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夏明:习近平的粗糙治理和人民付出的代价



发表时间: 17/12/2022 - 18:33


作者:流芳 38 分钟


2022年已近尾声。即将结束的这一年可谓极其不平凡。在这一年中,中国大事不断:从年初在北京举办的冬奥会到下半年中共二十大的召开;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成功获得史无前例的第三个五年任期,到随后发生在10多个城市的白纸革命挑战习近平的威权统治;从严格的清零到突然松绑;从疫情开始就采取的闭关锁国状态,到最高领导人最终步出国门,先后出访中亚多国、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以及其他国际会议,并到访沙特阿拉伯。。。 重大事件接连不断,每一件大事都不同程度地留下深深的历史印记。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就2022年中国经历的几大事件做一下点评。

法广:中共二十大的召开以及习近平如愿获得第三个五年任期,可否被视为是2022年中国经历的首要大事?这件大事将如何影响中国未来几年的发展?

夏明:我认为2022年首要大事,应该说是习近平连任进入中共中央总书记第三届任期这为他国家元首的终身任职也都铺下了这么一条路所以说习近平突破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这种任期的限制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基本上这已经是个规律,就是两任到期就交班。所以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它重大的影响。第一个,我认为从宪法角度,我一直把习近平从2012年上台以后、尤其在2013年确立深化改革、或者顶层设计,这些一系列的方针或者一系列的提法,我把它给看作一种宪法政变。所以我们如果从宪法的角度,可以说:2022年习近平的第三个任期,其实把1982年的宪法给破坏掉了。不仅是1982年的宪法体现了邓小平当时提出改革的,尤其是废除领导干部的终身制。同时,1982年的宪法还有一个重要的以人大常委会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整个中国的设计是一种议行合一的,是在人大常委会的领导下,国务院对人大负责的这么一个议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如果我看到习近平把大权全部集中在自己手中,同时建立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体系,涵盖政府的功能的方方面面,甚至党和地方的这些功能都纳入进去,那我觉得从宪法角度,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破坏。因为它是中国宪法进程史上的一个大倒退,一个反动

第二,我们如果从政治、经济的整个进程来看,二十大的发展也是一个很大的标志性的事件。因为这里边确实是标志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是继续想往市场经济的方向深化,还是要国进民退,从市场经济的方向退步,最后回到管制经济的状态。今天来看,从习近平目前的许多的做法-包括二十大的这些提法-,尽管他有一种模糊的、或者混乱的、或者一种实用主义的这种杂糅,但是一个总的路径,他是在政治上越来越集中权力,对社会越来越加大控制,对经济越来越加大管制经济,也就是用国家的手去控制经济的运作,尤其是伤害市场经济。我们看到民营经济和外资的这些企业,都受到最大的伤害。所以从政治、经济进程来说,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标志性事件。这里面我们就要看怎么样影响中国未来的发展。 我认为,2022年的二十大,习近平高度集权,对中国的运势其实是非常大的影响。运势这个词有一点好像看相。其实在中国过去40年,一切都还是比较顺风顺水,老百姓也非常勤奋,人口结构非常良好,政府都还比较务实,让中国能够走向改革开放的道路,同时全球化的利好也给中国带来了许多的好处。这些都是中国的运势,其实都还是还不错。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从2012年以后,其实他的整个经济的记录表现是非常差的。也就是说,他在任期的10年,中国的经济一步比一步糟。所以你可以看到习近平,他自己的权力、甚至运势,其实一直在走下坡路。尽管他在极力地想扩展自己的权威,或者是想用各种强压的手法来加强权力,但是中国的整个发展其实不是在向好,而是被他在引向灾难。同时对习近平个人的政治生涯来说,也不是让人们会看好,他也在走向新的一个灾难。

法广:习近平成功连任,向终身制迈进不足一个月,国内就爆发了“白纸革命”。一些示威民众甚至发出“习近平下台” 、“共产党下台”的呼声。这是1989“六四”以来,十分罕见的挑战当局的行动。您从这些诉求中解读到了什么?

