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谈拜登新政




作者:流芳

41 分钟


美国总统拜登宣誓就职后上任的首日,就签署了一系列行政命令,修正了前总统特朗普时期的一些政策。美国准备重返《巴黎气候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打算在移民、抗击新冠疫情以及经济方面制定新的方针政策。1月20日,美国在全球的密切注视下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总统就职仪式:前往现场观礼的人数寥寥可数 、没有公众参与、所有宾客都带着口罩、华盛顿戒备森严、大批国民警卫队队员参与协助安保、前总统特朗普缺席,成为美国150多年来首位没有参加继任就职典礼的总统。然而,这场就职典礼却不乏隆重、庄严,气氛也十分热烈。拜登正式履职将带来何种新气象?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对今次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有何感想?

夏明: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其实我觉得感慨很多。充满着矛盾充满着各种的象征意义。因为我们如果想想,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民主国家,它也给世界做一个民主灯塔,应该是整个权力转型本应该很畅快,但是就在这个就职典礼的前两个星期就在同一个地方在美国国会大厦发生了暴乱。现在美国把它定性为国内的恐怖主义。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你可以看到,整个就职典礼显得非常的肃穆庄重。但是同时,那一天又是人们很高兴的一天,因为那天也是美国28年以来第一次唯一的一次就职典礼那天是阳光灿烂,所以对于美国人整个地来说,也应该感觉一种突然一种释放突然有一种四年的-特朗普讲到的美国有 “血光之灾”(American Carnage),美国人突然就感觉到,这个都在我们后面了丶川普已经离开华盛顿了。所以这里边的对比就非常的强烈。

我另外想讲几个它的象征意义。你可以看到,它的整个历史场面:首先是人群都没有了,只有一些国会的议员丶各国的代表丶特邀的嘉宾。但它整个作为一种现场直播的电视效应,它把全世界都邀请去参加这个典礼,这种对比就非常的强烈。可以看到它的电视效果丶它有很多的象征意义。美国国旗丶国家丶爱国丶多元性,无论从出席的人丶到演艺界歌星丶诗人,都非常具有代表性。而且你可以看到,(出席典礼的嘉宾)的年龄,拜登,作为美国历史上最老的一个总统就职,而在他的就职典礼上,他的孙他的孙子也在现场,可以看到几代人。朗诵诗的这个桂冠诗人,是美国就职典礼上最年轻的桂冠诗人,只有22岁。所有这些你都可以看到,这些服饰丶这些颜色丶国旗的颜色丶品牌衣服,所有这些,从总统到副总统丶到总统夫人和这些嘉宾,全是(穿的)美国制造的品牌。这次对欧洲来说,很抱歉的说一声,所有的品牌不是法国品牌,都是美国品牌,而且很多是美国的丶包括一些年轻的黑人的设计师的作品,所以可以看到,整个的这个多元性。一种对美国来说,具有一种历史意义的这么一个典礼。所以我觉得这里边让人会去思考,这个典礼带来的东西非常多。 另外你如果注意一下,因为贺锦丽(Kamala Harris)她当选为副总统,可以设想一下:不久以后,当拜登要在国会做国情咨文演说的时候,后面两个参院的主席和众议院的议长南希佩洛西,两个都是女性,这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的。所以有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黑人女性丶也是南亚后裔的女性丶担任美国副总统,这些都是历史性的突破。我觉得非常值得我们去仔细回忆和思考,它里面有无数的第一:第一个黑人国防部部长丶第一个女性的财政部部长丶第一个女性的国家情报总监,等等,等等。所以我觉得这个就职典礼,真的是对美国人来说,非常具有各方面的历史意义和各方面的突破。

法广:拜登上任首日,就签署了一系列政令。他如此迅速地行动表明了什么?

