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中共深红支持者主办的“民间”建言献策活动不幸翻船



发表时间: 10/07/2022 - 13:45

作者:流芳 36 分钟


中共将在今年秋季迎来事关重要布局的二十大,本届会议最为引人关注的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能否顺利连任。在中共101年党庆和香港主权回归25周年的前夕,网络上掀起了一个“向二十大建言献策“征集网民意见活动。这是继今年4月中国官媒发起的“迎接党的二十大建言献策”活动之后的一场来自中国民间的同类活动。然而,与官媒举办的活动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民间的建言活动征得的评论,与官媒搜集到的意见大相径庭,劝退习近平的声浪四起,网民纷纷留言反对终身制,支持领导人“到点下班”,并“坚持反对各种形式的个人崇拜”,导致相关讨论遭到紧急屏蔽。我们在本节目中请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就相关话题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法广:您如何看待这场民间建言活动?在一个言论自由受到严格管控的国度,突然能够有这样一个自由表述的平台,表明了什么?

夏明:是,其实这也不完全是民间建言活动,这个平台也不完全自由。这里面的背景,是在今年四月份到五月份,《人民日报》搞了一个建言活动,为党建言、献策,就是为“二十大” 建言、献策,持续了一个来月。它说:收到了八百多万条各种建议。但是,如果你看《人民日报》的这个建言献策活动,它规定得很清楚,有八大类,就是:党的领导、新发展观念、改革开放、全过程人民民主、依法治国、文化强国、民生保障、生态文明等等。它选的题目都是党希望大家来说的。但是它的这个程序是由党、是由《人民日报》直接控制。它这里面有许多的要求,要求你填写真实姓名、留下你的职业、还有联系的方法,尤其是手机怎么登录进去等等。所以《人民日报》的平台说,它收集到了800多万条的各种意见,所以它认为这是很成功的。但是,这里边因为有平台控制,我们也不知道:它这八百多万是真还是假?我们也不知道:这八百多万到底在写些什么?当然它会选一些是正能量的(意见)。

因为有这么一个官方的建言活动,就出现了一个中国散文作家协会、一个叫肖国举的作家,在他的微信平台建了一个要为“二十大建言”。第一,肖国举这个人是中国散文作家协会的一个官方的、有背景的作家。所以他也不完全是真正代表所谓“民间”。另外,微信这个平台也是受到控制的,所以它也并不完全能够自由表达。但是他在微信圈里边当然比《人民日报》的控制要少得多,所以要有更大的自由度。结果在四天之内,他的平台里边已经有几千条各种评论,就开始建言。这就是出现的所谓“民间建言”活动。

我专门查了一下肖国举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的介绍倒也不多,首先出来就是说,他被聘请为“金榜头条新闻媒体平台文学长期顾问”,其实就是专门打造正能量的。他的自我定位是:坚定的爱国主义者、社会献身者、新无产阶级求索奋斗者。他在里边就讲了:毕生胸怀国家、民族,忧国、忧民,心系社稷、胸怀天下抱负之己任,毕生将毫不保留的、完全地奉献给伟大的中国。所以你可以看到,这是一个非常红的-不是粉红、是深红-那么一个所谓的“发出正能量”的、官方的一个御用的作家。但是,他结果在做这个的过程中出现翻船。翻船,就是因为大量的留言、首先是对习近平集中火力的攻击,希望习近平“到站下车,到点下班”;第二,就是对目前的整个新冠疫情的所谓的“清零”表示强烈的不满。当然第三,对中国的言论的管控,包括言论、媒体的控制非常不满。第四,当然还有对目前的中国社会的各种治安问题:从徐州到唐山各种这些社会问题,当然也有很多的不满;当然也有些还关注这些底层的老百姓目前的民生等等。这就是一种翻船。当然微信平台的控制看到这些、突然有这么一些不好的言论,或者说有这么一种对它的官方的建言有一种颠覆性的这种言论,当然就把它给关掉了。这就是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么一个活动,到底有什么意义?我觉得有几点可以分析:第一,不管是中国官方还是中国的这些深红的支持者,他们首先也是认为民主是有价值的。因为如果民主没有价值的话,他们就不会打造他们虚伪的民主。他们也认为:虚伪的民主比赤裸裸的专制要好一些。所以他们就试图要表演、表演他们所谓的“全过程民主”,其实“全过程民主”,在我们整个西方的中国学研究中,已经讲到过,就是从毛泽东建政以后,他建立的所谓“民主”就叫一种“预估性”的民主(“Anticipatory Democracy”),这也是中共经常所说的,它的整个做法就是要“从老百姓中来”,要听老百姓的建言。这些都是一种所谓的预估性的民主。这是第一点,它做的、其实至今也没有任何的突破,它还是在玩老的一套;另外一个,它反映出:不管是中共今天在面临的“二十大”,它也在进行强力的控制。但是中国不管怎么样,它这个铁桶也不完全是一个滴水不漏的这么一个控制体系。所以当有一些机会的话,当有人-不管有意无意地撕开一个窗口的话,引进一点亮光的话,我们还可以看到真实的世界表达。这种真实的世界表达,也反映出了中国当下的民众内心中的一种自发的、本土的、对自由和民主的渴望,他们对表达和参与的这种渴求。因为很多人就认为,中国老百姓,他们其实吃好了、喝足了、有安全感了,就满足了。但是,其实不完全是这样。中国人当然有参与感,当然有要求民主与自由的渴望。这些当然就反映出来了。

