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崛起屁股等着踢(夏明)


由於極地空氣影響,北美冬天的最後兩天是寒風凜冽。美中兩國外交高層在美國最北端的阿拉斯加會晤,場面卻是異常火爆,充滿硝煙。



帶着「崛起大國」的自信,還有最新「東升西降」、「東方之治,西方之亂」、「平視世界」的最高指示,中共黨政外交最高主管楊潔篪、王毅率團來到阿拉斯加。

儘管這是拜登就任後的第一次中美高層接觸,與當地的嚴寒氣溫相比,兩位中共領導帶來的是滿肚子火氣。其原因有多重:首先是在會談前,美國公佈了對全國人大和香港24位官員進行制裁。其次,美國總統和日本等「四國聯盟」領導人舉行峯會,並安排日本首相菅義偉成為首位訪美的外國政府首腦,盟國外交所指不言而喻。第三,美國國務卿和國防部長在日本和韓國進行了「2+2會談」,發表聯合聲明,但美方不願再西行九百多公里、一小時的飛行距離去北京;而是在回到美國時進行主場外交,年已古稀的楊潔篪還得降優屈尊萬里赴會。


中方再次搬出忽悠克林頓、小布殊、奧巴馬的套路,試圖建立「戰略對話機制」,所以刻意把阿拉斯加會晤渲染為「中美戰略高層對話」。而早在會前,美方就說得明白,這不是甚麼戰略對話,更不是機制,就是「一時」工作會晤。國務卿布林肯也說得很清楚,「中國是美國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同時民調顯示,89%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是美國的競爭對手或敵對國家。在華盛頓,對華強硬是兩黨現在能找到的少有共識。

那麼,楊潔篪、王毅到阿拉斯加主要目的何在?楊潔篪展示的海派「阿拉撕架」的戲劇化表演又如何服務這一目的?其實只要我們明白中美博弈的實質,就知道楊、王的衝突戰略了。


目前美中博弈衝突主要有四個內容(4Cs):合作(Cooperation)、競爭(Competition)、對抗(Confrontation)、衝突(Conflict)。美國的處理方式是四者分流管理:經貿、氣候、抗疫等可以合作,科技必須競爭,在香港、台灣、新疆、人權、網絡攻擊和盟國遭到打壓上必須對抗抵制,而美中作為兩個核大國是不可能走向武力直接衝突的,因此,管控武力衝突成為底線。

「小雞遊戲」式拼命欲嚇怕美方

而中國事實上只想獲得合作,而不願接受美國的競爭(比如技術管控、生產鏈條審查等)、對抗,也無力和無心要與美國打一仗。中共清楚知道,美國雄鷹的兩個長長翅膀,一入大西洋(北約),一入太平洋(四國聯盟等)。中國踏入美中戰爭就是引發連環爆炸。但中方知道這一點,卻在玩弄「小雞遊戲」,試圖用綑綁戰略與美國拼命。正如四川俗話說的,「提勁的怕亡命的」。14億中國人在中共眼中命價低,正好與美國人搏命價。所以,中方擺出一副死不要命的架勢,用合作為誘餌、用衝突為威脅,試圖逼迫美國放棄對抗和競爭。

一旦人變得像亡命之徒,思維必然失去邏輯和理性。比如,楊主任、王國委(中宣文革返祖提法)既要指摘美國干預中國內政,又要說美國民主不能只由美國評價;既要堅持中國有中國民主、美國有美國民主,又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既要在會前高估美國人,又要在會談中貶低全部美國人;既不怕美國掐脖子,又祈求美方合作、放棄關稅制裁等;既指控美方無待客之道、無外交禮儀,又無法管控自己情緒、爛佔時間;既指摘美國指手劃腳,自己真正把手指(只是還不是中指)指向美國官員。這似乎不是「平視世界」的淡定,也不是「美方沒有資格說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該有的自信。這是經典的「自卑-自狂綜合症」,也是崛起欣快症必然導致的自取其辱。

英國前首相戴卓爾說過這樣一句話:「大國就像淑女,如果你還必須告訴人們你是,那你就已經不配了。」

夏明

紐約城市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

中共崛起屁股等着踢(夏明) | 蘋果日報 (appledaily.com)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