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世界同步走進黑暗




中、西方對歷史的發展有線性和迴圈之爭。螺旋式上升、波浪式起伏可能就是二者的折中。着眼個人小歷史/小段史,我們較難定位所處的時代。以大歷史觀之,2020年人類是否同步進入了歷史的黑暗隧洞? 發出如此沉重疑問,是因為在新冠大瘟疫肆虐全球之際,世界衞生大會將於5月18日舉行,居然排斥代表近2,400萬人口的台灣作為觀察員出席網絡大會。納粹德國屠殺幾百萬猶太人被寫進了人類罪惡史,但世衞卻在一場百年才遇、可能徹底改變人類文明的大流行病疫中,把兩千多萬生命安危置於不顧,不能不說是一場罪惡正在進行時。 匪夷所思的是,中華民國政府在1946年簽署的《世界衞生組織章程》明確宣稱,在《聯合國憲章》的指導下,奉行維護「萬民幸福、和諧關係和安全」的基本原則,其中包括人人享有的「健康權」是「不分種族、宗教、政治信仰、不因經濟或社會條件而有區別的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但中共始終堅持,台灣兩千多萬人民享受這一基本權利必須建築在中共政府的認可的政治前提上。而這個國際組織居然認可這一做法,並聲稱不願將台灣加入政治化,從而任由最壞的一種政治化威脅生命。面對這樣的荒謬,全世界卻無能為力。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全球體系危機。 早在2014年,牛津大學的伊恩·戈爾登和他的助手合著《蝴蝶缺陷》 (The Butterfly Defect)一書,分析「個人和不相關的事務產生的壞的連鎖效應」。隨着全球化深入,相互關聯帶來相互依存、相互敏感和脆弱性。他們最擔心,全球金融風暴、生產領域鏈條的紊亂/斷裂、交通通訊基礎設施崩潰、生態氣候災變、全球流行大病疫爆發等災難,在21世紀同時出現、惡性互動,而世界治理體系和各國領導體制無力應對,導致全球治理危機和崩潰。 過去20年,各種災變已現端倪。2008年的金融風暴是真正的一次體系風險。2020年新冠病毒在數月時間裏肆虐213個國家/地區,450萬人口染疫,30萬人死亡。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同時成為重災區,全球生產鏈條脫節、停產,世界經濟陷入當代史上最嚴重的危機,全球貧困的普遍惡化必將引發失控的移民浪潮。而面對這些危機,世界主要國家的精英層和領導集團暴露出令人難以置信的無能、無責和無恥;主要國際組織缺點暴露無遺,例如聯合國缺位,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只能提供杯水車薪的救濟。 而世衞這個負責協調全球公共衞生事務的最高機構,在疫情初期與中共合作,拒絕及時通報實情,遲遲不把疫情宣佈為全球大瘟疫;後來又在中共「大撒幣」外交攻勢下,密切配合中共,不願開展病毒源頭的調查,卻積極封殺台灣,總幹事譚德塞甚至無法直面全球掀起的彈劾簽名運動,栽贓抹黑台灣政府。中國政府還渾水摸魚,明確以戰爭武力威脅,宣稱台灣參加世衞大會的努力只會促使大陸採用「非和平的方式」完成「統一」。一場全球範圍的、涉及疫病、經濟、政治、地緣戰略和人口貧窮和流動的完美風暴已經形成!


中美寡頭利益聯合體「易子而食」


為甚麼會這樣?簡單說來,比較優勢促成的中西方分工合作,由於西方的天真和實用、中國的狡黠和野心,逐步演變為雙向的管制制度投機。例如,西方低人權、高污染的產業進入專制中國,利用具有奴隸制特徵的戶籍制度來聯合剝削半自由身份的農民工;虛假賬目幫助中國中世紀的作坊企業進入華爾街資本市場,通過販賣有毒「中國元素」的股票收割美國股民。中美兩國寡頭結成利益聯合體,「易子而食」,催肥了雙方,尤其讓專制體制這一「中國病毒」癌化,同時腐蝕了西方的自由民主。愚昧、貪婪、狂妄和自私,把世界帶進了黑暗年代。 人類如何有出路?如果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和人民不接受「新共產主義」下的「第二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是需要美國回歸國際主義,推動重建自由民主的國際體系;如果人類歷史必須進入一個新冷戰的兩極化時代,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可以推動建立民主國家聯盟,在共同的普世價值基礎上重建生產/價值鏈,找回全球化的靈魂。二是如果美國無法在危機中重振,中等民主國家,例如德國、法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就必須承擔歷史重任,維護人類自由民主的價值和體系。 台灣能否加入世衞?全球能否擺脫大瘟疫?世界經濟能否走出蕭條?人類文明能否邁出黑暗?所有的答案都需要人類知識共同體、地方政府、公民社會、企業和個人共同努力,挽救各自的自由民主政府和加強它們的治理品質和能力。人類面臨「赤色病毒」挑戰,美國能以「新新政」成功回應嗎? 夏明 紐約城市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

世衞國際關係夏明

Source: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516/4GQJQ7MINYHN445BP2EARBQ4FU/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