另外还反映出一个:如果我们看到《人民日报》的平台和微信这个平台、朋友圈的平台,尽管并不完全是官方平台跟民间平台的差异,但它是一个官方平台严管、严控的,整个就是举国体制在运作的。现在有一个个人的平台,是想为官方站台的,但是它显然没有这么大的力量进行全方位的管控,所以漏洞就会比较多。这种微小的一个差异,反映了民意的巨大的落差。也揭示中国官方的洗脑,不管怎么样还是有局限性,因为它反映了中国从官方的媒体上看,好像老百姓都是正能量、都是拥护党、拥护习近平,就像中国经常有人说:西方国家的民调都认为:中国共产党受到的支持超过90%以上等等。但是,其实你可以看到,中国老百姓在扭曲他的偏好。他在掩盖他的偏好。反对力量是存在的。

同样,官方在它构建任何大的官方结构的时候,其实已经没有很多想象力、没有创造性。但是,民间的反映出这种创造性,尤其是解构它的大的建构的创造性是非常有价值的。这里面也看到中国民间社会、中国未来的积极力量的作用和中国的一些希望。

最后我想说一点就是:因为肖国举这个人,他是一个深红的、体制内的作家,我们都知道,在中国这个体制下,许多人可能对政府不满、或者没法踩上政府节拍,他们可能跟这个体制会发生一些摩擦。但是肖国举是想帮忙的,结果他帮了一个倒忙。这里边其实深层的意义就在于:即使这些深红的这些人,他们以为他们在为体制站台的,最后这个体制、或者这个最高领导人、尤其是寡头的运作整个游戏的这些人认为,他们是在帮倒忙,就对他们紧急刹车或者甚至关闭他们的平台,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就是说,即使是习近平、或者中共内部的、深红的、铁心的这些拥趸者,其实在目前中国的情况下,他们都已经感觉到手足无措了。这确实是对中国的这些、尤其是所谓的有“正能量”的人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法广:在这次建言活动中,习近平主张的动态清零成为引发不满的最大话题之一。习近平坚持清零究竟为了什么?

夏明:是,习近平所谓的防疫方针非常地明确,而且用的力度也非常大,就要贯彻下去,就是要“动态清零”、“零容忍”。这些做法,尤其是中国政府在过去几十年-应该已经有20年了-打造它所谓的电子政府、开放政府等等,要整个政务公开,到今天,其实政务还是没有公开,老百姓还是没有发言权,包括现在所谓的“动态清零”的政策,老百姓没有任何的参与,没有任何听取意见的机会。这当然是对中国所谓的在不断地推动它的什么“法制建设”、什么“民主”,一个深刻的嘲讽。习近平坚持的“动态清零”,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老百姓抱怨最多的?我认为,这主要的就在于:当下中国的官民的对立、中国内部社会矛盾的尖锐、尤其是中国政府现在是在非常严厉地在掌控各种政治活动。但是,新冠疫情这个事情,政治的色彩稍微就低了一点,所以在这个题目上,老百姓有自己的真情实感,老百姓每个人都有发言权,而且它与政治的高压线离的还稍微比较远,所以老百姓当然也就会敢说。这样的话,当然动态清零,就变成了一个尖锐矛盾的这么一个突破口。习近平整个防疫-以前我们在这个节目上也都讲到过-,我认为,防疫的整个所谓的“人民战争”就变成了一个法西斯主义的、对所有的人民、对所有的阶层、甚至对中国所有的经济实体,形成了一场战争、一场威胁。中国因为有这种动态清零的防疫-包括上海的封城-,西方国家有研究说,上海的封城大概给中国的国民经济增长率起码牺牲了零点五个百分点。所以你可以看到,动态清零,当然对中国老百姓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对每一个、尤其是那些岁月静好的、想过好小日子的、有点小争议也不敢对政府进行任何的批评和对抗的,但是“动态清零”把许多人打成了无产者,把许多的企业陷入破产境地,把许多的商家也都洗白。从这样的情况来看,当然老百姓的反应也就会最多。

从习近平的角度,疫情又为他提供了最好的一个危机管控的机会。因为他把疫情作为一种危机,尤其是把防御的力量、这种医护力量、整个中国的所谓的疾控体系、还有这些公安配合在一起,防疫就成了中国目前当下政府能够直接的、对民众身体进行最好的控制,而且进行微观的控制,从每个人的行踪、每个人的体温、到他毛细血管都进行控制的、这么一个好的、一个紧急状态的一个体制。所以我认为,习近平面对着一个“二十大”的即将到来,而“二十大”对他来说,他能不能够从邓小平以来建立的这么一个先例,就是:任期不超过两届,形成一代有序的、程序化的接班,或者是习近平想废除这么一个惯例,想让自己一路走到底,这是习近平想利用的危机,保证他20年不换肩、不换班,能够从他所说的“第一个百年”-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一个百年,走到“第二个百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百年-。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会把这个“清零政策”、会把这个防疫高度的政治化。因为这目前来说,是他最方便的、最有效的、能够管控中国老百姓、同时来清除他的政敌的最好的一个借口。

法广:这次建言活动揭示了民间对习近平高涨的不满情绪;这是否、以及将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到习近平在今秋的二十大会议上顺利连任?

