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人权公民选举权式微,走过场选定铁腕香港特首



发表时间: 21/04/2022 - 09:27

音频 15:31播客


作者:流芳 29 分钟


4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布年度人权报告,点名批评了中国等多个专制国家的人权状况。有关中国的部分长达90页,报告揭露北京以各种方式打压人权的做法。除了谴责中国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犯下种族灭绝及违反人道罪,以及在西藏仍存在系统性镇压之外,报告还特别关注香港,指责北京违背国际承诺,不时拘捕和威吓亲民主派人士和组织,侵蚀香港的基本自由和自治,并从根本上改变香港的选举制度,打压民主派人士的参选资格,致使香港选举制度出现“根本性缺陷”。目前,香港面临新一届特首选举,新的特首人选事关香港未来进一步的发展方向。我们在今天的节目中,请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就美国年度人权报告涉及中国和香港话题等内容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美国发布年度人权报告,对中国等专制国家人权状况提出指责的意义和目的?

夏明:是,美国在过去五年,已经有这么一种做法,就是对一些国家发布单项的专门的报告,批评它们的人权。我认为这里边,当然是跟美国的整个外交政策-尤其是现在面临的一种新冷战的外交政策,当然是有关系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全世界的、无论从人权的指标、还是从民主的指标,在过去十年都面临着一个比较明显的倒退,我相信美国,它有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关注。还有一个,作为当下的美国拜登政府来说,它的一个主要的全球战略、或者外交的内容,是要团结世界上的民主国家,构建一种民主国家联盟。因为我们看到,在像世界的各种国际组织-尤其是政府参与的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等,因为受到中国、俄国、还有伊朗这些国家,它们都可能在里面参与了、进行各种阻挠,使得这些人权机构的效能也受到了伤害。所以我认为,美国基本上是想在目前由国家来参与组织的这种国际人权机构目前受到专制国家的绑架以后,美国想做的这么一些新的努力。至于它有多大的意义?能不能够达到它的目的?我认为从长远角度来说,当然它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我相信它是会不断地推动各国的人权进步。但是目前来看,国际大的趋势、尤其我们看到有各种大的事件,使得人权的问题会逐渐逐渐被人们忽略。我们看到:不仅是有新冠疫情、还有全球经济的各种危机、包括饥荒的出现,再有就是战争、乌克兰战争的出现,使得世界现在面临的大的战略格局的动荡和重组。所以我觉得美国的这个人权报告,当然就会受到某一些影响,它的影响力也都会下降,尤其是针对中国。因为中国目前毕竟是在跟美国形成一种直接的、不仅是行动上的、外交上的、在这些理念上也进行一种直接的对抗。所以我觉得这种人权报告,主要是一种表达立场,表示希望。至于能够给中国直接带来多大的关键性的影响,我还是比较抱有一点悲观态度的。

法广:美国国务院2022年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的部分着墨较多,不仅继续关注新疆维吾尔族人的命运以及西藏的局势,还特别提出香港的话题。香港将于5月8日迎来新一届特首选举,您如何展望本次特首选举?