夏明:对,我就在想,拜登他等了半个世纪,他的总统梦半个世纪前就产生了。在过去四年,他看到美国受到各种混世魔王的挑战,给美国带来的灾难。尤其在过去一年,整个新冠疫情完全失控,而且治理这个国家的总统和他的班子完全表现的无能而且冷血。所以出现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美国现在已经40多万的人在过去一年不到的时间内死亡。拜登是一个强烈的(在就职典礼中也可以看到)爱国主义者,所有这些东西,我想对拜登来说是煎熬了,让他恨不得当选总统以后根本就没有过渡期,马上就能够给美国带来方向,给美国一个清晰的政策。所以我想,他的当选以后到他就任的这条路,对他来说,又是一个非常让人内心充满着煎熬的这么一个时间。因为他看到美国人每天现在每一分钟就会死两个人,美国人在死亡。所以我相信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煎熬。我在想,拜登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不是很恰当的比喻),他出山来当政,作为一个老年政治家,有点像邓小平经过几起几落,在七八年出来,要给中国带来一个改革开放。拜登也一样,他一出来就要跟美国说:我 100日的一个计划(我叫他百日新新政)。他说:我一定要做什么,所以你看他当政的头一天,马上就十几项的行政命令就下来。第二天,又是十几项。所以他第一个(表现),我认为他有一种时不待我的感觉,有一种紧迫感。他在华盛顿工作了这么几十年,问题他也看到了丶路径他也看到了丶权力关系他也看到了丶所以我觉得他在这个时候,把他一切的观察丶思考全部要付诸于行动。所以他就有这种紧迫感。同时他看到:特朗普在过去4年给美国带来的伤害,因此第一步要做的是把特朗普的这些遗产通通给撤除,尤其是针对族裔丶种族丶种族主义丶还有国内的恐怖主义丶极端主义,他很多的重要措施都是针对这些。然后重要的是,给美国的防疫提供全国的领导,让大家带口罩丶让大家配合。现在要推动疫苗的推广,等等。然后就是要复兴经济。

所以你可以看到,拜登整个前面几天,向人们展示出来信心和希望,也就是说,这是一帮有经验的丶有能力的人,他们在工作,而不像以前川普上台,好像就像演马戏一样,整天就是一帮子未成年人,在那儿搞他们的晚会。而现在大家说,现在是成年人来了,成年人在执掌这个国家。所以我觉得这是拜登前面的要给大家显示的:我们这个国家有了方向丶我们这个国家有了领导丶我们这个国家有了明确的政策和目标。我们下面就是要去做。这点显现了拜登目前的大家的喜欢程度,民意反应也都非常的好。这是一个好的开头。

法广:拜登一上任,北京立即作出友好表示。一方面,对包括彭佩奥在内的前政府官员出台制裁措施;另一方面也表示了愿与拜登政府展开合作的愿望。您认为,中美两国关系是否能在较短时期内得到大幅改善?

夏明:对,中国政府正好在特朗普离任以后,对一系列的官员进行制裁,这里边关涉到:这个制裁到底是会有助于北京习近平改善跟拜登的关系呢?还是伤害这种关系?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解读:可能习近平会认为,拜登出于一种私心丶或者党派心理,这个时候我打一打特朗普前任的官员,可能拜登会很高兴。但是我不是这样来看。因为美国有种说法,就说我们就外交的党派分歧,在水边就应该停止(Partisan politics should stop at the water's edge)。也就是说,我们在对外国的时候,我们有一个统一的国家外交政策。当你这个时候对美国的政府官员丶前任官员进行制裁,建立这种先例,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可以任意的丶没有理由的丶对美国官员进行报复和制裁。因为美国对中国的官员进行制裁,是因为中国的官员犯下了很多的实际的罪丶错,尤其是反人类的罪。但是美国这些官员受制裁,是因为他们谴责了你这些罪丶错,所以你是报复性的给他们制裁。我相信对拜登政府来说,这些东西也不应该是能够被接受的。你可以看到,拜登现在的国防部长和国务卿都已经就职了,他们在评估中国的时候,也把中国作为第一个威胁竞争。而且现国务卿布林肯也很清楚,在竞选的时候也表示:中国政府在新疆的做法,就是一种种族屠杀。所以我相信,北京的这个做法对美国官员丶前任官员进行报复,尽管是特朗普的官员,拜登不喜欢特朗普,但是我觉得这并不会给拜登政府好像递一个橄榄枝。另外,拜登政府对中国有一种厌倦感。我相信现在中国不断的在展开攻关,想跟拜登尽早的有大国首脑的会谈。但是目前来看,你可以看到,拜登在跟全球领导人打电话,现在还没有打到习近平那边去。你可以想象,中国政府应该是希望能够尽早的跟拜登通话。但是,美国政府是把中国政府放在比较后面的一个序列里面。所以我认为,这些做法都是有一些信息。

