我们也知道纳瓦尔尼被普京下毒、试图把他谋害,后来再把他给关进监狱里边-俄国国内的反对派也都增长的非常强劲。所以对普京来说,他面对的在全球、尤其对西方给他的孤立,他面对西方不断地扩张,因为到底乌克兰要不要加入到北约里面,对俄国来说,当然就感觉到非常的不安全。尤其是他担心像乌克兰、普京也讲:乌克兰搞选举的舞弊,把一个亲俄的政权变成一个亲西方的政权。他其实内心还是非常的恐惧、西方国家不断推动的颜色革命对他带来的困扰,尤其这种深层的政权的担忧。因为他任职已经20多年,所以普京他今天看到:因为有新冠疫情带来的世界混乱,尤其是美国,也有各种西方国家引导的变革在西欧,美国也出现了一些军事上的调整,尤其是从阿富汗撤走以后,反映出美国不想再马上加入到另外一场地面战争,美国军队不想再卷入。这些让普京认为:他现在有机会。普京想利用当下这种混乱、想冒险夺回在整个冷战失败中苏联失去的势力范围。所以我觉得他恐怕是想借此机会,重整俄国所谓的大国地位,其实目的还是要强化他自己的专制统治。

法广:针对普京的做法,许多国家宣布了制裁措施,还有一些措施可能会继续出台。实际上,这些措施对俄罗斯的作用似乎并不明显,相反,可能会引发对全球经济的严重影响,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夏明:对,刚才我讲到地缘,俄罗斯在欧亚大陆横跨,跟它任何的动作、尤其是对乌克兰的入侵,对美国当然是有影响。但它更直接的影响西欧和东欧,同时也影响到日本,其实也影响到中国,而且对中国的影响,负面的因素恐怕还大于正面的因素,尤其从长远来看。所以对全球来说,对俄国的这种做法,甚至联合国总体的辩论,对俄国的做法,当然是把它给看成一种扩张、一种侵略、一种破坏和平、一种违反联合国宪章的行为。甚至用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的口吻来看,也是“一个国家的领土、主权、完整不应该受到侵犯”。所以当然全球的反应是非常的强烈。西方国家的制裁,不仅是美国跟西欧国家,现在日本也加入了,澳大利亚、北约国家都加入了,台湾也加入了。台湾其实在俄国还是有非常多的影响。所以我认为这种制裁对俄国的影响其实是会有非常重大的、长远的杀伤力的。

当然,因为普京做了很多准备,他知道西方国家不断地在对他进行打压,而且西方国家对他的制裁、从奥巴马总统那个时期开始,到特朗普总统期间也都没有变化,拜登继续在这样做。所以普京做了某些应对,包括更多的储存他的外汇储备。另外更多的向中国靠拢、跟中国抱团等等,使得他有一个缓冲。尤其普京还有一个做法,就是只要任何受到制裁的、他的这些寡头集团、或者是寡头集团控制企业、或者是银行,他都会形成一个补贴的效应,就说:如果制裁你受到损失,国库里面就会进行补贴来给你。这样就使得我们所说的、普京的寡头集团在制裁过程中受到直接的打击,有一定的缓冲。但是我们不要低估了:当西方国家对普京和对普京的统治集团进行全面的金融制裁, 让普京和他的这些寡头的伙伴付出代价会非常高。另外,德国已经响应把天然气管道的计划也已经停止。其他的欧洲国家联合在一起的话,不仅对俄国这些市场进出口、还有技术等各种进行制裁,从长远来看,对俄国(打击)会是非常大的。其实俄国的经济当量很小,整个俄国的国家财政收入不如一个沃尔玛公司。俄国的整个经济体量比澳大利亚还小,当西方国家团结在一起,对俄国进行修理的时候,尤其是尽管有新冠疫情,西方国家也在反思它的生产链上的重组,那我觉得这么大的格局,其实决定了下一场经济复苏、或者是全球化再一轮启动,谁输、谁赢的关键。从长远来看,俄国应该说就像前面的冷战一样,像苏联一样被抛进新冷战。所以从长远来看,对俄国产生的影响是凶多吉少,而且这种长期的压力对俄国的政治因此会产生新的动力。所以我觉得对俄国的政治变化,恐怕还会有更多的变数。当然西方国家现在面临着新冠疫情、面临这么多的危机。对西方领导人来说,他们就说许多大危机就一起来应对吧,可能这样反而会使得西方国家在目前的情况下更多的团结。