夏明:对,中国目前受到国际关注的几大边疆问题,无论是新疆、还是西藏、香港-当然还有涉及到跟台湾的各种关系-等等,这都是中国的大问题。但是,现在香港的问题、逐渐地跟新疆问题、和西藏问题-你可以看到逐渐地-受到人们的淡化。其中最主要的,西藏问题基本上人们今天提到的比新疆问题要少得多。因为西藏,它的反抗、尤其是在过去十几年自焚的问题逐渐地停止。现在,当然今年也出现了零星的、有两位自焚。但是人们对西藏的关注是在下降,当然这跟国际形势、跟中国的打压、甚至跟印度这些外交上的变化有关;新疆现在受到的关注比较多,是因为跟新疆的集中营、流亡海外的新疆人非常的活跃(有关)。而且,新疆跟西藏有一个不同的策略在于:西藏的流亡人士还是比较强调中间道路、强调温和的、理性的,希望能够跟北京展开对话;但是流亡的维吾尔族人,他们的政策就比藏人激进得多,也更高调得多。所以我们看到这两种不同的族裔,他们不同的战略、策略,到底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我觉得还在观察之中。香港:在2019年以后,香港的命运基本上就开始改变了,香港的命运开始改变,其实在香港也进行一种静悄悄的屠杀、逮捕,香港有几十万人也都逃离了家园,流亡到了海外,到世界各国,当然也有一些流亡到了台湾,有些流亡到台湾没有成功,还被抓回去等等,这是非常悲惨的。香港到底未来怎么走?当然中共希望-既然它在2019年以后把雨伞革命给镇压以后-当然需要有一个、有这么一种所谓的铁腕式的人物,能够把这个场子给守下来,尤其是要配合20大的召开。所以中共在这次、整个地对这个香港的选举,当然是要完全的掌控,今天就形成了“一马独跑”这么一个局面。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只有唯一的一个特首候选人,我们也知道,香港的整个特首选举的更改,由选举委员会来操控的话,这就是非常的清楚了。北京可以把选举委员会基本上控制住,而且北京把以前的许多的所谓的不支持中央的、或者是对国家安全形成威胁的人,该抓捕的抓捕,该从立法院里面排挤出去,就排挤出去,甚至在更地方一级的社区选举中,也都把他们给排挤出去。所以我认为,对中共这次来说,整个特首选举就是一个完全由它、仔仔细细前后操控的。所以我不认为会有什么意外。它要把谁提上去,最后这个人一定是会稳定地当选。我觉得香港的特首选举,跟以前董建华时候、还有一些所谓的协商、还有一些所谓的表面民主,还有一些顾及面子的话,今天,它基本上已经不会有任何的面子了,也不会有任何的顾忌了,而且它可能会很得意地宣称:香港特首选举非常成功,它就跟大陆人大选举、或者大陆的-我们看到各级领导人的选举-是由社会主义的、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完全接轨。所以这次香港特首选举,基本上就是我们过去几十年看到的、中国所谓搞的人大、或者政府的各级的、所谓民主集中制选举,恐怕是一个重大的特征。

法广:今次特首选举呼声高涨的(几乎)唯一的候选人李家超是香港的强硬派人物,他曾亲自指挥了2019年香港民主抗争运动的镇压行动,李家超当选特首对香港意味着什么?

夏明:是,我们看到,香港长期以来对中国来说,它的价值主要是在经济,它的价值作为一个能够给中国这种对外改革开放、能够带来一个正面的、广告效应的这么一个城市。所以中共在选香港特首的时候,会有意识的照顾到香港各个派别,尤其是企业的各种需求,给全世界金融界、企业界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所以它会选择这种商界的人物,这样来给香港作为一种代表;后来它的选举逐渐也就是从香港的公务员体系里边(产生),公务员,应该说对香港的、基本的这些法律和政治的运作、行政的运作,应该都比较熟悉。这样的话,有助于中共-它认为一个比较熟悉行政的人会-减少工作方面的一些困难。今天,它直接就选举一个原来担任政务司长的、也就是警察出身的(人)。我们知道,如果它现在完全就由一个有警察出身的-因为我们知道,毕竟军队跟警察是国家的镇压机器-所以基本上现在直接由一个警察出身的人来担任(特首)的话,当然他有特别的含义。就像我在纽约也一样的,我们纽约市市长是由纽约警察局出身的,他当选,当然是要给纽约建立一种所谓的传递一个信号:我要秩序当前,我要维护社会秩序。我相信李家超的任命和当选,也是要传递强硬的信息,就是说,过去香港的这些动乱、或者香港的这些抗议等等,他是零容忍,他会有铁腕的手段去进行镇压。同时我认为,香港特区的主要的服务,也就是给北京的中央当局,其实也就是立下一个军令状样的,就是香港,其实不是考虑到它的真正的繁荣、自由和发展,而更多的,也就是稳定第一,香港的内地化也就会非常明显。同时,对于香港的各种治理-就像选举一样-越来越像人大的选举,一马独跑。同样的,在香港的治理过程中,这个铁腕人物治理的话,恐怕也就会只看一家的眼色行事,一家的眼色,当然就是北京,甚至就是直接要讨好习近平:他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习近平现在当然不希望香港的特首选举出现各种问题、引发新的社会冲突或者抗争。同样的,在未来的特首选举以后,因为香港面对着疫情有很多困难,因为香港在各种抗议过程中、或者是经济停顿的过程中,有各种矛盾,也会带来新的冲突。所以,对于李家超说,他的最重要的任务,也就是要把任何的这些可能带来的冲突扼杀在萌芽之中。他的这种强硬的镇压、甚至运用各种属于预防性的特务手段,来进行跟踪、监控、镇压,这些都会加强。

