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天下为公、服务整个民众的政体才是正义的政体

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往往成为备受国际社会关注的大事。应该说,2020版美国总统大选是今年全球最大的事件之一。四年前,特朗普以打破传统、不受政治和社会规范约束、反建制的特性赢得大选,却未能在今次的选战中处于不败之地。目前,美国总统大选已缓缓落下帷幕,但仍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美国为何坚持已延续了200多年的选举制度?未来政权交接能否顺利完成?我们带着诸多问题连线到美国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


法广:美国总统大选虽已结束,但各种质疑之声依旧此起彼伏,各种指控选举舞弊或阴谋论的说法仍在继续,所有这些是否与美国特殊的选举制度有关?

夏明:是, 你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阴谋论,还有一个是选举制度。我先说这个选举制度。当然美国的选举制度非常复杂,因为作为一个联邦制度的国家,他们没有一个中央的统一的一种投票方式、选举方式。它是由各个县、自下而上的完成选举。美国有3141个县。这把选票统计出来,然后往州汇报。州最后来确认以后呢,就决定每个总统候选人,在各州获得的选举人票数,这样把全国的选举人票数加在一起,就出了谁是当选总统。所以这个过程里边有一个非常麻烦的就在于,各个县,因为有农村、有城市、有的县的财政收入好一些,有钱更新他们的各种设备;有的地方比较落后。而且选举工作人员,他们不是常任的。一般当地的各个县里边有选举委员会,他基本上有时只有二、三个人,或者三五个人,有的大城市多一点。但是,不是选举的时候,他们基本上就没有人。一到选举的时候,他们才会临时雇人,再去培训这个选举工作人员。所以整个运作是有参差不齐的现象。所以在统计的过程中,尤其是大城市,因为人口多,他们面临的压力很大,所以这里边就会有数票的速度,等等。再加上因为美国投票有机器投票、另外有邮寄投票,有这些特殊的、临时的选票。所以这里边有的是要靠人工来分别、来记录。所以这里边当然就比较复杂。就使得美国的选举制度出现各种的情况。因为今年有一亿五千多万人参加了投票,所以当然这个工作量很大。第二,这种投票特殊性、 全国的差异,让有人以此为机会,制造了各种阴谋论。其实美国今年是民主选举的一个非常大的成功,因为在全球疫情的情况下,有选举的国家,三分之二的国家已经取消了选举。但是美国,作为最大的国家,上亿的人投票参加选举,其实是非常大的成功。但是,有人在后面搞阴谋,谁在制造阴谋呢?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个非常大的匿名的主角,叫“QAnon”。QAnon制造了各种阴谋论,从川普竞选、到川普当选、到川普现在败选,QAnon是一个神秘的秘密组织,我们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操作。

QAnon说了很多关于美国目前、比如说机器投票机是假的,在消掉川普的票,另外川普在1月20号会来一个清算日,会把很多人给清除等等。所以你看,现在这个阴谋论在全球满天飞,包括华人媒体很多人都在传播这些阴谋论。而这里面,阴谋论(里边)谁最得利?谁愿意看到这些阴谋论出现?当然是川普。刚才你在这个导言里面说到:川普就是一个打破传统、不受政治和社会规范约束的,从某种程度来说他是一个混世魔王。所以阴谋论对他就很有利,对他来说是可以利用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至10月为止川普至少转推了258次QAnon的各种推文。而且提到了150次,我认为美国现在的各种迷茫,混乱跟阴谋论有关;而阴谋论的主使跟QAnon有关;而谁在利用、谁在推波助澜?我认为跟川普有关。

法广:在本次总统大选的竞选活动中,民主、共和两党候选人采取了不同的选举战略,他们各自代表了怎样的政治理念? 夏明:对,待会儿我们也会详细地讲这个选举战略,有一点非常清楚的就在于,拜登要求大家尽量地邮寄投票。因为我刚才讲到,是面临美国这样一种新冠疫情。美国现在已经有一千多万人感疫,而且在过去一周,就有100多万人感疫。所以,你可以看到拜登的回忆录,尤其他写到他的儿子,就是《Promise me, Dad》(爸爸,答应我),这里边你就可以看到,拜登在做副总统的时候,参与了防治包括埃博拉这些疫情,在他做副总统的最后两年,他的儿子得了脑癌。在整个跟疾病搏斗的过程中,拜登是负责美国专门的癌症研究和癌症工作的。所以拜登应该说对科学有一种认识,包括他的女儿嫁的也是一个医生。所以他对医学是有这种尊敬,对医生是有尊敬的。