法广:根据目前的局势看,一场战争似已打响,这场战争将引发怎样的地缘政治变化?您如何分析美国的作用?

夏明:我们看到2月24号星期四早晨,普京已经发表了讲话。他说,现在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已经开始。他说,他的特别行动的目标,不是要占领乌克兰,而是要使乌克兰非军事化。我们也看到了报导,不仅有爆炸,而且已经开始使用导弹。尽管普京认为他并不想把这个战争变得特别大,让他不可收场。他认为这是一个特殊的行动,尤其是支持两个所谓的独立国家,因为他操控了在乌克兰境内的两个城市,以俄国人-大概占了70%左右这个比例-所以成立了两个新的独立国家-顿涅斯卡和卢甘斯克-,现在普京就成立了这两个独立的国家,然后以“维和”的方式进去。他做的这一切跟二战的时候-当时希特勒在苏台德地区、用捷克的苏台德地区的德国人的地位来说事,最后把苏台德地区给兼并了,最后引发二战-其实有非常相似的地方。所以这种战争一旦开始,西方国家就反映的非常强烈。所以我认为:到底未来的结局会怎样走?包括整个过程会怎么样走?就变得难以预料。因为毕竟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伤害最大的一次战争,时间进行的这么长,最后也都是由很多小事、许多国家没有预料到的方式发生的。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战争一旦开始,确实要做好最坏的一种准备。


对美国来说,美国在这场战争中,它现在起的作用是什么?当然,这与美国跟北约不断地扩张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知道,“北约”是跟“华约”是两个对峙的军事组织,刚才我也讲到,自从苏联崩溃以后,华约就解散了。华沙条约组织解散以后,对北约来说,其实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因为它没有一个军事集团对西方国家形成直接的冲突或者威胁。但是美国显然没有把北约解散,而且美国在把北约的使命不断地进行重组、或者调整、或者更新。这样就把前苏联、或者前东欧的共产党国家许多就纳入到了北约体系,形成了一个集体的安全协议、军事同盟。当然这对俄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忧虑。这里边俄国跟乌克兰、跟西方的冲突,当然就有长久的、尤其是冷战以后的根源。我刚刚讲到,美国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以后,美国现在说得很清楚:我们没有意愿马上就再卷入到一场新的战争。也就是说,美国不会进入到乌克兰去参加这个战争,而且乌克兰也不是北约的一个军事同盟国。所以美国在加强北约的安全、同时给乌克兰提供这种武器和技术及情报各方面的支持,美国当然会非常关心这场战争,希望这场战争不要让俄罗斯得逞。因为如果俄罗斯全面地得逞的话,乌克兰不堪一击、就完全被失去了的话,就像普京讲的“让乌克兰非军事化”,乌克兰就变成一个中立国、成为俄国的附庸的话,那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在西方盟国的领导地位和他的利益、他的信誉都会受到损伤。所以作为美国总统拜登,他在美国的政治中,尤其是在跟美国总统川普的不断的辩论中,川普借此发难说:拜登就是一个弱势总统,就是会让美国不断地失败、受到外国的欺负。所以对美国来说,对于拜登来说,他如何处理这场战争?如何让美国的利益不受伤害?如何让美国的盟国对美国有信心?那我觉得都是会让美国付出非常多的努力。

法广:面对这场危机,中国采取怎样的立场?俄乌的危机局面将对中国产生怎样的影响?

