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明, VOA

焦点对话:阻挡中国渗透,美国对中资说不


华盛顿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最近做出决定,否决中国“重庆财新企业集团”收购芝加哥证券交易所的交易,为这笔酝酿了两年多的收购案画下了休止符。这是进入2018年以来,继AT & T 退出与华为的合作和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失败之后,又一个中国企业在美国受挫的大案。从专家分析来看,这几次中资碰壁,美国“国家安全”都是或明或暗的关键词。也是在最近,美国几大情报机构主管在国会听证会上,警告中国对美国社会的全方位渗透,并不同寻常地建议美国用户不要使用华为的产品。从早先担忧中国经济实力,到今天警告中国渗透威胁国家安全,美国对中国的防范,是否在发生性质的转变?中国对美国“全面渗透”,是实有其事,还是夸大其辞?

参加这个话题讨论的三位嘉宾是: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先生;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政论作家陈破空先生。

夏明表示,芝加哥证交所在美国证券交易中所占份额不到1%, 数量上并不具备举足轻重的作用。其收购案受到美国政府重视,是因为它涉及一些关键部门和企业。牵头收购的重庆财信的很多信息看不到,包括结构和人员等,仅仅知道它是综合性集团公司,业务范围包括金融、保险、酒店和制造业等,全国各地和海外都有其分支机构,类似于日本二战时期的财阀集团或者说系列公司。我个人猜测,“财信”这个符号也让人联想,它是否有中共高层背景?这个集团在重庆当地对百姓来说也是不知就里。它应该仅仅是落脚在重庆,但背后肯定有与北京之间的深水关系。

夏明说,从技术层面说,模糊的股权、不得而知的产权结构在中国司空见惯。而在国际市场的商业文化中,主要市场经济核心应该是物权法,就是对所有权的明确化。尽管中国也有物权法,而且也已经实施了10多年,但是,在中国任何权力都大不过党权。我们刚刚看到,安邦的红色外戚权贵吴小晖今天被正式公诉,保监会决定对公司实施接管。这就是说,安邦已经公开成为中国政府的囊中物,或者本来就仅仅是被政府披上了股份制的外衣。而安邦两年前刚刚收购了纽约曼哈顿的地标建筑华尔道夫酒店。换言之,这家酒店现在也是中国政府控制的资产。而且,习近平上台后,越来越公开强调要搞混合经济,国企要对私企并股参股。美国于是提出质疑,中国企业到底是用国家之力与我们的私营竞争,还是私企对私企的公平角力?

夏明表示,对于财信之所以瞄准美国的芝加哥证交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芝加哥起家,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的家乡也是芝加哥。他们都会促成交易。而川普总统作为商人具有高度的敏感性。他的政府看到,被中国政府扶持的企业都涉及国安等敏感层面,进入美国后将利用美国的民主开放来滥用自己的竞争优势。我们看到,全球最大的猪肉养殖、生产和加工商史密斯菲尔德食品被中国公司成功并购之后,开始回避和阻挠美国媒体的采访和监督。从过去的经验看,中资并购美企,如果成功则不按美国价值观运作;没有成功则导致美国投资者受损。

尽管美国政府和言论都表示担忧中资进入美国,但是,美国毕竟是开放社会,企业的目的就是追逐利益,所以,从华尔街到硅谷都在寻求中国资金。这个矛盾如何化解?最终结果是否经济将战胜政治?夏明说,这是一个不断平衡的过程。过去30年,中国经济高速成长,尤其享受人口红利,导致现在的与美国之间的贸易和债务关系。美国在经济上也获得利益。我们看到,中共高官想方设法把资金、子女和配偶搬运到美国。一位中国负责投资的高官曾经私下说,美国华尔街投行高管十多年来收入两位数增长都是中国带来的。这伤害的当然是中国人民的利益。美国企业肯定追逐个体利益。而总统川普看到,美国应该具有更高更大的战略蓝图,美国应该为关键企业把关,防止外国国企的恶意竞争。此外,他也看到,美国利益不仅受到中国国企的觊觎,更面临中国全面的社会威胁,包括中共通过人员交流、学者和留学生等方式试图让其价值观渗透美国,可谓防不胜防。 美国已经在强调,各盟友国要统一政治安全立场,加强合作;事实上,这样的联盟也逐渐反映在经济上。

谢田表示,对于财信这家公司,重庆人也感到陌生。这是一个在不到20年便敛聚几百亿资产的公司。在中国,一个公司在这么短时间内聚集如此大规模的资金,一定有政府背景,而且情况复杂。这种来头肯定是对美国的威胁。我们应该记得,中国军方鹰派曾经说,要对美国发动超限战,这就包括金融战。芝加哥证交所在美国政权交易中份额很少,所以并不是中共真正要下口的目标。他们真正瞄准和感兴趣的,是美国最大的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CME),它涉及很多中国的公司。中共要渗透这个交易所,现在不过是拿证券交易所试水。

谢田说,其实,中国的大型公司都有政府背景。比方说华为从起家开始一直有军方背景,任正非就是退役的中国军官。华为掌控通讯器材,占很大市场份额,必须有政府背景才能运作。从产权方面看,虽然中共不太明显提出国家掌控,但是中国实际上还是实施社会主义,国家控制企业理所当然,不过使用股份化的形式,本质上仍然是国家控制经济命脉。所以,外界看产权看不清,内部看的话,中共政府一目了然,很清楚地知道是政府对大企业的绝对掌控。

由于价值观上的差异,中共在经济上绝对使用国家操控手段。贸易投资问题上,中共利用外贸出口补贴和退税等造成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但是,这样的模式不可持续,川普政府已经在着手反击了。而经济摩擦背后是价值观。习近平正在恢复文革和毛时代观念;川普则是传统和保守派美国人,厌恶共产主义。他也在同时采取不同手段对付仅存的几个共产主义国家,包括古巴、朝鲜、越南和中国。中美之间贸易逆差补贴已经放上议事日程。我们看到,随着共产主义思想和理念渗入美国,川普正在着手对付。

面对中国强势渗透西方,而且力度越来越大,美国各界已经开始认识到问题的实质。中国影响比俄罗斯要大很多。中美贸易是中俄的10倍以上,这足以体现它经济规模之大。不过,我对美国的自由开放有信心。过去,思科帮中国建防火墙,摩托罗拉公司进中国,后来都吃到了苦头。在美国,中国政府经济行为背后携带的阴谋和动机可以通过媒体指出,比方美国之音。这正是开放自由的力量。在中国,这些是不能讨论的,但是,被披露之后便达不到目的了。此外,美国的美中贸易投资委员会也有所监管。我虽然担心中共的渗透,但是认为它构不成对自由社会的真正威胁。

陈破空表示,美国和西方国家拒绝中资收购的案例越来越多,证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开始觉醒。他们意识到,中资在西方大举收购,不仅仅出于经济目的,更出于政治目的;经济上掠夺西方创新技术,政治上渗透西方社会。北京日益暴露的垄断西方经济命脉的企图,让美国和西方各国感到不安。正是这种对国家安全的忧患,让西方国家行动起来,对中资说不。

陈破空说,美国和西方对中资说不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共顽固坚持的不对等、不公平的贸易手段,那就是,中资可以完整地收购西方企业,外资进入中国却受到严格限制,收购中国公司,不能超过49%的股份;许多行业甚至完全限制收购。可以相见,如果中国不遵守自由贸易和平等贸易的起码国际准则,继续搞双重标准和渗透战略,中资遭遇越来越多的碰壁,就难以避免。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0 views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