另外,他是一个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的人),因为他29岁当时成为美国最年轻的一个参议员,结果刚当选,他的女儿和妻子就在车祸中死掉,他的两个儿子也受伤。所以可以看到,对拜登来说,人生有许多这些经历和痛苦,让他意识到很多人在经历痛苦,他有强烈的同情心。所以这种同情心使得拜登让他的选民不要在投票日那天都去挤,都去传播病毒。这跟川普要求在大选日,要他的选民都要去投票,形成了显著的区别。这种区别体现出了怎么样的一种政治理念,那我认为这就回到了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就是亚里士多德在2000多年前,他就认为:政体有两大类,他有六类政体,但是可以分为两大类。就是说他们是完全自私的,还是可以完全天下为公、为整个民众服务、不是只是为我的小集团服务。如果完全只是为小集团服务,就像一个黑社会、犯罪组织分脏的话,这就是一个变态政体。只有统治者会为所有的人、包括一般的普通老百姓、包括并不投他票的人、这样的政体才是一个正义的政体。

我认为川普总统永远没有把他自己(视为)美国人的总统,他永远把他(视为)川普支持者的总统。所以他一直是在给他的支持者吹口哨,或者给他好处、实现他们的目标。但是对美国整个不投他的票的人、反对他的人,他就有意识的引入这种敌人和朋友这种敌我的、你死我活的斗争观念。所以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看出,这里边确实体现了两种不同的理念。一种是亚里士多德讲的,自然的、正义的政体,另外一个是变态的、自私的政体。我认为川普体现了一种自私的、变态的政体。

法广:投票后的整个计票过程充满悬念,计票结果多次出现反转,各种传言不胫而走,局面一度相当混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夏明:我刚才提到拜登和川普的两个不同的竞选战略,拜登鼓励大家邮寄投票、邮寄选票、提前投票。川普希望大家在投票日现场投票。所以可以看到,拜登基本上保持社交距离,没有去跑选举。而川普是搞各种大型集会、去跑选举。当然川普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自己染疫、他的妻子染疫、他的儿子也感染了新冠病毒。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白宫30多人染病,现在我们看到,他的特工、有130多个特工已经被隔离,30多个人已经被确认感染新冠状病毒。所以他们两种不同的竞选方式,当然就出现了差异、首先是计票过程。

因为川普是大选当日现场投票,这里边很多是机器投票、机器数票。所以选举站一关闭,票数马上就会出来。但是拜登这边的民主党的投票,基本上是邮寄选票或者是提前投票,我刚才讲到美国各州的选举是不一样的、没有统一的规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佛罗里达和在俄亥俄,他们两个州是邮寄投票,在你投到或者提前投票,只要是到了,你就可以马上拆封,就可以把他统计出来。所以投票的当日你就可以发现,这两个州很多的蓝色的、民主党的票就全部出来了。所以刚开始,佛罗里达和俄亥俄就马上泛蓝。这就是人们叫做蓝色幻觉。但是,后面选票站票一下上去,因为机器投票一下结束,马上上去,大量的共和党的票就出来,就把蓝色的幻觉给推掉了。最后就显现出红色的、共和党的赢面。所以你可以看到,后来佛罗里达和俄亥俄就被共和党拿走了。这么一个同样的蓝色幻觉和红色幻觉的对调,其实在密执安、在威斯康辛和宾夕法尼亚、佐治亚也都出现,只是一个反的方向出现。因为所有的这些州都不许提前点邮寄票。他们的邮寄票只有在投票当日才能开封、才能点。所以这样,大量的机器投票就先涨上去了。在这个整个的清票的过程中,大量的邮寄投票,因为每天这些县能够处理大概只有10万张选票。所以这样的话,一到晚上、半夜,大概就有十几万张的民主党的票就投上去了,因为邮递投票,民主党基本上是占了80%以上。尤其在数票非常慢的都是大城市,而大城市是民主党的票仓。所以数票就特别的慢、特别的难。这样,大城市把票越数越多的是民主党的票。所以川普在投票之前,他就预计这种情况会发生。所以投票当天晚上结束他就说,停止数票,选举已经结束了。他已经宣布他自己胜利了。但是这里边不是说不许投票的问题,美国的老百姓都已经投了票了,而是要把每张票都数出来的问题。所以川普是没有权利阻止的。所以这样的话,越来越多的邮寄选票被数出来了,都是民主党的。

