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園廢話」



7月14日,特朗普在白宮玫瑰園舉行新聞發佈會,就簽署《香港自治法案》和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的行政令發表講話並答記者問。整個過程63分鐘,特朗普的獨白佔了近一個小時,香港內容所佔時間總共不到兩分鐘。《紐約時報》的報道說:「《香港自治法案》是這次發佈會的表面原因,結果被當成了飯後茶餘的思考。」 在普通美國人的生活中,中國問題是不太上心進腦的。前國家安全助理博爾頓在回憶錄裏說,特朗普喜歡指着橢圓辦公室桌上水筆的筆尖說:「這就是台灣。」 然後指着大台桌說:「這是中國。」 我不知道特朗普會找到桌上甚麼物件來比喻香港,但肯定不會比台灣大。對台灣人、對香港人,這都不是令人鼓舞的消息。其實對美國人來說,這個玫瑰園的講話也不會是一個政治家的上乘表演。 30多年前,我是學生時就癡迷於美國的政治術語,比如「黑馬」、「耙糞夫」、「跛鴨」之類。我的英語口語老師還專門幫我複印了威廉.薩菲爾的《政治新辭彙》(後來的《薩菲爾政治辭典》)。我很早就知道「玫瑰園廢話」(Rose Garden rubbish)就是總統在玫瑰園發表的一些禮儀性的講話,冠冕堂皇,但了無新意。 讓我真正體會到「玫瑰園廢話」含義的是特朗普的新聞發佈會。特朗普打胡亂說已讓人見怪不怪,這一次他提到競爭對手、前副總統拜登不下20次,以致第一位提問的記者問:你是不是認為你已是一個「鬥敗的狗」和「輸家」? 特朗普把他的2020年競選連任經營成一個大賣場,而美國的戰略、外交、軍事和經濟利益成為嵌入其中的零售攤點,這樣的「交易總統制」造成了許多問題。可以理解,中國人、香港人、流亡海外的藏人、維族人以及台灣人苦共已久,面對習近平治下一個恣行無忌的極權大國,期盼世界第一民主大國美國能有所作為,援手中國人脫離暴政之惡。特朗普對華貿易戰、對華強硬姿態和簽署《香港自治法案》等,都對中共常規的治理和外交造成衝擊。 問題是,無論特朗普把中國的民主化或香港的特殊化變成競選戰的炮彈,打出去也會傷害中國人和香港居民。因為,在特朗普的三年多時間裏,美國的民主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破壞(「自由之家」給美國的自由指數從2015年的92分連降三年降到86分)。如果特朗普在年底大選中失敗,當今中國民主化運動中任何力量(包括香港)如果處理不好與美國民主制和在任總統的關係,就會陷入一個政治死胡同。如果特朗普再次製造出選舉驚奇,正如博爾頓在他的回憶錄中警告的,其第二個任期將成為「民主共和制的危險」。美國民主倒退,只會帶來更大的全球民主衰敗,無論中國或香港的民主前途都只會更黯淡,而不是更好。


特習操弄外交服務權欲


特朗普和習近平的外交行為都和他們在國內喪失政權合法性緊密關聯。二者也都在相互操弄對方和對方治理的國家,來服務私人的權欲。很不幸,香港、中國甚至世界都還會暫時被他們的陰影和他們製造的雙邊關係危機所籠罩。在表面的玩弄邊緣政策的危險中,我們也不可低估他們暗中的妥協和讓步(從尼克遜至今,難道不一直是這樣?)。但弱小的人民和弱小的國家,如果要逢凶化吉,必須找準公正的北斗星(其實,美國的憲政制度正在發揮作用矯正特朗普偏離民主的做法),而不是試圖玩「尾巴搖狗」的詭計獲利,恐怕更不可單相思期盼一個奉行「美國優先」、「孤立主義」並與種族主義調情的美國總統來做救世主。 美國正在受到四重危機的困擾:新冠病毒大瘟疫、經濟大蕭條、社會大動盪和政治大分化/大較量。從今天到年底,美國人民會通過民主傳統、個人美德和政治智慧來找到一個大的政治解決方案。對美國人來說,對世界民主國家來說,對渴望和追求自由民主的受奴役人民來說,未來四個月時間是一個考驗靈魂的困難時期。美麗的玫瑰花會刺手,也許是玫瑰園的永恒啟示。此時重溫美國的優秀文化傳統也許可以幫助我們增生希望和信心。為此,我譯出艾蜜莉.迪金遜的小詩與讀者分享:「其心暗過無星光夜晚,因此清晨出現。但在漆黑深壇,晨曦無法預顯。」 夏 明 紐約城市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


Published on The Apple Daily, Hong Kong: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20200718/RLIUEUFJD4TSNI7TFMDGTOTUSE/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