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運旺時盛的終結



(HKT): 2020.01.18 02:20


孟子說:「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鎡基,不如待時。」

2020年新年伊始,台灣民進黨總統蔡英文大選獲勝、高票連任,從世界地緣政治格局觀之,可以說是一個歷史分水嶺事件,標誌性地宣告習近平中共運移時異,它短暫享受過的運旺時盛的終結,更是中共運拙時艱的到來。

對天下運勢雲譎波詭、禍福相倚理解最刻骨銘心的恐怕當屬海外推動中國民主的人群。作為其中的一分子,我目睹中國享受30多年的經濟奇蹟增長和政權穩定之後,習近平以「中興之主」的架勢,對內推銷大國復興的中國夢,向外輸出一帶一路、中國方案和人類命運共同體,試圖把21世紀界定為「中國(「中共」)世紀」。其咄咄逼人之勢,不僅使得「大外宣」喧囂塵上,紅色病毒在全球肆虐,甚至在西方民主世界的頭號大國美國,一些政治文化精英也對西方文明失去了底氣自信,迷失了人類發展方向。分別來自哈佛大學和加州理工學院的兩位學者在2014年出版的《西方文明的崩潰》(The Collapse of Western Civilization),選擇了2393年在「第二中華人民共和國」書寫西方終結史。更有甚者,有的美國政客、商人墮落到一邊肉麻吹捧中共領導層,另一邊又漠視、邊緣化、甚至幫忙打壓海外民主運動。

台灣總統和立法院大選的全球價值必須從中共把一國兩制作為中國夢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橋樑來評估。如果所謂的中國道路和北京模式有跨越國境的魅力和世界性市場,中共要完成的首要家庭課業是把台灣誘入一國兩制模式,同時把一國兩制模式本質化和模範化為澳門榜樣。但台灣人民的選擇不僅擊碎了中共一國兩制如意算盤的三級跳,而且是中國夢和人類命運共同體偽劣產品回召的世界級警示廣告。如果中共的政策、理念、制度已經被港台大多數民眾拒絕,他們還有世界銷路嗎?這讓人感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說台灣的大選就是「中國地方選舉」,經典地詮釋了《魔鬼辭典》對「外交」的定義:「外交」是「為了自己國家的愛國撒謊藝術」。如前所述,蔡英文再次勝選結果具有國際意義,原因也有國際背景。以「結構——能動體理論」來分析,在國際層面,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首、貿易戰為標誌,西方陣營(甚至更廣闊的民主國家聯盟)與中共的對決態勢日益明顯,至少在西方世界主流體系裏,中共及其代理人有點像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台灣大選獲得的廣泛國際認同也是反證。儘管台灣只有不到20個邦交國,但蔡英文和民進黨的獲勝卻獲得三倍於此數的外國政府和國際機構領導人的祝賀,其中美國、日本和歐盟開創先河。國際輿論向背可見一斑。


領導在意淫 下層在呻吟


在中國國家層面,經濟上出現的滯脹和日益明顯的債務-通縮怪圈、政治上寡頭體制的強化和維穩體制代價的上揚、社會結構面臨的人口紅利消失、老齡社會到來以及環境污染和惡性疾病井噴,都使得中國被深度撕裂成貧富/城鄉二元結構的社會。這樣的治理體系在滿足黨國軍既得利益集團後,給百姓發糖的能力已經捉襟見肘,在海外大撒幣」的態勢也如強弩之末。《孫子兵法》開篇所談「國之存亡之道」在「令民與上同意」。當下中國,領導在意淫,精英在移民,中產憂房情,下層在呻吟。中共想以霸道武統台灣,豈不把中國帶進生死之地,把百姓變成戰爭炮灰?

結構性力量和歷史人物相輔相成。因為有了國際格局的變動,所以產生了特朗普;因為有了中國內部的危機,所以造就了習近平。這二位可以說是蔡英文連任獲勝的兩大功臣。如果沒有特朗普的貿易戰,恐怕也不會給台灣經濟回升、自信增加帶來更大的外部機遇;如果沒有習近平背棄一國兩制的香港政策引發的半年多街頭抗爭,也不會把許多台灣人從白日夢中驚醒,走去投票箱。但事在人為的最重要能動體還該是蔡英文。她是一位遇事不驚、低調做事、意志堅定和富有遠見的領導人。她對國際格局、中共運勢和台灣命運的判斷不僅高於國民黨候選人,也先於台灣眾多選民的覺悟。2020年總統大選其實是對她領導能力的跟隨和認同。

在此,我想到了柴可夫斯基《胡桃夾子》的故事:胡桃夾子帶領玩具兵和群鼠戰鬥,瑪莉向兇狠的老鼠王扔去了拖鞋,擊斃老鼠王並解除了王子的魔咒。黑暗世界的脫魔,有時需要天真孩童高喊「皇帝無新衣」,有時成功於勇敢少女投鼠不忌器。蔡英文的大選再次成功提醒海峽對岸的領導人:人要是背時,喝涼水也塞牙。怒而興師、慍而致戰,只會帶來「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習近平治國理政當慎之、警之。

夏明 紐約城市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


Source: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118/UGGS3ZSPJZEKSQG5M62BMSL4SY/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