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夏明:中国为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提出的十二点声明充满虚伪



作者:流芳, 发表时间: 04/03/2023 - 21:34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周年之际,北京披露了受到各方期待的关于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和平方案。此前,中国最高外交官王毅在对欧洲多国进行了巡访之后,于2月23日在莫斯科会晤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中俄两国关系备受国际社会关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告诫中国:如向俄罗斯提供武器将引发严重后果。中国则作出强硬表态,警告美国不要对中俄关系指手画脚。在中国公布了解决乌克兰危机的方案之后,各方反应谨慎。如何评判中国公布的和平方案以及中俄两国的关系?乌克兰危机将面临怎样的前景?对此,我们请纽约市立大选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做一下点评。

法广:您如何解读中国提出的关于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十二点声明?

夏明:是,在俄国入侵乌克兰的一周年之际,中国提出了两个重大的文件,一个是《全球安全倡议概念文件》,一个是《关于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中国的立场》。这后面一个文件,就是中国的立场,有十二点,所以也俗称为“十二点声明”。其实这两个文件是非常的虚伪,也是非常的圆滑。所以就说中国想各方讨好,而完全没有一个自己的根本立场,没有坚守所谓的正义、跟不正义的这么一个基本的区别。而整个文件中,中国讲了许多的空话。另外,中国讲的许多的解决方案是没有希望、不可能有前途。最后当然,中国想从中完全最大化自己的利益,而没有想到乌克兰的牺牲,也没有想到世界和平遭到的威胁等等。

我们可以具体的来看它十二条,就非常清楚,就像我刚才说的,为什么我这样给它下定论。首先第一句话,它就是说:公认国际法,包括《联合国宪章》,这一个就已经非常虚伪。因为中国和俄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他们拥有否决权的,所以现在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中的一个俄国去入侵了乌克兰,而乌克兰是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因为当时在苏美争霸的过程中,斯大林认为,美国有这么多的盟友在联合国里面,这不公平。后来斯大林说能不能把我们的乌克兰也都算成一个独立国家、加入到联合国,当然美国也做了让步。这样的话,乌克兰是作为联合国的创会国加入到联合国的。所以这里面就很清楚:谁违反了国际法,当然是俄国违反了国际法。为什么《联合国宪章》没法得到伸张?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俄国作为安理会五大的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所以一切都是不可能在安理会、在《联合国宪章》内部得到任何的执行,如果再有中国去跟俄国为虎作伥的话,联合国在整个乌克兰危机中,它的意义、它的作用是微不足道的。这就是因为中俄两国造成的。这是第一个立场,就是非常的虚伪。

第二个立场,它又变得更加的虚伪。就说:它现在反对用军事扩张集团来保证安全,也就是说它反对北约的行动。但是问题是:如果联合国现在已经被中俄把它的作用给废弃了的话,那怎么样维护地方安全?当然,地方安全、尤其这种维和-对和平的维护、捍卫-当然就必须由地方的这些国际组织来维护。所以我们看到,这次在乌克兰的事件上,最活跃的当然是北约,然后是欧盟,这两个地区集团现在变得最重要。当中国把联合国给废弃掉、变得不重要,然后最后是要反对北约和欧盟来发挥重要作用的话,当然这是非常虚伪的。所以当他说,要反对什么“集团”,反对什么“形成阵营对抗”,他就是完全忽略了这些目前的格局,就是中国帮助俄国一起造成的。

它讲的第三点:停火,最根本的就在于乌克兰方面也说得很清楚。首先是俄国、俄国的军队侵犯了一个主权国家、侵犯了乌克兰,所以如果你不让俄国人撤走、撤出乌克兰,怎么叫停火?怎么能止战?所以这一点,美国总统拜登讲得很清楚,他说:现在要打仗的话,要停火的话,只要俄国人一停火,战争就结束;只要是乌克兰人一停火,乌克兰就消灭、就灭亡。所以这里面就很简单,就说:如果你不让俄国退出乌克兰的话,所谓停火的话,其实就是要消灭乌克兰。所以这里面又是一个虚伪。另外你可以看到,启动和谈,中方说他愿意在里面发挥作用,他又想以大国自居,在世界舞台上找到他的地位。但是,其实一个最根本的就在于:中方或者习近平、或者外交部部长,你频繁地跟普京接触-在战争开始之前,你给普京暗示和帮助;战争开始后,你一直站在普京一边,现在安排要跟普京进行见面-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就问一个问题,包括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也对习近平发出了邀请。那你如果要发挥积极作用,协调各方来促成和谈的话,你首先就要给乌克兰的领导人、要跟泽连斯基见一次面,应该听听乌克兰的诉求,这样才有公正。所以这里面你可以看到,中国在这里面做的事情,就是非常的虚伪。所以它所谓的第五条,也是要支持联合国发挥作用。

