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乐玉成陷入了自己设置的语言陷阱】12/9 #时事大家谈 #精彩点评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 从几个角度可以看,第一个乐玉成讲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这是过去,不是现在,因为中国现在的一个尴尬\一个困境就在于它失去了中国传统的礼仪。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各种儒教的教导或者人文的各种规范,其实在二十世纪以后,中国就已经丧失掉了。尤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疯狂的围剿。直到今天对中国的传统道德价值观,尤其是各种传承道德价值观的宗教进行屠杀,所以我觉得中国失去了它的所谓礼仪之邦。


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又没有完全进入过去500年现代化过程中以西方文明为主体打造的以商业社会,以一个信用社会、契约社会建立起来的新的价值秩序。所以从乐玉成的角度看,其实他陷入了一个自己设的一个非常大的语言陷阱。当他说其他人要跑到我们家门口好像来向我们挑衅,好像我们又没有去招惹别人。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看看中国在过去40年的发展,它首先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要改革,然后就是要开放。需要有开放,需要邀请天下所有的的投资者也好,商客也好,游客也好,都要到中国来。所以中国在过去一直是从全球化得利的一个国家。所以如果中国是要高度依赖全球化带来的利好的话,当然中国就不可能把全球化做为一种好像是强加给它身上的。就是说其它国家的人来到中国,或者你纳入到国际大家庭,那你就要遵循一种共同的规范。如果你把它变成一种“外人”和“我们”,或者是我们的家门口,其它是野蛮或者荒蛮之地,这种就是我们对他们,我们的家门口对外邦了。我觉得这里面已经完全是一个传统观的反对全球化的,没有理解现在我们进入一个相互整合,而且你的家务事也会引起全球舆论的关注。我觉得乐玉成自己制造了一个语言陷阱,很不幸他也掉进去了。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