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习近平到访西藏传递重要战略信号



作者:流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23日对西藏进行了访问。近年来,随着北京对西藏地区传统佛教文化的控制以及加强在经济等其他各个领域的全方位领导,西藏问题更加受到长期关注中国人权及宗教问题的西方国家的关切。习近平本次到访西藏的时间点,恰逢标志着中国掌控西藏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十七条协议》签订70周年,也正值中印关系恶化之际。习近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第二位造访西藏的在任国家元首,因此,本次访问似乎更加凸显了其中不同寻常的意义。对此,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习近平打算通过造访西藏传递怎样的信息?

夏明:是,我们知道,习近平现在面临着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重要的时刻,对他自己的人生和他的政治主张、以及他的政治生命,都非常关键和重要。他在目前的这个关键时期、尤其在这个时间点上,是中共惯例的夏天休假、要在北戴河进行北戴河会议,等等。所以如果想想,习近平到底是在想什么?那么我觉得,他是想有多方的考虑。因此习近平去造访西藏,给他提供了一个可以吸取多元的政治资源的这么一个场所。那么他想吸取哪些政治资源呢?第一,今年是中共建党100周年,也是西藏和平解放、即“17条”(签署)70周年。所以他想在这个时候营造出一种中国的大一统、中国多民族的统一。尤其现在新疆的问题在全世界引起了中共许多负面形象的传播。所以相对来说,尽管西藏的问题很深、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也在国际上引发了很多的反弹,但是西藏至少跟其他的几个大一统的议题、比如说:新疆、香港、台湾相比,西藏要静悄悄地多。尤其过去的藏人自焚(现象),应该说在习近平就任以后,藏人自焚也逐渐停息了。而且藏人一直坚持非暴力不合作,所以对习近平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点。第一,让他容易控制;第二,那里冒火、冒烟的机会要低一点。这是第一个,他要彰显他的一个大一统的这么一个君王的形象。而且你可以看到,他在那边用藏传佛教这个黄伞给他们达赖喇嘛或者班禅喇嘛这种隆重的礼仪出来的。他就像中国的皇帝,在华盖下走出来。我觉得他是想打造他的这种神圣的领袖的这么一个位置。

另外,当然和中国的、习近平的重点的目标、就是要消除贫困有关。西藏当然是中国最贫困的地方之一。所以他在彰显他在西藏取得的各种成就。另外他还想彰显一下,西藏毕竟是他在就任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以后,最后造访的这么一个全国的省市地区。尽管他以前也去过,但是这次是在他全方位接班以后,他最后去访他最后去访问的这么一个省级单位。这里面当然涉及到气候、涉及到高原地带的反应、等等。他这个时候去访问,有点像毛泽东在权力争夺的过程中,跑到长江去畅游,显示:我有这个体力、我有这个能量、我有这个决心来在权力、在政治舞台上继续拼搏。那我觉得习近平也有这么一个信息传递出来,为他终身制传递某种信号。最后当然,西藏涉及的问题涉及到国际的一个大的地缘政治,尤其我们看到跟印度相关,而印度,最近我们也知道,印度总理莫迪在7月初祝贺达赖喇嘛的生日。而且美国的国务卿布林肯最近也在访问印度、也见了达赖喇嘛驻德里的代表。而达赖喇嘛驻德里的代表也是西藏流亡政府的驻德里代表。所以这位代表是有双重身份,这个代表名叫仲琼欧珠,他的双重身份其实就显示出:不论是西藏问题在印度、或者在美国,都在出现重要的调整。因此,习近平这次在西藏访问,当然有重要的战略信号。所以我觉得这是多方面的因素促成的

法广:习近平在2020年8月底举行的西藏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治理西藏的“十个必须”,特别强调要“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的主张。“藏传佛教中国化”意味着什么? 夏明:是,你如果看到西藏-当然我们所说的西藏,不仅是西藏藏族自治区-其实在藏人、尤其在流亡藏人的概念中,藏区(不仅)包括今天我们说的西藏自治区,还包括四川、青海、云南这些部分的地区,甚至还有甘肃。所以,对于这么大一个地区来说,对于中国的国防安全、对整个中国的整个权力结构在世界上的地位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当然习近平会在西藏-就像你刚才提到的-强调“十个必须”,他当然是要坚持西藏对中国的国内的大局和国际大局的重要性。当然所有这些东西都是要服务于党的领导、要让党的领导能够稳住边疆、能够维护统一、同时能够让全民族团结在一起。当然它里面讲到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要使宗教中国化。