夏明:对,如果我们看2022年之前,习近平可能会踌躇满志的,觉得中国在全球的、尤其是新冠疫情和经济危机中,中国好像还继续在一枝独秀,中国的疫情好像也控制地比较好,也没有影响整个生产的秩序。同时,中国的经济在西方其他国家-包括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等等-在出现经济下滑、或者负增长的情况下,中国还保持着它的经济没有出现负增长。所以对习近平来说,这都是亮点。他会觉得稳操胜券,他会踌躇满志,觉得可以很顺利地迎接“二十大”,他可以很自动的兑现他过去修改的宪法,他就可以突破任期的限制这么一个结论。

但是到了2022年,世界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不仅是习近平十年的政绩就放在这儿,十年政绩真的不是这么靓丽,无论从政治上,他对党内的清洗、上百万人的党员干部的处理,借着反腐的名义,当然在党内制造出了很多的紧张,树敌很多,党内的矛盾和冲突、派系斗争也都在加强。这是有目共睹的;第二,就是经济。经济连续下滑,今年他要保经济增长5.5%。但是基本上大家的预测-包括中国国内经济学家的预测和国外的预测-,今年是不可能达到5%的增长,有可能、甚至跌到3% ,2%,甚至有的预测-因为如果看中国的第二季度的话,第二季度出现了短暂的负增长-,所以有的人认为,中国目前的、当下的财政的危机等等,会使得经济出现非常大的困难,尤其现在中国银行许多也在倒闭。当然,在外交上也都带来了很多的问题,它外交上有三大问题:整个新冠疫情成为一个外交问题。因为中国现在的新冠疫情不断地在出现新的危机。它的疫苗也都是没有跟上。中国现在成为新冠、封城这些问题的重点;第二,中美关系在急剧地恶化, 中国跟西方的关系也在恶化,所以中国的外交处境还在变得恶劣;第三,就是乌克兰战争的爆发。俄国入侵乌克兰,中国跟普京站台、结成了一种事实上的联盟,把中国跟俄国绑架在一起。而俄国现在在乌克兰的战事并不顺利。现在已经四个多月了,如果往下继续走的话,对俄国来说,有的人认为:俄国有短暂的胜利。但是长期来看,尤其是乌克兰收复了蛇岛,也收复了乌克兰南部的一些地区。普京即使是要保住顿巴斯地区,也都不一定有把握。所有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其实对习近平形成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如果在习近平的亲自管理、亲自决策的如:疫情、还有经济、外交,尤其中美关系、还有中俄的结盟上,如果都面临着大面积的这种灾难,对中国的国计民生都带来影响的话,那我认为:习近平最后是要在党内是会被问责的。所以这些就使得习近平在“二十大”的顺利连任出现了很高的风险。


当然(根据)中国很多问题的发展,并不一定有错误、有灾难,领导人就一定会下台,领导人就一定会被问责。就像毛泽东把中国抛进一个灾难又一个灾难,对中国的文化、中国这个政治体制、中国共产党的掌控能力等等和中国共产党本身,它对专制领导人、或者犯错误的领导人纠错机制,现在也遭到了破坏,使得习近平即使犯了很多错误,他也可能在“二十大”会顺利地连任。所以他在“二十大”有没有连任的可能?当然有可能。风险有没有?当然风险很大。所以我认为,他连任和不连任,其实都成了一个随机的。今天,我们很难预测半年不到的时间,到底确切的答案会是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认为是非常清楚、也是非常确切的,就是:习近平,他现在在给中国带来全方位的灾难。他通过更多的方式来维持他的终身制,会加深中国的各方面的这些全方位的灾难。当然,中国更多的灾难,一方面说明中国共产党没有了自己的调控的能力。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自己没办法做手术。我们都知道一个简单的医学道理:当你能够自己掌控、能够用手术刀去切开一个伤口,远较这个伤口最后破裂、出现无序的拉伤要好得多。所以我们现在就在看:中国共产党有没有这个纠错能力,或者中国共产党党内有没有人能够进行可控的自我手术,让这个灾难、伤口拉伤能够比较好控、也比较容易治愈,或者是说让他最后这个灾难没法控制,习近平把中国带向一种非常大的灾难,甚至可能给中国带来倒退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五十年。


夏明:中共深红支持者主办的“民间”建言献策活动不幸翻船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