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明, VOA

焦点对话:“国家掌舵者”习近平,都有哪些身边人?


华盛顿 —

中国人大政协两会本星期在北京结束。这次会议奠定了习近平“国家掌舵者”的至高无上地位,外界关注的最高国家领导人的人事安排也尘埃落定。高居权力金字塔尖上的习近平,将重用周围哪些人?李克强的总理角色被边缘化,经济决策的核心从国务院转向习近平信赖的经济团队,和过去的江朱体制和胡温体制有何根本的区别?其他备受关注的人事安排如刘鹤,易纲,胡春华,杨晓渡,栗战书等人的任命,都各有什么看点?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 独立政治分析人士高新;“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

高新说,在本次人大闭幕式讲话上,习近平再次出错,一篇原要用来卖弄学识的讲话被读错的“格萨尔王”搅了局。这是花絮。有一个现象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就是讲话囊括从盘古开天地到中华五千年到中共一百年,从神话到现实统统讲一遍。这是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这让我们想起,林彪吹捧毛泽东说是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现在,习近平显然是暗示自己具有中华五千年中的历史定位。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再次强调中共领导,最新提法是,党是国家最高政治领导力量,这是加重中共的领导在历史中的定位。总之,习近平试图无限加大自己和中共在中国历史上的份量和作用。补充一点,现在有军方媒体已经喊出了“万岁”,实际上,中国军队已经开始印制习近平语录,这比当年林彪对毛的吹捧还要过分。

高新说,李克强本次在人大记者会上的看点,我认为是他回答记者问题时,随时不忘强调习近平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是宣布臣服于习近平,暗示所谓习李体制早已终结,他和习近平根本不能平起平坐,而是习近平的一员普通部下。其他人事方面,习近平的安排与江胡时代已经迥然不同了。汪洋已经不在在核心中。习近平对他的安排就是犒赏、补偿和政治平衡。他被委任政协主席的职务根本无足轻重,仅仅是作为表面平衡的棋子;李克强表面是行政一把手,也仅仅是管行政,被剥夺了公安政法、宣传媒体方面的职权,甚至连教育或者经济都不包括,所以是实际的边缘化。胡春华是最该分析的人物。因为李克强肯定只有两届,接下来换谁接任?如果彻底打破年龄界限的话可以让刘鹤上,否则就是胡春华了。当然,既然国务院总理已经成为配角,无论谁都不重要,任何人都可以胜任,只要符合臣服习近平的前提就可以了。

夏明说,实际上,说本次人大是习近平作为国家掌舵者在“加冕”,这还不够,其实应该说就是国君登基,是中国40多年未见的政治反动。40年以来,中国法学家、政治家所积累的理论和实践成就都被他破坏,是文革后制度的全部废除。他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全部内容都纳入共产党的掌控,实行全方位控制。其危险是个人崇拜达到极致和疯狂的程度。在中国劣币驱逐良币的逆行环境中所留下的政治垃圾们,正扮演着政治野心家的角色,正在犯下不可饶恕的历史罪行。过去,人士布局中的所谓又红又专原则已经被抛弃,成为只要对习近平忠诚就可以掌握最大实权的现实。

我一直说,习近平搞宪法政变,现在他已经完成了这样的政变,把中国政府传统的政党制度彻底颠覆。比起历史上的秦始皇和明太祖,习近平更加可怕。王沪宁说,要打造巨型国家,就是政党对国家政治、经济和人民的全方位控制。横空出世的网络语言“了不得,我的国”就是画龙点睛的评论。这里说的不是党也不是国,而是习式的超级元首体制。这里的“国”的概念是国体,对应的是二战时期的军国主义日本,是党政军对社会组织的全面控制。这是前所未有的,其威胁也前所未有。毛手下还有敢于拍桌和较劲的对抗者,习近平身边全都是软骨头,无人敢对其挑战。习带来的灾难更大于毛。