夏明:是,我们现在看到中国各个城市-有的统计说,先说是有五十来所高校,后来又说有八十多所高校卷入,但这并不完全是一个高校的行动,而是许多市民的一个自发的行动。所以他们举起一张白纸,其实这个白纸革命值得我们解读。有的人做出的最低的解读认为:这是普通民众对地方疫情的控制的暂时的不满。也就是说,只要政府调整了对疫情的控制,这个抗议也就会消失,不要太过度的解读。这是第一个,就是最低度的解读。第二个,就是比较低度的解读,跟我的解读相比,把它看作中度解读。这就是许多人说的:“白纸革命”,其实就只是对习近平个人专权的不满,一切都是冲着习近平来的,也就是冲着习近平在防疫政策上的这些过度的打压有关的。

我的解读是比较深度的一个解读,我认为,其实白纸革命是前两项的解读的相加,同时还要加上-其实这里边老百姓的不满,有更弥散的这么一个方向,有更深刻的一个要求,也就是说,他们对体制已经表达出不满。尤其在上海,乌鲁木齐中路是上海的市中心,当时正好江泽民在医院里面,其实是处于弥留之际。乌鲁木齐中路跟上海最好的医院华东医院-江泽民在里面去世的地方-其实相差也就是几个街区。所以当这些大的政治事件发展起来,我觉得有非常大的影响,其中尤其是老百姓尤其是年轻人为主体,自发地提出了“习近平下台” 、“共产党下台”,这些当然是直指对体制的不满。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驻法国的大使,他也说了,他说:这是一个颜色革命,因为白纸尽管没有颜色,但是白色也是颜色。所以他把它看作就是说是非常的大。尽管我们不能赞同他说的“这是由西方国家操纵”的故意去“煽风点火”引发的,但是我认为:这确实是有一个革命的意义。同时,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次真的是中国老百姓在目前面临的各种危机的情况下,一个自发的行为。大家拿一张白纸,有一种高度的共识,就是说:我用一张白纸展示的话,你也知道我想讲什么,我也知道你知道我想讲什么,所以我们之间有共识。我觉得这种意义对中国人来说,今天有这么高度的共识高度的不满能够集中在一个明确的方向上,它的意义是非常大的。

另外,从挑战政府当局的行动还可以解读到什么?我觉得它的影响很大,是因为这里边有几个因素决定了:第一个,是今天中国的人民和八九和七六不一样了。今天中国的老百姓,城市化程度更高教育程度更高全球化程度更高,在城市里面已经有一群的公民出现,也就是我们在政治学里边讲到:一种布尔乔亚化的这么一群人群,或者是共产党比喻的所谓“小资”这群人群的出现。对中国老百姓来说,这一群人群是不一样的。

第二,这群人群对治理的期盼也是不一样的。因为以前-我们知道-中国的老百姓-比如说我们的父辈或者比我们父辈更老的一辈-,能够求得温饱,政府粗燥一点强力一点,大家也都能够接受。今天就有点不一样了,今天的年轻人,即使我们从七九年/八零年计划生育强力推行到今天已经40多年了。也就是说,今天中年以下的这些人,他们都是在独生子女时代在改革开放以后,没有经历过这种饥饿成长的几代人。所以我觉得,他们对治理的期盼要求有更高的质量,这一点恐怕是中国共产党必须要面对的。

另外,第三个,可以看到中共的统治精英和民众-尤其是民众里面的精英-,他们的认知差距是非常的大。因为以前,中国的共产党还是一群知识分子为主体的,他们领导了许多工人农民,或者是文盲在闹革命。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今天中国的老百姓,整个认知的层次在不断地提升,大家的知识面尤其在网络上成长起来,分析能力辨别能力批判能力多元的思维也都急剧的提升。当下中国政治的这些精英人物,如果他们以为还想用毛的治理方式用专制的老一套治理方式,能够跟当下的中国老百姓进行应对,他们就错了。