我们知道,中国的宗教有几个是非常具有国际化背景的。因为中国的宗教,比如说中国化的宗教当然是儒教、道教,这是非常中国化的本土宗教。但是其他三个宗教都是外传的:一个是藏传佛教、还有伊斯兰教、还有就是基督教。我们现在看到,其实中国把佛教也都当成一个更中国化的佛教,因为毕竟佛教最后在印度是失去了它的重要地位。佛教反而在中国得到了昌盛。所以对习近平来说,他把佛教作为一个更中国化的佛教,他想用佛教跟儒教还有道教“三教合一”来体现中国的宗教观。当然这个中国的宗教观跟共产党的对宗教的控制是有关联的。

但是,他要控制这些宗教、控制所有的宗教,就要面对国际的挑战,比如基督教,全球、包括教宗对它的挑战;伊斯兰教,全球的伊斯兰的社区对它的挑战;现在藏传佛教最主要就是藏传佛教的最高的领袖格鲁巴派的达赖喇嘛,他在印度。而且藏传佛教的五大教派的领袖都在海外。当然我们看到中国在扶持一个新的班禅,废除了原来选的一个班禅。对中国政府来说,它认为:藏传佛教,因为有海外的影响、尤其是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和他的追随者,所以我认为习近平意识到:如果不严严地把佛教给控制住,尤其是如果是西藏的佛教徒追随达赖喇嘛和流亡海外的领袖,而且目前尤其在四川、西藏他们好多的佛教徒,尤其是到堪布这一级的、就是主持这一级的,他们许多拿到的佛教的格西的学位,其实也在印度或者是从达赖喇嘛这边得到的这些教育,所以我认为,习近平当然是想把藏传佛教给严严地控制住,试图使达赖喇嘛和流亡海外的藏传佛教的领袖边缘化。我觉得他是要强化对西藏的进一步控制。当然西藏-就像我刚才讲的-有自焚,自焚反映出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但是习近平当然是想更一步地加强对藏传佛教的控制和对整个西藏地区的控制。

法广:习近平曾在十年前以国家副主席的身份到访过西藏。执政以来,更加快了在西藏的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基础设施建设。在中印关系不断恶化的背景下,这样的做法是否凸显了西藏的战略意义?

夏明:是,我们看到,中国长期以来有所谓的“西部战略”这种说法,认为中国在欧亚大陆的崛起,首先要抢占西部战略高地。西部战略高地对它形成影响的,当然就是印度。尤其印度加入了美国、日本、西方这些国家为首的印太战略。对中国,当然印度-或者说,它的西部战略、它的战略意义就凸显出来了。为了应付整个中国在欧亚大陆面临的挑战,中国不断地在西藏进行投资建设,进行军事部署。这次习近平到西藏,你看到,他的第一站去的是林芝。林芝是海拔比较低的,而且靠近四川和印度的边界是比较近的。有人说,他的一个考虑是先从海拔低的(开始)适应,最后到拉萨。当然,另外一个,因为林芝正好跟印度是最接近的(一个要地),所以有分析家认为、尤其是藏人这边有分析家认为,恐怕所谓的去西藏去祝贺、或者庆祝“17条”的70周年,只是一个幌子。因为这个庆祝大会并没有开。也就是说,习近平并不是去参加庆祝大会的,而是去预祝的。这就很奇怪了,这个庆祝大会还没有开,如果开了你去-就像他60周年的时候去参加这个庆祝会,他作为国家副主席、作为代表团团长。今天没有代表团来参加庆祝70年的、西藏加入到中国这个和平统一西藏,并没有。他是预先去,所以这就很诡异了。因此有人认为,它的战略意义、也就是林芝的交通、包括公路、铁路,林芝跟四川、跟拉萨这些连在一起,对中国整个西部战略的动员和运作,当然是非常具有重要意义的。所以这点多大程度上是有印度的考量?当然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

