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明, VOA

焦点对话:反对声中修宪连任,习近平要做什么?


华盛顿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在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公开表示,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从战略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 “体现了党和人民的共同意志”。与此同时,修宪过程的一些细节也逐渐浮出台面。纽约时报星期三发表长篇报道“习近平隐秘、迅速而狡诈的修宪之路“,披露习近平如何用震慑和恐吓的手段,压制了党内外潜在的反对者。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王晨也在两会中透露,习近平早在去年9月就提出修宪,整个过程由张德江,栗战书和王沪宁三人主导。改革开放四十年,习近平如何能够颠覆外界预期,打破许多人认为不可能打破的任期制度?作为个人权力无限扩大的领导人,习近平到底想在内政外交方面做什么?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先生;政论作家陈破空先生。

夏明认为,习近平本次修宪不仅不像官媒所说的是体现中国民众的民意,也违背中共几十年以来的执政意愿。从民意来看,近三千代表参加的人大,被控制得滴水不漏,内外都是军人和武警,甚至服务生都肩负着监控代表言行的任务。政治的程序应该是从输入民意到决策然后再到输出。中国政治明显发生巨大的扭曲,反馈根本不被允许。从中共本身来说,邓上台后的意图是至少把限制主席的任期引入机制。现在习的做法与中共的统治目标和治理能力都是相违背的,所以也在侮辱这些年以来共产党所行走的道路。

有分析称,习修宪势必引发党内更大不满,也增加执政风险。夏明说,习近平的帝王野心并非一时兴起,而是在2013年18届三中全会上作深化改革报告时便显出端倪。他要推翻最高权力机构人大,把权力转移到国家主席头上。我们知道,人大的主要负责人是总理,任何行为都必须经过总理批准。推翻这个模式是习近平早已心生的打算。在越来越严重的专制下,中国共产党不断打压反对派,比如我们这样的异议人士无法回到中国。我们在海外发声在国内遭到屏蔽。这样的极端做法造就了现在中共孤家寡人的生态环境,使得这个政权在需要批评时找不到该有的盟友。我认为,张德江、栗战书和王沪宁之所以会推动习近平搞终身制,是出于自己的私利。他们要让自己从终身制中得利,同时置国家和民族利益于不顾,也置共产党的利益于不顾。

夏明说,有些人支持习近平连任,是因为他们总是把自己的良好愿望投射到最高统治者身上,这是愚昧的表现。对于习近平而言,他的最终目的是要维护个人的权力。今天的中国深陷政治危机,前任留下的击鼓传花游戏已经不容易面对了。加上习近平掌权五年以来,激化了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矛盾,对此他已经束手无策,只好专制集权。说到习现在的做法是否加剧党内权力斗争,我认为的确如此。一批泥鳅人格的人物,为了在这样的格局中生存,会极力为新皇吹喇叭抬轿子,以实现自己的赢者通吃。那些在前朝按照规矩下台交班的人肯定不满,心存“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下台)的怨恨;还有就是本来可以接班的孙政才现在却身陷囹圄,另一位“王储”树春华也被吓到仅求全身而退。总之,中共政坛已经陷入极大的恐慌和不确定。有人见风使舵,有人急流勇退,有人失去信心。习近平已经给中国和中共埋下了危机爆发的祸根。

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引发的强烈反应掩盖了中共的另一记重拳,这就是在经济方面整治安邦和整肃吴小晖。有分析说,这个信号是中共要打击私企。夏明说,事实上,习近平很多做法都是被动应对危机的反应。中国经济在缓行,这导致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在流失。民营企业安邦等被国有化具有深刻的政治根源和经济意图。中共的看家本领是控制土地、银行信贷和货币发行,通过通胀来掠夺人民财富。习近平要降低对私企的依赖,加大对可控国企的依靠。事实上,他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专制者无法化解和摆脱的危机。从历史上看,导致君主最后不得不放权的的根本原因是,专制体制无法再撬动经济这块磨盘。习近平正走在一条死胡同里。

夏明说,外交上看,习近平修宪让自己在国际社会信誉尽失,让其制度更加不让人信服,更加遭到西方的怀疑。我们看到,西方近来越来越多以国家政治和安全原因阻碍中国在海外的发展。修宪加剧了这个趋势。

陈破空表示,根据人大副委员长王晨透露的情况来看,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其过程,并不是自下而上,而是自上而下,并非广大民众或党员的呼声,而是习近平等人的密室谋划。领导修宪小组的三个人,各有情况。组长张德江,是江派人马,因恐惧卸任后遭习近平追杀贪腐,故而同意修宪让习近平超期连任,以保全身家性命安全;副组长栗战书是习近平亲信,自然顺从习近平的意思;副组长王沪宁,善于揣摩上意,善于迎合,成为修宪草案的捉刀人。

陈破空说,鉴于修宪提议并非出自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的公布,而是在习近平主导下,以中央名义,突然发布、并提前发布,不能排除的可能性是,这是中共上层、包括政治老人在内的一场政治交易。上场高官和政治老人要求习近平停止在高层反腐,习王一方则提出条件,修宪让习王超期连任,于是双方达成秘密交易。这一交易,反映的是中共上层统治集团的私心,竟以牺牲中国十三亿人民的利益为代价,甚至以牺牲中共中下级官员和大多数党员的利益为代价。后果严重而深远。

宋鲁郑说,习近平说修宪取消任期体现民意是有一定道理的。记得朱镕基退下时很多人都说可惜;胡锦涛裸退时也有很多人表达类似的看法。总之,领导人表现优秀时,大家都会希望他们能够延长任期。所以,说是民意的反映并非没有事实依据。 1960年之后,全世界有47个国家修改过任期制,有的效果不错。

需要强调的是,修宪并不意味着终身制,《人民日报》也这么解释,指出这不意味着打破干部终身制。我们要看到,中国的的国情是,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并非制度化就一定可以避免错误。这是之一。二是领导人要把自己的改革思路推进到不可逆转的地步,邓小平的市场经济改革就是这样的思路。习近平也是意识到国情,他唯一想做的就是要推进自己的思路。至于他的三位智囊干将,王沪宁、栗战书和张德江在修宪过程中的具体作用,我并不十分清楚,就不多做评论了。

宋鲁郑说,有人说习近平一直要推行国进民退的经济政策,这个判断是错误的。因为国企先天不足效率低下等问题有目共睹,而私营企业已经是中国经济不可缺少的部分。在中国体制下,民企、私企虽然非政府所有,但是都可以被政府控制,政府不用完全将其消灭。换句话说,中共的政治权力足以对抗资本。

习近平修宪后,有分析说,中国模式对外吸引力下降了。宋鲁郑说,我和很多法国学者也谈过这个问题,不少人认为中国模式吸引力下降,但有些人也支持。我认为,短期看可能影响中国的对外吸引力,但是长期而言不见得,对国际环境影响不大。这里有几个原因。一是西方自己麻烦多,无暇顾及别人;二是中国已经强大,西方不会过多干预其内政;三是西方虽然害怕中国崛起,但是更担心中国崩溃。而且我认为,修宪很可能不过是短期行为,很可能五年之后还会改变。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反对声中修宪连任,习近平要做什么?


0 views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