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明, VOA

焦点对话:习近平搞终身制,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华盛顿 —

中国将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消息一经报道,世界媒体一片哗然。华盛顿邮报表示,习近平正打造二十一世纪的极权模式,对世界民主和人权提出了挑战。金融时报表示,西方国家必须制定出一致的战略来应对一个在内政外交方面都更为霸道的中国。时代周刊也评论说,如果习近平能够毫无顾忌地改写中国四十年来的政治规则,那么北京在撕毁国际准则方面也会毫无内疚之感。中共修宪取消任期制,如何影响了国际社会对中共和习近平个人的观感?习近平长期执政,将使中国的全球地位更强大还是更孤立?

参加这个话题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政论作家陈破空先生。

美国《时代周刊》称,习近平修宪改写几十年的政治正统,显示习近平在国际上也可能不遵守规则。对此夏明说,其实,过去十多年,中共不断撕毁各种国际合同和破坏国际义务,包括已经被公开、全面否定的香港一国两制,以及世界贸易组织关于中国全面遵守法律规范体系的要求,等等。现在,习近平修宪可以说是给中共背信弃义的棺材敲进了最后一颗钉子。我们看到,外资在撤离,国际评级机构不断降低中国主权信用级别等。如果中共继续一条道路走到底,毫无疑问将把中国的国际信誉带入进一步黑暗,导致中国的国际空间萎缩。

《金融时报》分析说,习近平的强人统治将延续很长时间,西方要做好准备,制定连贯战略。这是否意味着修宪在某种程度上推动西方反制中国?夏明说,习近平强力修宪当然具有象征意义,反映中国内部包括潜在金融危机在内的经济吃紧,中共党内激烈争斗,以及中国社会的总体挑战。国际上看,过去几年,西方与中国打交道遇到很多困难,但是却仍然分裂,尤其美国这样的民主灯塔国丧失了部分领袖责任的担当。这让中共有机可趁。,也导致习近平乱世胆大。但这也刺激了西方尤其是周边民主国家,比方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极端警惕;同时也使得世界潮流开始重组,重现亚欧的中俄与西方阵营的对峙。这是历史的倒退,也是国际历史螺旋上升的契机。

高文谦表示,时代周刊的评论点到要害。道理很简单,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有什么样的内政,就会有什么样的外交。习近平对内实行独裁统治的同时,势必对外扩张,推行极权统治模式。国际社会对此已经有所警觉。实际上,习抛弃邓小平时代韬光养晦的策略很蠢,等于告诉世界中国向普世价值,人类的政治文明宣战。习近平内政外交上咄咄逼人,在国际上主要利用美国川普政府奉行孤立主义的机会。这次白宫新闻发言人被问到取消任期制的问题时并没有进行谴责,而是置身事外,说:“怎样对自己国家才最好的决定,将取决于中国”。美国强调自身的国家利益无可厚非,但是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是历史形成的,一直是自由、民主、人权理念的捍卫者和坚强后盾,岂能轻言放弃?这不仅是出于美国的立国理念,而且也与美国自身的利益息息相关。中国侵犯人权的问题早已超越国界,成为世界公害,首当其冲的便是美国失去工作机会的蓝领工人。如果美国将世界领导权拱手相让,对别的国家发生的严重践踏人权的问题不闻不问,中国、俄罗斯这样的专制独裁国家就会乘虚而入,取而代之。这不是世界之福,到头来美国本身也会深受其害。

高文谦说,不能排除习近平内心有打台湾的想法,这在当下民族主义盛行的中国有很大的煽动力,是对搞终身制最冠冕堂皇的辩护。

但打台湾,完成统一大业是一把双刃剑,打赢固然可以赢得民心;如果打不赢,不能速战速决,陷入战争泥潭,受到国际制裁,对习来说,也是不可承受之重。但美国也同样可以打台湾牌,最近美国国会全票通过通过台湾旅行法,如果川普签署成为法律,这在中美之间又增加了一个磨擦点。中国官方被自己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所绑架,既不能示弱,但从中美大局考虑,又不能用强,进退失据。

