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北京冬奥会毁誉参半,中共实为负面形象的始作俑者


发表时间: 20/02/2022 - 21:57, RFI 《公民论坛》


作者:流芳

30 分钟


2月20日,2022年北京冬奥会落下帷幕。与历届奥运会相比,本次北京冬奥会有着许多不同之处。无论从东道国政府的态度、西方国家的表现、还是从世人的普遍期待、以及自然条件或筹备工作等,都有着其特殊之处。如何评判疫情局势下举行的这次没有“普通”观众的奥运会?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法广:由于中国在人权问题上广受非议,西方国家纷纷对本届奥运会采取了外交抵制。但是,北京在开幕式上选择了一名维吾尔族运动员担任最后一棒火炬手、点燃圣火,此举颇有深意,您作何评判? 夏明:是,我们也看到了在开幕仪式上,维吾尔的运动员迪妮格尔-衣拉木江,作为一个比较醒目的运动员登场,尽管她在冬奥会上没有任何卓越的表现。也就是说,她作为火炬手这么一个角色,显然不像其他的选择、也就是选择这一个届最有人气的、或者最有希望夺冠的、或者是最受大家爱戴的,等等。显然大家解读应该是有一定的政治含义。因为毕竟在奥运会开幕之前,在过去长达将近一年的时间,西方国家、还有其他国家围绕着是不是要出席冬奥会、尤其是政府官员出席冬奥会、出席冬奥会的开幕式(问题),展开了广泛的争论。我们知道,西方指控的非常重要的就在于:有上百万的维吾尔民众被送到各种“学习班”,类似一种集中营的方式进行强制的转化,或者是职业培训。这些当然引发了人们许多负面的评价。所以对中国政府来说,显然就是作为一种回应。


但是回应是不是成功?有两点可以思考:第一,中国政府做得很多的问题在于:你对它进行的任何一个批评,尤其提出具体的案子的时候,它就会用一个它吹捧的具体的案子,来树立一个样板、一个模范标兵,树立一个发言人、来“戳穿”你对它的指控,无论它今天选一个维吾尔的运动员出场、还是选一个会“唱支山歌给党听”的藏族的歌手、都是对所谓的这么一个大的问题在进行回避。因为它是在用一个具体的、或者它能够操控的、宣传上能够树立的一个标兵,来掩盖它有这种系统性的失败。因为我们知道,在全世界、无论在任何人群中,总归都会炒那些成功者。人们指控的就在于,这里面是不是有个大规模的、有个系统性的、或者有官方政策的、对某些人群的这种迫害或者不公正。但是你如果一定指出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可能正好是特权阶级的、或者甚至于他的父母就是中共高干、或者说你是想着意要培养他作为一个标兵,由他为你成为完全驯服的一个服务的人,同时被你所御用来对他的这个人群进行宣传。这种复杂的操控,让中国的这种回应显得一方面虚伪;另一方面,其实中国政府就没有深刻的认识到:对维吾尔人的这种侵犯、尤其对他们的宗教和文化信仰的侵犯带来的伤害有多大。所以这点当然人们不会更满意。相反,对中国政府的做法提出更多的诟议。


另外一个,现在有人在海外就指出,在零八年的北京夏季奥运会的时候,当时传递圣火也有维吾尔族的火炬手,现在人们把他给找出来了,他叫阿迪力-阿不都热衣木。他现在-据海外媒体报道说-,因为他观看“反革命”视频已经被判了14年的刑期,现在已经被关押了五年。所以人们就会说,你如果要用的时候,你可以随意树立标兵,但是如果你要任意伤害他们的时候,比如说阿迪力,他就是以“恐怖分子”嫌疑人的指控被抓起来判刑。所以人们当然看出这些动作政治操控和它深度的虚伪。


法广:台湾运动员又一次在写有“中华台北”字样标牌的引领下入场。当时,中国电视台的直播镜头展现了习近平起身致意的镜头。您如何解读此一表现?