另外,人们认为比较重要的两点:一个是反对攻击核电站;另外一个不得使用核武器、也不得去打核战争。人们认为:这一点是中国重申的一个重要方针,其他的像“国际粮食安全合作”,这是涉及到中国利益的、像“单边制裁”,把世界经济武器化等等,这也是涉及中国利益的。因为美国和西方国家说的非常清楚:现在我们在对俄国制裁,如果你支持俄国,尤其是对俄国提供各种致命的武器的话,这个制裁就会发生在中国的身上所以中国现在就是想:一方面,捞到自己最大的利益和好处,但另一方面,又想规避自己的责任。所以当中国最后说道:他愿意在战后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人们就说了:那是不是最后乌克兰影响捞取你的这么一个工程?最后又推出你的一带一路等等所以我认为,这个十二点声明,现在从各方来看-包括俄国-没有一方是真正的认为这十二点建议,是有真正的价值的。所以从乌克兰一方,当然反对声音更大。从美国一方,拜登总统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都表示地非常清楚,就觉得这基本上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法广:继王毅之后,习近平年内也将到访俄罗斯。您认为中俄两国目前的关系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夏明:是,我们可以看到,中俄两国-包括过去的两、三百年-,所谓中国的“百年屈辱”,其实很大的屈辱发生在俄国手中。现在中国人有各种说法:有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现在还被俄国占领,通过不平等条约等等,许多远东的城市、包括符拉迪沃斯托克等等,中国人现在说:要标明中文的名字等等。那你可以看到,中俄两国的关系一直是有很多的问题,包括在苏联,中苏也发生了各种的意识形态的争斗,发生了边界的争斗。其实到了叶利钦以后,俄国去除共产主义以后,对中国的威胁也是非常大。但是,现在俄罗斯的普金尽管不是共产党人,他是在推动民族主义,他的东正教往更保守的方向,能够维持他的权力但是因为俄国跟中国面对着共同的西方的民主联盟的威胁,所以他们两个国家都感到西方是他们的共同的敌人。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国家,也都共同的感到-像伊朗,也这样感觉;像土耳其,从某种程度上也有这种感觉-。所以这些国家现在就抱团了。但是,这些抱团,你会发现,是非常利益化的、相互利用的这么一种婚姻。所以这两国的关系总是不会有长久的、没有意识形态的基础、也没有地缘政治的基础、也没有长期地、真正地经济方面的基础。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就在于:在特朗普总统时期,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俄国访问,俄国国防部长非常清楚地对博尔顿说:我们-俄国跟美国-我们面对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中国。所以你可以看到,俄国一直把中国作为一个非常大的敌人,尤其现在,中国已经在向俄国的远东、向西伯利亚进行各种人员、各种渗透,在那边开采经营农场等等。对俄国人来说,当他们的人从远东进入到中国-包括有很多各种非法的行业-而有另外的很多的中国移民跨过边界进入俄国,其实对俄国的地缘政治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

因此从普京的角度来说,普京是想玩地缘政治、玩权力均衡,他希望挑起中国跟美国、跟日本、还有就是跟西欧的关系在远离、在离异;那你可以看到:在远东,俄国利用了一个棋子,很重要的,就是北韩,利用北韩不断地在那儿搅水、不断地在那儿制造各种危机,恨不得就引发美国、南朝鲜、日本、中国、北朝鲜再卷入一次-第二次-朝鲜战争。这是俄罗斯非常想达到的。

但是,普京很聪明,他以前玩特朗普总统和玩习近平都玩的很顺手。但是特朗普总统下台以后,拜登就变得非常地智慧和有经验,他就不会让美国被普京所玩于掌骨之间。习近平当然也希望,俄罗斯与美国继续对抗,两败俱伤。两败俱伤,也不要让他们有速战的胜利,让俄罗斯继续与美国这样不断地胶着下去。

对中国来说,它也想最大化自己的利益,尤其他认为:俄罗斯不断地削弱美国,这样对中国的崛起,对整个21世纪会变成中国的世纪,恐怕对习近平来说是一个机会。同时,中国跟西欧这些几个集团都有不同的利益。所以我认为,目前中国跟俄国的关系非常的微妙。也就是说,普京非常清楚,他不会相信中国,他也不会相信习近平;习近平也非常清楚,无论是俄罗斯这次完全被击败,还是俄罗斯完全的胜利,其实对中国来说都是有利弊。如果俄罗斯完全的胜利的话,你可以想象,这个俄国熊胃口会非常大,而且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苏联就往亚洲进、往越南或者往阿富汗这样进;现在你也可以看到,俄罗斯往远东、或者想跟日本改善关系等等。同样的,如果俄罗斯完全失败的话,对于中国来说,这里边也可能有另外一个问题就在于:如果俄罗斯完全进入到西方的系统,这样中国就变成了一个孤单的专制国家,在东方,这样受到整个西方的合力的挤压。对中国来说,当然它觉得是非常地被动的。所以可以看到,在目前的世界混乱的格局下,其实中国反而有这种某种利益,想使得这种混乱状态,变得胶着下去,变得不明朗,他自己则可以闷声所谓的发展,获得它的利益最大化。这里面,我觉得各国都各有算计,但是中俄两国现在的合作只是一个短暂的、利用双方的一个婚姻,但是它们真的没有长久的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基础。

法广:乌克兰战争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时间,这场战争为世界格局的变化带来了极大影响。您如何看待这一危机的前景?