另外,你可以看到,林芝正好处在雅鲁藏布江向南拐、最后离开中国境内、进入到印度。现在中国要在雅鲁藏布江建庞大的水利大坝的工程。据说,它的水电站如果建成的话-因为它的落差有几千米,所以它的建成,发电量、蓄水量要比三峡大坝还要多三倍。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看到,中国对整个雅鲁藏布江的开发,对下面的、印度下游国家,当然是一个生死攸关的大事情。我们知道,如果开发电站-因为这块地方正好是印度板块冲撞欧亚板块,所以形成喜马拉雅山、形成雅鲁藏布江的最深的峡谷-,这一整个地貌构造,形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震区。所以我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以后,50年的第一场八级以上的大地震-察隅大地震,就是在那儿发生的。当然以后还有不断的地震,甚至我们最近几年看到尼泊尔大的地震是在这里一个断裂带上发生的。这个断裂带,如果跟08年的四川的大地震-汶川大地震相比较,那你可以看到,汶川的大地震是由西藏高原跟四川盆地的碰撞。这里边,如果是印度大陆板块冲击亚欧板块的话,这个碰撞释放的能量和危险比我们说的汶川地震是要可怕得多。现在的问题在于:汶川的地震,多大程度上和在都江堰那边建立的紫坪铺水库有关?当然,现在国际的地震学家认为其中有关联,或者说,引发了这种连锁反应是非常明显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中国要在那儿建立两个大坝的话,会引发的山体的垮塌、或者是地震、或者是溃坝、或者是堰塞湖等等,我相信这些对生态和对下游国家、对印度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习近平的访问,他的重要的军事和战略意义,尤其是这种基础设施开发,我相信是会引起印度的非常深刻的不安

法广: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是,中国国家主席罕见到访西藏,这么重大的一个新闻事件,官方媒体却在两天之后才予以报道,您怎样看待这样的处理方式?

夏明:我们首先看习近平的这个访问,他的安保级别非常非常的高。所以国内的知情的人士也都讲到,习近平的安保级别早已经超过毛泽东了。为什么习近平有这么高的安保级别?这反映出中共党内的各种的政治斗争,甚至涉及到对习近平本身的某些政治谋杀的(可能)等等。所以你可以看到,习近平出访西藏,当然是非常高度保密地控制、安排好的非常重要的一个事件。另外,尽管有许多的群众去欢迎他,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所有这些群众,基本上都是编排的演员、或者群众演员。据藏人讲,基本上很多都是汉人,如果是有藏人的话,可能都是西藏这些体制内的家属动员起来。所以你可以看到,他一方面是担心安保,另一方面他又想把它作为一个非常大的、 这么一个媒体事件来凸显习近平的这么一个-我刚才说的, 具有半神的这么一个地位-访问西藏,非常有意思:他让老百姓用手机进行录像,他想反映出这种所谓“自发的”这种情绪,但是整个编排又是完全被中共非常细密地导演的。所以他想把它制造出一种媒体的、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而且这里边因为涉及到-我刚才说的党内的、中国的发展、习近平的终身任职的问题,还有整个印度的关系、中印关系和中国的战略问题-所以他的访问处理就不会是很简单的、一个一般新闻媒体就能处理的。它一定要经过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这样的不断的审(查)才会出来的。所以媒体的反应就有一些缓慢,因为它是由中央、中央办公厅统一控制的。尤其是习近平在访问西藏的时候,我们知道,郑州发大水时间也正好出来,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他必须要有一个回应。因为江泽民和胡锦涛以前每逢中国发大水(都去视察);还有四川汶川地震,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到汶川去过。(大家都在关切)习近平如何反应?当然我相信,习近平是不愿意跑到这些具有矛盾集中、而且让他看反映出他的政体正陷入各种漏水的情况、或者豆腐渣的工程暴露(的地方),他当然是不愿意去触及的。所以这个时候,对西藏的这些报道,一方面可以说明他之所以没有去郑州,是因为他在访问西藏,有更重要的问题。所以我觉得他也在用西藏、他的领袖地位、或者半神的地位,能够冲淡一些人们对郑州的关注。


夏明:习近平到访西藏传递重要战略信号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