夏明:中国,你可以看到,在这场危机中有一个非常尴尬的处境。因为人们就要问:是俄国跟中国结盟了吗?中国真的支持俄国吗?我们看到冬奥会上面有一个边场重大发展,就是普京到了中国、跟习近平进行会谈、签署中俄联合公报。这个联合声明给西方的一个信息就是:好,中俄结盟。中俄结盟的话,如果今天俄国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的话,当然西方国家就会以为这是中俄联手的一个行动。所以人们对中国是不是要对台湾采取联手行动,当然就有很大的担忧。其实我们如果在里面看,还有一种思维可以考虑,就是说:其实中俄有一种半结盟,但是中俄说得很清楚:他们都不会军事结盟国家,他们有这么一个伙伴关系,是在背靠背档箭,这是肯定的。但是里面是不是有“普京在算计习近平”?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普京他是一个非常懂战略、也懂历史的领导人。他也很清楚,1958年毛泽东算计了赫鲁晓夫,毛泽东跟赫鲁晓夫见面以后,也没有给赫鲁晓夫通报他要炮轰台湾金门。但是赫鲁晓夫一回到莫斯科、三个星期以后,中国就开始炮轰台湾金门,就让美国觉得赫鲁晓夫是支持毛泽东的,中苏是在合谋搞美国、或者搞台湾。那么1979年,邓小平访问美国、跟卡特谈中美建交。回来以后,邓小平就开始掀起了所谓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这样的话,苏联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美国跟中国又在合谋、在算计苏联。所以你可以看到,其实我并不认为普京在冬奥会上给习近平说:我要打乌克兰,你要支持我。我相信其实普京是在利用这个给外界造成的形象,说:你看,我们中俄站在一起,我们签订了联合声明,好像结盟了。这样的话给西方的印象。其实我觉得恐怕习近平,这次是被耍了,他其实有一种苦衷、是有苦难说。这恐怕也是普京用的权术、用的外交,对中国两次耍俄国、或者苏联的一种报复。

其实俄国对中国的威胁会更大。因为我们也知道,人们说,中国会利用这个机会收复台湾。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是说:中国是不是要收复过去失去的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收复海参崴?这些恐怕更重要。另外,中俄长久的这个关系、就地缘政治,中国是有《三国演义》里面,是有“远交近攻”,俄国就在中国的旁边,是两个国家,他们的战略冲突会更大。而且我们可以看到,美国跟俄国在意识形态上其实更近。跟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共产党国家,反而其实更远。所以俄美关系修复的可能性、尤其是如果出现政权的再度变更,其实修复关系的可能性更大;对中国其实反而会变得更孤单。同时西方国家对俄国的经济制裁-刚才我讲到-可能对俄国产生的作用不会那么大,但是,你如果知道中国是作为第二大的经济实体,如果我们知道在对北朝鲜制裁的过程中, 中国的经济或中国的银行遭到美国的伤害;在对伊朗的制裁过程中,像华为也受到了西方或者美国国家的这些伤害等等。那你可以看到,其实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坛坛罐罐要比俄国要多得多,今天如果要制裁俄国,中国如果是跟俄国的贸易和经济关系如何处理?当然,中国要受的损失要比俄国大得多。所以这里面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中国是否愿意为俄国买单?还有一个就是说,西方国家对俄国的制裁有没有效?所以不仅仅是让俄国到底伤害多大,其实更重要的是让普京有一个机会、效益成本的核算是不是划得来?因为毕竟像我刚才讲的,在整个的这个冲突中,俄国占领了乌克兰的顿巴斯地区的两个城市,这两个城市人口也就三百万左右,经济当量占了乌克兰的大概16%,对俄国来说是一种帮助,但是人口不到10%。所以对俄国来说,它拿到这些东西,最后它要付出的代价恐怕是会超过这些。所以我觉得这种制裁对中国、 对俄国恐怕都会带来非常大的负面影响。


夏明:国际制裁对俄、中两国均有重大冲击,关乎长期战略格局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