夏明:对,我总是觉得现在我们在21世纪的第二个-现在进入第三个十年了,我们可以看到,这第三个十年,其实它的历史上的意义是非常大,就是说:可以把当下-如果出现冲突的话-可能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所以跟一战、二战可以比较;但是另一方面,从世界整个的格局的变化,从这个所谓的霸权地位争夺的变化,从整个生产方式-比如向资本主义、全球的经济生产形态的变化,可能可以跟马克思在19世纪中叶-1848年-发表《共产党宣言》那个时候,欧洲掀起的全欧洲的各种变革,我觉得是可以比较的。也就是说,当下作为拜登总统,他看到的就是:如果西方国家-现在都50多个国家-和民主国家联合。如果不把俄罗斯给制止住,如果让他在乌克兰得逞的话,那么这个俄罗斯的胃口就会越来越大,像摩尔多瓦(Moldova),或者像Géorgie(格鲁吉亚)-或者像我们看到中亚的五个国家,像哈萨克斯坦这些国家-它们都会担心俄罗斯的胃口会增加,会可能危害他们的领土完整和他们的国家独立。那你也可以看到,如果普京能够把西方国家这次给完全给挫败的话,普京利用他手中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武器,利用他跟中国或者伊朗,或者土耳其这些结盟关系、或者上海合作组织的关系,他完全可能对整个西欧国家带来非常大的冲击,有可能有军事上的某一些挑战或者入侵,当然也有更多的、恐怕通过常规、非常规的信息战,破坏等等,来影响西方国家的大选等等。这个就是非常关键的就在于:如果这次西方国家输掉的话,就是二战之前,张伯伦的绥靖政策面对希特勒的一个失败。所以这点,美国和西方国家都看得非常清楚。那么现在战争持续了一年多时间,西方国家像美国,选民-因为我们在经历整个疫情的三年多来,经济危机也在逐渐地加强,而西方国家的民主内部也有许多的危机,尤其这种民主内部的许多危机是在于: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而富人越来越在逃税、越来越不为国家的基础建设贡献他们该贡献的份额;而相反,普通老百姓和中产阶级感觉到他们的生活水准在越来越下降。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到底要不要支持乌克兰?在西方国家内部里面都有各种辩论。也就是说,今天对乌克兰的强烈的支持,能够维持多久?能够是永远存在吗?还是就是说是半年、或一年以后,可能大家就会有一种懈怠、或者一种厌倦情绪、或者西方国家的长期的经援和军援可能就会减少。


所以这里面一个最根本的,目前危机的前提就在于:乌克兰能不能在春季跟俄国在较量中打一场漂亮的仗。在过去的三个多星期,乌克兰战争发生了最大的一次-就是战争开始最大的一次-坦克战。据乌克兰这边的报导,一百多辆俄国的坦克被击毁。所以,乌克兰在这次跟俄国坦克战对决中,是获得了非常大的胜利,如果乌克兰再继续得到西方军事援助的情况下,能够在春季-现在你可以看到俄国在摆着要跟乌克兰进行一个决战-如果在这种决战过程中,乌克兰能够取胜的话,那我觉得未来的前景对乌克兰就会非常得好。如果乌克兰在战场上不能取得更多的胜利,如果让俄国在不断地得手,尤其是如果中国再能够 随意地向俄国提供各种致命的、各种军事武器的话会,会使得乌克兰战争要赢的可能就减少机率。所以我觉得未来两个事情:乌克兰必须要表现得卓越,泽连斯基必须要给支持他的国家一份漂亮的答卷;第二,西方国家必须合力,让中国明确:他如果完全选择跟俄罗斯站在一边的话;那么也就是说,他跟所有的这些西方国家、跟五十多个盟国(作对)。我们看到联合国-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发生当时和今天一年以后-,联合国大会都通过了决议,都谴责--80%的国家都谴责俄国的入侵,认为俄国应该退出-,而中国是在里面骑墙的,中国是弃权的。所以如果中国要跟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为敌的话,恐怕中国也会把自己引上一条非常困难的道路,如果不是绝路的话。



Comments


You Might Also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