夏明:对,你可以看到新疆、西藏、台湾、香港都成为这次冬奥会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台湾也可以看到问题变得更复杂,因为台湾问题的复杂有三个层面:在台湾就已经变得很复杂,因为台湾,我们也知道民进党跟国民党在对台湾的地位解读上到底是“台湾”,还是说是“中华民国”?这里面就有很大的冲突。在大陆,到底你要打“中国台北”还是打“中华台北”?大陆当然希望挂牌子是“中国台北”,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但是台湾另外一部分,当然希望是说像以前的惯例,打“中华台北”。中华,是有长久文化的、有人群族裔的这种特征。但是,在国际层面,台湾在国际组织的参与过程中,遇到了许多的阻碍。在奥运会这种问题上,应该说是一个低政治的东西、应该是促进全人类团结的、应该是超越政治的。当然,作为中国政府来说,如果要把它搞得太政治化的话,当然我想奥林匹克运动会也不会太支持;同样的,如果台湾把它也搞得太政治化,也是有悖于奥林匹克精神、也有悖于台湾要增加它在国际事务中的参与度。所以这些复杂的因素搅在一起,我觉得很不幸:台湾的运动员成为了政治事件的某一种牺牲品。


当然,因为台湾不是一个冬奥运动项目强项参赛国,台湾一直是一个实际的独立国家,它有四位运动员去参加,也没有取得太突出的成绩。但是我觉得对每一个运动员来说,他们真的想利用这个机会能够有最卓越的表现,而不想受到政治的干扰。但是很不幸,这个政治,它就会干扰我们每一个人。这里面最大的一点在于:因为习近平一再地宣示:他想统一台湾、他想做中兴之主。中兴之主,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要实现所谓祖国的统一。祖国统一,他认为唯一个他没有完成的就是台湾,所以这个时候,让他起身致意这种特别的表现,给大家送出的信息,反而不是一种对台湾所谓的友善。相反,作为台湾人,他们在台湾看到这些、看到习近平恐怕是在步步逼近、要实现“祖国统一”大业这个目标。当然对台湾来说,即使是有统一的话,也希望两岸是一种和平统一,同时是在民主和自由的价值观上进行统一。我想对台湾来说,当然是一种恐吓,所以我觉得习近平这种做法,从国际公关的角度,到底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恐怕从我们外面来看,它的负面意义更大。


法广:至目前为止,北京是唯一一个既举办了夏季奥运会,也举办了冬季奥运会的城市。与上一届夏季奥运会相比,本次冬奥会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夏明:我首先要声明一下,我评论冬奥会,显然不是从体育界的、行业的、内部的角度来看。因为如果我们想要看到体育界的、内部的这种对冬奥会的评论的话,每天中国《体坛周报》的副总编曹亚旗都有专门的点评,也有对即将到来的赛事进行观看的这么一种解读。所以我想说我在这里边进行的某种观察,当然更多的是围绕着冬奥会这么一个大的国际事件,要看其他的一些边场事件,对我来说,尤其是具有政治含义的这么一些大的事件。这次有几个事件非常引人注目、值得关注。一个,就是关于国籍事件。国际事件:无论是朱毅、还是谷爱凌、或是美国的陈巍(Nathan Chen)他代表美国,还有匈牙利或者加拿大,也都有华人代表各自国家参赛。这里边引发了一个大的国籍争议:到底应该为哪一个国家服务?是在成长的国家?还是母国?等等。


你可以看到,中国当然是用重金、用各种待遇收录了一批海外兵团。海外兵团当然给中国也注入了新的活力。长期以来,中国在冬奥会上基本上从奖牌总数上来说、甚至从金牌总数来说,都是很难进入前十位的。现在呢,从2月16号的表现来看,进入到第四位,当然对中国来说、尤其是习近平非常关注,想让中国同时成为冬奥会的一个体育大国。这当然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但是另一方面,因为涉及到中国跟美国、或者其他西方国家政治上的这么一种紧张,甚至是一种敌视,所以许多的运动员不幸地就被卷入了这种政治里边的纠纷,这是很不幸的。因为奥运会是一个推动人类团结、追求人类和平的这么一个场所,所以这些东西非常让人觉得不幸,所以希望未来中国改善它的形象,或者改善跟世界各国关系中,这些事件都不会(再)发生。