夏明表示,人事方面,刘鹤和易纲都经过西方经济学培训,易纲更是获得过美国博士学位和终身教授,这是相当不容易的。不过,据西方统计研究,海归学者回到欠开放的母国之后,会逐渐丧失创造力。我认为,这两个海归进入体制处境很难。因为他们的学术培训是要尊重市场经济规律,但是习近平却要控制价格和指挥生产运行,要打造出极权经济体。两位学者型官员要嵌入这样的思路非常困难。他们的结局,不是丧失原来的价值观,就是与体制发生摩擦和冲突,50年代的海归学者就是前车之鉴。

夏明说,国务院失去对新闻出版的管控,继而由中宣部接手,这是王沪宁的作用。事实上,要解读中共目前的超级强势,原因是中国的确陷入危机,后者推动中共启动危机反应模式。过去,中共的舆论宣传一直在党的路线和市场的底线之间来回跳舞。市场底线的商业广告冲击中共媒体宣传。现在,一切已经明了,就是中共要用党的路线打掉市场底线,让体制不受市场机制的左右而仅仅跟着党的指挥棒旋转。要指出的是,王沪宁也留过洋。但是,他与许多正在中国兴风作浪的知识界留美者一样,捕捉到的正好是西方对自己价值观的反思,因而把西方的“后时代”批判当作主旋律抱回中国加以高唱,来服务于重建共产主义的使命。这与十九世纪的中国留洋者到西方后捡到马克思主义是一样的路径,都是生不逢时,是阴差阳错。

夏明说,本次人大闭幕报告是一场大灾难。它打乱了一切有序逻辑,搭建出怪异的权力结构。恐怕习近平进入自己搭建的这座迷宫之后,也会摸不到走出迷阵的门道;无序的权力机构最终将会坍塌而压垮骆驼。值得提醒的是,人民领袖作为国家掌控人,肩上也承担国家的所有责任。为了自圆其说,这个掌控人势必不得不使用更大、更新的错误来掩盖过去的错误,直到步入万劫不覆。

李伟东说, 传统的人大一般没有什么看点,但是,本次人大的高调却超过去年秋天的十九大。五年前我说过,习近平要缔造新的红色帝国,要建立元首体制。所以,本次人大是国家“掌舵者”确立新君主身份的一场庆典。有一点各方没有提到,就是在国内已经甚嚣尘上的一个现象----包括栗战书讲话都称呼“人民领袖”。中国国防部网站居然已经喊出“习近平万岁”的口号。习近平被一群孩子围绕的绘画,歌颂他的歌曲等等,都已经出台。我要说的是,中国人记忆的都是文革,但是,习近平并不是复辟文革。因为文革是毛的左翼乌托邦运动;习近平代表的是右翼法西斯主义。我们现在应该重读“第三帝国的兴亡”。《纽约时报》的评论对习近平的批评何等温和,应该把他归类到新纳粹才对。

李伟东表示,习近平建立的党国体制,首先用党绑架国家,然后用个人绑架党,追求实现党的突围。未来几年中共的权力核心就是习近平、王岐山、栗战书和刘鹤。李克强从来不是权力核心。本次人大表明习李体制彻底崩溃。党国一体对未来的中国是灾难。我们需要反思,为什么已经迈出开放脚步的中国经过四十年还会走回头路。

我认为,夏明和高新对习近平身边海归者的担忧是多余的。我不觉得他们要适应中国的体制会有什么难度。很多回国后担任重任的海归,都曾经在海外混入白左团队,学到的是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的西方白左教育,这点我们要高度关注。这是西方带来的问题。他们回国后更容易加入习近平,和他一起搞战天斗地。这正是共产党的哲学理念。

我认为,中国已经在习近平的带领下进入党天下时代。虚化的国务院及其总理,大部化的党中央,一个党部两块牌子,三个小组升格委员会,神化的领导人,这一切都是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这个目标的落实。五年前,高瑜大姐采访我,标题就是从毛泽东到习近平。我要说的是,习近平要画出一个圆,来圈住中共这一百年。这就是从中共建立到如今完成与美抗衡任务的全部历程。这也是习近平提不忘初心的原因,他要打倒美帝打倒西方,用让马列理念横行世界。至于中共40年改开后,现在为什么能走上回头路,值得我们深刻思考。但是,不要忘记物极必反的原理。只要到了极端,再大的恐龙也会遭遇天敌。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国家掌舵者”习近平,都有哪些身边人?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


0 views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