中美关系可能有一个机会,因为美国首先是要开七国首脑会议,跟盟国进行协调。今年的秋天,会有二十国首脑会议,可能会成为中美领导人(如果有个人出席的话))见面的最早的一个机会。如果没有个人出席,可能是网络见面的一个最早的机会。我不认为中美(就像以前我也在这个节目里讲过)很快会进入一种蜜月,中美关系已经没有蜜月了。

法广:拜登就职美国总统,多国领导人表示欢迎和祝贺,西方媒体也纷纷加以赞扬,各国究竟对美国有着怎样的期待?

夏明:对,我觉得世界上各国分成不同的种类:有的国家丶比如像盟国丶当然是非常高兴。美国首先跟加拿大打电话丶跟英国首相丶法国总统都有交换意见,等等。你可以看到,西方盟国对美国终于能够稳下来丶而且美国能够加强盟国关系,当然是非常高兴丶非常欢迎的。你可以看到一个照片,约翰逊跟拜登通电话,非常高兴的表情。日本首相这些反应都非常积极,(还有)韩国的总统,他们觉得有一个新的机会丶美国有一个明确的方向丶有一个负责任的领导人,真正能够变成一个负责任的丶守信用的盟国。这一点我觉得反应是非常的积极。

另一方面,有一些美国的敌国丶竞争国家,反应也比较谨慎。当然最大的就是俄国。因为美国拜登政府对俄国的压力其实很大。尤其是俄国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尼被捕,美国反应非常强烈。拜登跟普京通了电话,但是在通电话中,对原来特朗普要回避的许多重大的问题,拜登都是在施加压力,要普京正视这些问题。我相信,普京丶还有像伊朗这些国家,他们都会感觉到:这个国家现在是变成一个新的问题丶压力。但是我们怎么样能够把握好?你可以看到,伊朗的回应也都非常的谨慎。他们有谨慎丶但是另外也有传递橄榄枝。中国也在传递橄榄枝,希望能够管控矛盾能够寻找合作空间。这是第二类国家。

第三类是国际组织。他们非常地开心。因为美国逐渐的从以前的退群到现在回来,给国际组织也带来很好的反应。我觉得这是很积极的。当然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就在于:第三世界国家。尤其在疫苗现在由发达国家在开发,怎么样能够惠及第三世界国家?我相信,现在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也在期望美国能够对第三世界国家进行某些帮助。这对美国来说,确实压力也很大。美国现在怎么样能够先救自己丶然后能够给世界提供领导丶再给世界能够带来一些明确的方向丶能够帮助穷国丶第三世界国家?所以我觉得反应非常的复杂,但是我认为,总的来说,从美国国内和美国盟国来看,是我们大家舒了一口气


夏明谈拜登新政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
DSC_0708
DharamsalaMorning
DSC_0420
India2014Sp 168
DSC_3737
DSC_0160
DSC_0067
2013 07 26_6734
20191221_165749
DSC_0534
DSC_9879
LuzernatDusk
20180113_164858-EFFECTS
2012 08 17_1825
DSC_2192
Hanghelou
2011 07 11_1767
DSC_3030
DSC_8251-001
2010 07 12_1967 - Copy
2010 07 12_1676
DSC_1200
2012 06 14_6723
2012 07 14_8357
DSC_0373-001
2011 07 11_5073
LibertyPlaza
2011 03 08_7581
WestpointFallBanner
2010 11 14_4053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