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中国自封民主,用洗脑方式制造出一个方形的圆, 12/6 #时事大家谈 #精彩点评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 我一直想读懂中国,我讲一个我跟王沪宁的小插曲。在六四以后,因为我在六四属于是站在党的对立面的,结果所有的新生全部送到军营里去受政治教育,要培养未来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当时王沪宁是我们系主任,我就跟他要求,我说那好吧,既然你们认为我是八九年犯了错误,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参加军训,我也可以观察一下学生军训,也可以写一本书《如何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王沪宁说你不能去,我不会让你去。我说为什么?他说你去了,尽看出问题,能让你去吗?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不认为我了解了中国,我不断地想了解中国,但是已经十几年了,不许我进入中国。至少我觉得我对中国的观察看到了某些真实,所以让他恐惧,不愿意让我继续寻找真实。


为什么他会这么恐惧?我到底看到了什么?我对中国的理解是什么?我认为中国最大的制度,就是这么一个党国军一体的极权专制体制。在他打造的这个党国军一体的极权专制体制里面,他不是一个孤家寡人。中国的专制极权体制,这么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专制政党,挟持了最大的一群人口,统辖了第二大经济,控制第三大的世界版图,它是有一个暴利集团、有一个获利集团、有一个近利集团为它去工作的。我们看中国的人口起码有五分之一左右,这些人凝聚在中国共产党、中共政权旗下,为它来取获利,然后维持自己的利益。所以当中国这个党国体制不断地只允许那些获利的人不断地唱出高音,把那些异议声音全部消除,同时用它国家的宣传机器进行一种系统的、条件反射式的洗脑,再用它收割韭菜、剥夺人民的所谓的举国掠夺优势,把这些资源再去利用人性的邪恶,在全世界去收买、腐蚀这些人。所以我们看到不仅这些人指鹿为马,站在这个宣传车上,它会告诉你说这个宣传车是永动机驱动的宣传车,而且它会告诉你它们已经发现了一个方的圆。有人调侃说当然有方的圆了,我们记得成方圆。我说是的,当你把规格废除以后就成了方的圆了。我觉得今天中国共产党的做法恐怕就是这样做的,也就是一种洗脑的机制,建立一种封闭的体系,让人们接受这种指鹿为马。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