最后一个,就是民众对治理期盼,这里面涉及到民众的损失。民众今天要付出的代价跟过去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在四十年以前,中国的老百姓都是社会主义下的平均的贫穷,也没有坛坛罐罐,所以经过一下折腾的话,反正都已经是一贫如洗了,折腾来折腾去,也不会造成太多的损失。今天不一样了,今天所有的中国老百姓,尤其是城市里面的老百姓,都有添置起的各种坛坛罐罐,他们有各种的金融资产。所以当中国政府现在经过各种折腾,让中国老百姓的财富效应急剧地缩水丧失,尤其是房地产的崩盘,对老百姓损失代价跟过去是从来没有办法相比的,这给中国政府提出的挑战就非常大。

最后一点,我再补充一下,就是国际环境不一样了,中国毕竟是加入了全球化,全球化毕竟给中国带来了最多的利好。今天全球化出现某一种停顿,但是全世界的经济危机也在进行。这种经济危机对每一个制度-包括对美国的对西方的民主制度-也都会提出挑战。所以这种不同的国际环境,把中国放到了一个极度高压的这么一个压力测试。所以我认为,对中国政府来说,当然今天的整个发展白纸革命会造成的影响,恐怕我们还有待观察,甚至我觉得(意义)可能会是非常深远。

法广:新冠疫情爆发后近三年的时间里,中国一直坚守严格的清零政策。直至11月底,中国成为唯一一个努力遏制病毒传播的主要经济体。习近平甚至曾高调宣布:在与新冠“病魔”作斗争中的这场“爱国主义”战争中取得了胜利。然而“白纸革命”爆发后,北京却突然一改此前做法,逐步开始放松对疫情的管控。请谈谈您对这一转变的看法。

夏明:对,人们当然有的说,白纸革命的爆发,彻底地转变了中共的防疫政策,白纸革命的爆发,当然是有直接的作用的。但是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作用,因为如果习近平在通过防疫的这一系列的做法,其实在配合他的夺权。也就是说,他建立一个非神圣的三元的联盟,用抗疫的整个监管-包括这些数码的专制主义-配合他原来的维稳体系。尤其他在国防上提出的这种“要打仗”、“要准备打胜仗”、“有外部敌人的亡我之心不死”或者说要“统一台湾”等等,这样他把整个军事化的动员又配合在一起。所以防疫然后维稳军事化动员,这种“非神圣三位一体”,正好给习近平制造出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他能够实现-我刚才讲的-他的宪法政变,能够实现他的突破任期限制等等。这些当然跟习近平的获得权力以后,他面对的经济压力,当然他也一定会逐渐放松对疫情的这些管控。所以这些目前的调整都是有多方因素的。但是这些调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都是走向极端:过去一管,他就要管死;现在他一放,就要放乱。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共治理,-就像我刚才讲到-人民对治理的期盼已经不一样了,有非常高的要求了,但是中共的治理表现出了非常地粗糙。这里边有-就像美国的一个学者贾雷德-戴蒙德,他写的一本书《大崩溃》里面就讲到:中国就是一个趔趄的巨人,他会左右大摆动 ,甚至也会前后的趔趄,当然他往前奔的时候,你看他步伐迈得很快,但是当往后倒的时候,轰然倒下,这种倒退就会非常的惊人。