程晓农说,美国时代周刊说,“习近平毫无顾忌地改写中国40年来的政治正统”,这个英国记者其实不懂中国政治。中共的所谓“40年来的政治正统”丰富多彩,至少包括这么五条:一,军委主席邓小平认定自己的任期无限制,但1982年修改宪法,把李先念的国家主席任期限定为两届;二,“普通党员”邓小平1992年南巡时提出撤换总书记和军委主席江泽民,并准备用乔石代替江,官场民间从来无人质疑其合法性;三,江泽民1998年为了赶走乔石,提出政治局常委到70岁退休,但江泽民例外;四,2002年江泽民为了赶走李瑞环,又根据李的年龄把政治局常委的退休年龄改为68岁,此即“七上八下”的由来;五,2002年退休的江泽民可以不让接任的总书记胡锦涛当军委主席,达两年之久。可见,中共体制里所谓的任职规则都是根据现实需要而随时量身定做的。对中共而言,国家主席的职权可重可轻,其规制因人因时因势而定。毛泽东打倒了国家主席刘少奇,又不愿承担这个职务,就干脆在1975年修宪把这个职位取消了。

1982年因李先念不满自己等待多年的总理位置被邓小平给了赵紫阳,邓为了安抚李先念,又恢复了国家主席这个虚位元首,让李先念担任两届。中共体制内国家主席这个位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总书记和军委主席这两个实权位置。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从来就没有任期制,四年后习近平的连任并无障碍;这次人代会修宪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无非是再一次将这个虚位元首的任职规则量身定做。

程晓农认为,中共恢复个人集权,并不能实现中国崛起,也不会触发冷战。首先,中国不可能重演与美国的冷战。冷战的前提是闭关锁国,这样才可以避免外部世界的经济制裁;而苏联就是在闭关锁国当中日渐衰落的。中国对国际市场和国外资源及农产品严重依赖,若发动冷战就是经济自杀。其次,中国目前早已走过巅峰状态,从山顶上往各个方向走都是下坡,经济崛起一说已经过时。中国以前的经济繁荣依靠的是出口景气和房地产景气这两个一次性机会,今后不再有类似的机会挽回繁荣;而房地产景气的严重后果是金融危机,至今中国还未找到解决金融危机的办法,只能拖延时日。中国今后的主要课题是如何解决国内问题,而不是到外部世界制造全球性危机。在军改真正完成之前,中国不会发动大规模战争。而直到目前为止,军改还在第一阶段,即中央级的军令系统刚刚建立,中央级的军政系统尚未组建完成,部队目前还处在重组、裁撤、调防阶段,离重建基层部队的军令、军政运转体系,至少还需要好几年。而军改完成之时,中国的经济情况可能比现在还差,至少财政困难将日益突出,而且这样的局面将延续下去,那样的话,打仗只会加剧财政困难,甚至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

陈破空表示,党媒和习家军为习近平无限期延任所找的一系列借口,都站不住脚。 比如强人政治论,但其他国家的政治人物,如果说是强人,却并非长期执政;又举多国领导人连任几期,但人家是靠选举连任,并非自己赖着不下台。党媒和习家军举了民主国家领导人的例子,却回避极权国家领导人的例子,因为,凡长期执政或终身执政的极权国家领导人,大多数都下场凶险。这种最接近的可比性,反而让习近平等人不寒而栗。

陈破空说,习近平如果走上长期执政或终身执政的老路,将使中国社会进一步丧失进取的活力,让中国的国家形象进一步蒙污、蒙耻、蒙羞。而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新兴的超级大国,中国在政治文明上的倒退,将拖累和拉低整个世界的文明与进步,近期发生在马尔代夫的政治倒退和社会对立,就是在中国模式影响下、北京幕后推动的直接后果。如果中国遭习近平长期垄断,中美关系将面临更多冲突的风险,往轻的说,中美将处于冷战,中共代替前苏联角色;往重的说,中美将发生战争,因为,手握大权而长期执政的习近平,极可能走上更肆无忌惮的对外扩张的道路。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习近平搞终身制,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0 views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Some elements on this page did not load. Refresh your site & try again.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