另外一个重要的事,徐州的一个妇人被拴在锁链下被拐卖、被奴役的这种状态。不知道八个孩子,是不是都是她生的。但是人们说,大概里面七个孩子是她生的。她受的各种遭遇,人们就把徐州这个锁链妇人的处境,跟海外回去的高调的这种人们叫的“高华”族的处境进行某种类比,尤其是跟习近平的 中国的“全面脱贫”、“全面进入小康”这种说法进行某些对比。当然,我觉得对中国的现状是一种非常尴尬的对比。还有一个,从重要的国际关系角度来看,习近平跟普京的场边会谈、最后发表中俄联合声明,那你可以看到,这个冬奥会恐怕它带来的最大的国际地缘政治变化和影响,就在于中国和俄国借冬奥会这个场所,建立了他们的某一种军事上、政治上和外交上的这种联合,尽管他们没有说是“盟国”,但是这个联合声明,如果你仔细读有5000字,针对西方、民主和自由,是非常鲜明的一个挑战。恐怕比奥运会本身产生的影响还要大。 当然另外就是,人权的关注。尽管人们没有太多的在这边讨论。但是许多运动员说,他们会等到回来再讨论这些事情。而且这次(奥运会)是因为在新冠疫情下举行的,所以很多运动员也都不会参加闭幕式,所以闭幕式可能比开幕式还要显得更冷清一点,但是即使闭幕式出现了以后,我想对冬奥会的这种关注,尤其是冬奥会引发的各种辩论,我觉得还会继续。


法广:我们都知道,奥运会既是各国运动员竞相拼搏的赛场,也是主办国展示自身形象的窗口。今次北京通过奥运会展示在世人眼前的、是怎样的自身形象?


夏明:我在海外观看中国举办的冬奥会,我觉得这里面有许多值得让人兴奋的地方,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作为中国,我刚才讲到,中国不是传统上一个冬奥会的大国。它在过去的三十年确实是非常的努力想达到这(一目标),这些当然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还有华人作为全世界最大的这么一个人群体、族裔来看,有各种实力来实现许多伟大的目标,而且它还有很多的潜力,可以实现更多的未来的各种目标。中国在主办奥运会或者是其他的各种国际上的活动,它也向人类展示出它有组织资源、人力资源,中国是可以干许多的大事的。这恐怕是中国人值得骄傲的地方。但是另外一方面,这种资源用到什么地方、或者它主办奥运会或其他的各种盛事,这里面还有一个成本效益核算问题。所以当然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这个问题当然和它所说的举国体制、可以办大事,当然是有关的。因为其他国家举办奥运会都是以城市为主体。但是,中国可以以党中央、国务院、或者中央政府、北京政府等多级的合作,或者全国各地支援等等。所以当然这个代价会很大,所以它一定有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跟中国政府这种虚荣观是有关联的。中国政府其实在花钱买一种虚荣,而没有想到中国老百姓切身的、很多的实实在在的福利的提升和尊严的改进。就像我刚才提到的徐州的这个锁链妇人,她的这些处境、现在越挖越深、发现“根”越来越多,纠缠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受伤害的人也越来越多。不仅是她、不仅是在她那个丰县,不仅在徐州,甚至在全国其他地方。所以你可以看到,当在这种所谓的光鲜的、耀眼的光环下出现的这种残忍,让人们值得反思。所以可以看到,这种奥运会体现的、由中国的这个专制政治对中国的社会和对个人的高度的压制,同时也展现出了中国的某一种狂妄和自大。因为它也对全球舆论带某一种蔑视。所以它有带来大恶和大难的可能。


但是,不管人们对中国的冬奥会有什么样的批评,我觉得主要不是针对中国或者中国人,主要是针对和讽刺中国共产党、想打造它的一个所谓的完美的、不容质疑的、不容挑战的、这种伟、光、正形象。其实我觉得大家如果放下一点点这种虚伪,如果中国共产党,不要永远地认为它是伟大光荣正确、从不犯错的,它其实有点幽默感,即使有点错误发生的话,大家反而会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但是当一个政府要把自己奉上神的位置,把自己变成一个具有神格/神力的国家,这样反而成为人们讽刺它的主要的原因。所以,我觉得这些可以让大家反思,北京通过冬奥会向世人展现出的形象有许多正面、但是也有许多负面的,负面的主要是中国政权,中国共产党恐怕是主要的负面形象的承载者。


夏明:北京冬奥会毁誉参半,中共实为负面形象的始作俑者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