所以川普现在就在指控说民主党都是偷窃这个选举。其实这个“指控”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因为它就是由两种不同的竞选战略、和美国各党的、各县的不同的统计的方式有关。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外人看是一种很混乱的局面。其实作为我们来近距离的观察,美国的投票是非常的安全。

美国投票首先是要求选民,选民要登记,选民登记首先要把你的性格签名全部要输入到系统里面去。所以任何一张票,最后寄过去,他们都是要对你的签名的。他跟中国不一样,中国人有印章,印章还可以作假,但是美国全是性格签名。这种局面,其实我们作为经历人,走过这个过程我们知道,其实是非常有序,而且也没有像人们想象的这种混乱可以带来各种舞弊。

法广:拜登赢得本次大选已成定局。特朗普却不愿服输。一向不安常规出牌的卸任总统特朗普将有可能做出怎样的选择?

夏明:特朗普总统最大的四年的表现,他说他是一个稳定的天才。其实他唯一稳定的东西,是他的不可确定性、他的不稳定性。其实他现在继续在制造混乱,制造新的违法。因为美国总统的权利移交是有宪法保障,而且是有美国专门有立法、有总统移交权力法来规定的。作为现任总统,他必须给当选总统进行权力的安全移交。尤其涉及到国家安全。因为美国作为一个世界的超级大国,它掌握着核武器,在全世界有各种军事和战略的卷入。如果没有这些移交的话,这是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但是,你可以看到,川普总统现在把白宫当成他自己私人的高尔夫球场,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美国今天,每天都在死人,每天都在死上千的人,他在这方面表现出了极度的无能、而且极度的自私,没有关心美国人的死活。美国现在25万人,在新冠状疫情、就在他的领导下,在过去八个月中死掉了。川普没有为此流过一滴眼泪。但是他败选,有照片显示出,他为此而落眼泪。所以对这样一个总统,我认为,是美国民主的一个耻辱,是美国人的一个悲剧。

所以我希望他能够改变策略,能够认输。尤其因为他的法律战、他在四个关键州,派律师要去打官司,全部被当地的法庭给扔出来了。甚至很多他指控的州都是共和党控制的州,而且这次共和党也赢得了参议院、众议院还有地方议会的非常好的成绩。所以他如果要指责这次选举,完全是民主党的阴谋,民主党的操控的话,他没有任何法律和事实的根据。所以我觉得川普总统现在在做这些事情,一方面是要造成混乱,给他自己留点面子,另一方面给他的继任者带来很多的麻烦。让继任者没办法做出业绩。第三,他恐怕是想以此作为战略,跟继任总统进行一种讨价还价,尤其涉及到他的一些犯罪的问题,进行某种大赦、或者某种默契不予追究。我们不知道背后到底会有什么出现。

但是有一点我想强调,美国宪法制定的时候,国父他们这些人,(在我读美国政治的时候,我的教授就跟我讲国父这些人都是半神人),他们当时因为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和国,世界上第一个成文宪法,建立了自由民主国家,他们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防止专制、暴君的出现。所以你看,整个美国制度的设计,无论是有限政府、三权分立、联邦主义、制约均衡、多数统治保护少数,还有以后再建立的官僚体制,美国的公民社会、舆论监督、司法体系,整个的一套体系非常复杂。这套体系我认为是会非常有效的防止专制、暴君的出现。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他会不尊重美国的政治、社会和制度的各种规范约束。因为对他来说所有这些东西都会让他不舒服。但是我相信,所有这些规范恰好让暴政在美国不可能破坏美国民主。这一点我觉得恐怕是我们可以有自信的。


夏明:以天下为公、服务整个民众的政体才是正义的政体 - 公民论坛 (rfi.fr)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