法广:自2020年7月1日国安法生效近两年以来,香港的人权状况每况愈下。各种抓捕行动仍在继续。本月初,又传出著名媒体人区家麟遭到警方拘捕的消息。您对香港目前的基本自由状态作何评判?

夏明:是,香港的自由状态-基本上香港已经没有自由了-,我说它没有自由,主要是在于:原来香港、它无论是作为一个前英国的殖民地,还是作为中国后来收复主权以后所提出的什么“一国两制”,它至少还有一点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还能够保证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它的保证,当然也维护了香港的一些司法独立,也维护了香港民间的社会、包括宗教信仰等等。但是你可以看到,媒体人区家麟的被捕,他当然跟以前的-我们看到就是苹果日报的Jimmy Lai-就是黎智英-跟他的抓捕、而且被判刑,当然就形成了一种连续的这么一个发展。那你可以看到,香港的媒体人、香港的整个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在过去十几年就不断地像温水煮青蛙一样的受到削弱。我在香港出过两本书,给我出书的出版人已经被判了10年,是晨钟书局的。同样的,我在香港也写了将近10年的各种政治评论,许多的杂志,无论是《动向》还有《阳光时务》,早已经被关闭;后来我给《苹果日报》也写评论,也都遭到各种关闭。这种发展当然是非常令人沮丧,因为香港人失去了言论自由。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区家麟跟黎智英,他们还有一点点微妙的区别就在于:因为我们知道,香港过去的政治上的各种变化,是跟美国的总统大选、跟美国的川普、跟拜登的总统大选是牵扯的很紧的。香港也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分裂。绝大多数人是支持川普的,所以香港的整个-无论是新闻界、或者是民间运动-我认为出现了一种非常不健康的倾向,不仅卷入到川普的选举中,而且狂热的拥护他,甚至参与到某一些作假,试图帮助川普当选等等,这些对于香港的媒体、香港的新闻界也都带来了负面的影响。现在我认为,一个非常悲哀的就在于:当香港今天的新闻媒体人区家麟-当然他是反对、后来也就是批评川普的-但是,当这些媒体人的新闻自由、人身自由、言论自由遭到彻底剥夺的时候,最大的悲哀,也就在于西方的舆论界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关注。当然这里面和我刚才说的-现在世界上的大事,无论是乌克兰危机、还是新冠疫情-这些东西都是有关系的,还有经济危机、通货膨胀。但是另一方面,跟整个香港、包括中国的各种反对专制运动,里边在过去的几年,有一种重大的战略判断性的失误也有关系,也就是说,在整个西方国家的自由派里面,大家都有一点无从参与、都不知道该支持谁了,因为在过去的-尤其围绕着川普,甚至现在普京-也都出现了新闻界媒体和知识界的深深的裂痕,所以我认为,目前对香港的这个自由状态,要得到任何的改善,如果香港的知识界没办法形成一种共识、如果香港的知识界在没办法跟国际的普世价值形成一种非常良好的互动,那么我觉得,香港的基本的自由状态不会更多的得到改善。相反,我们只能无能为力的看到,香港最后一步一步成为中共的“一国一制”的这么一个统治下的城市。


夏明:人权公民选举权式微,走过场选定铁腕香港特首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