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共的治理从防疫政策-无论是实行还是维持了三年还是到今天突然地进行大的转型-,其实都是表现出中共治理的粗燥;但是另一方面,我认为还表现出的中共治理的一个邪恶,也就是说,整个在目前中国的老百姓,无论是在对防控防的滴水不漏,让人们最后有饿死,还是今天一下就撒手不管,让老百姓进行无序的一种群体免疫,不管男女老少,同时扔到细菌场里,让他们进行达尔文主义的一个测试,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这里面表现出中共治理的一个邪恶。因为它把人民当成一种不经意的财产,可以任意地损失。这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全过程的民主对国家的国号来说,就是一种很大的讽刺。 既然我们在法广上讨论这个问题,我倒是想提出,你可以看到习近平,他在完成自己的宪法政变的过程中,他与拿破仑有三次的相似性可以比较。当然,拿破仑是捍卫个人自由捍卫私有财产建立法典的。从这个层面上,习近平跟拿破仑是没法比的。但是在下面的三个层面上,你可以看到习近平尤其是王沪宁是从法语翻译出道的,所以他们有意识的在学法国的一些政治遗产。尤其是马克思恩格斯对法国论述很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拿破仑的影像。第一个,你看到习近平在二十大的加冕,他把自己的皇冠戴在自己头上,不要有教皇给他加冕,其实就等于把胡锦涛给羞辱,不要胡锦涛具有合法性,不仅要向外界张示:他的权力不是由从胡锦涛这边接过来的,他是自己加冕过去的。最后他在江泽民的追悼会上,他把他跟江泽民联系在一起,他是端江泽民灵的灵,端灵接班的。所以这点,你可以看到他的加冕就非常有意思。第二个,拿破仑有一种非常霸道的说法,就说:我是立法者,所以我就可以破坏法,因为不破不立;所以他是乱法跟立法,是可以只有在拿破仑身上是合二为一的,其他所有的人都只能是遵守法纪者。所以可以看到习近平,当他不断地在教他的所谓的干部要守规矩,但是他是最不守规矩的。因为他自己以为他是拿破仑;第三个,当习近平任意地把集权到皇权的这么一个地步,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面对着中国目前的各种的阶级的冲突。尤其我刚才讲到的城市化的这种布尔乔亚的阶级的壮大,还有中国资本家的各种的壮大。这些对习近平,他所谓的工农为基础的共产党的政权,尤其是对共产党对生产资料的掌握形成了巨大的威胁。所以他有点行为举止就像路易-波拿巴一样的,就像路易-波拿巴搞的雾月18 日政变一样的,就像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或者《法兰西阶级斗争》里面讲到的:波拿巴主义是用来挽救一个专制政权或者一个强势政权,因为他只想调和整个国内的矛盾。所以我觉得整个习近平的这些做法,其实最后围绕着他自己的个人的权力,围绕他个人的专制,真的没有把人民的想法人民的福利考虑其中。

说道这里,我想讲最后一个,因为我现在正好在看美国很有名的一个政治心理学家也是政治沟通的一个学者-拉斯维尔(的书籍),他谈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他就说:在我们看专制国家,它这个宣传的过程中,他们其实遇到的许多的反宣传,因为遇到的人类的这种活力对他造成的抵制,最后就可以发现:这个专制者就会逐渐逐渐地越来越多的依赖到身体的生理学上的方法,来用来控制他的百姓,能够强化他的政权的生存能力。也就是说,在政治学里面出现了新的生理学的这么一个时代。这个生理学的时代,从传统的这种比较粗燥的用导弹和用宣传的工具来进行联合施政的这么一个辩证法,今天其实又加上了另外的一个对身体控制的两个方法:一个就是强制的这种绝育,比如像中国的这种计划生育政策;另外一个,就是强制的这种防疫的打疫苗,也就是说,今天整个中国在防疫政策下,也就像拉斯维尔提出的:出现了马基雅维利,他的统治方式,但是这里的马基雅维利是一个医学博士。我们今天看到,在整个中国政府对待异议人士的镇压过程中,它越来越多的在用这些生理上的控制的武器,在强化它的权力。这是非常恐怖的。因为中国共产党不仅是要“管天管地”,不仅是“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其实它在深入中国人的身体在渗入到毛细血管延展它的权力。

Comments


You Might Also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