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明, VOA

【夏明:春晚传播荒谬陈腐的世界观】2/16 #焦点对话 #精彩点评


夏明说,我不同意邓小平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总设计师。我在我的研究中给他的定位是中国改革的助产士。因为无论是从家庭联产承包制还是一国两制、特区建设,他都善于把年轻一代的思想贯彻到改革中去,所以他更多的是助产。对邓小平最多的批评就是他在六四中的决定,我认为他六四的决定也是他助产士功能的一个部分。从苏格拉底的角度说,助产士一方面要接生他认为是健康的胎儿,但是如果他认为这是个怪胎的话,他有责任把他给扼杀。这样看,我们就可以看到邓小平在顺应历史,推动历史的发展,所以他就有一定的历史阶段性。如果我们把现在社会的许多问题怪罪在邓小平头上,那对他是不公平。邓小平改革开放把权力下放,使得政府摆脱政治功能,党政分开,遏制个人权威,调动积极性,这些都是他的功绩。权贵主义和寡头转型是在21世纪出现的。邓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专制领导人,当时就是想跟百姓一起创造财富;21世纪才牵涉到分配问题,前后两个阶段要分开。政经寡头,九龙治水和权贵膨胀泛滥都是在邓小平之后集中出现的。

所谓习近平新时代,其实就是人们调侃的“毛小平”。习近平本质上要回归毛时代的社会主义,但又不能彻底放弃邓小平的改革,因此是三人加在一起,成为毛小平。毛有理论有目标但是以失败告终,邓在没有完全否定毛的基础上对毛进行虚化,走出了一条新路子。而习近平现在做的是一方面偏离邓路线,一方面要重回前苏联东欧式社会主义,是复辟历史糟粕。

习近平的执政思路是否在纠正邓时代的后遗症?是否对症下药?夏明说,我不认为习是在纠正邓江的同时螺旋上升和扬弃。他尽管大权在握,其实不过是历史的牺牲品,被中国的落后格局所俘虏。我们看到,邓引领中国成为一个发展的国家,这个国家的政府现在处于寡头分赃状态,正在收割国家的利益,具体通过地产、房产和银行造币权,资源产生大量租金被政府收取,城管恶劣执法就是收取的极致手段。目前,中国被一个收租型政府统治,其行为方式对百姓越来越没有回应。习近平以为自己大全在握,其实摆脱不了作为掠夺社会财富集团牺牲品的身份。

西方对邓评价较高,对习近平则是存有质疑。夏明说,毛对邓最了解,曾说邓是死不改悔的走资派。邓最了解中国,当时面临五种道路的选择,封建,马恩列,东亚日本等四小龙,欧洲历史上的法西斯,安格鲁萨克森的民主,邓小平拥抱东亚发展之路,兴趣放在美国等现代西方模式。习近平则在历史节点上选择回归封建王朝,只能把中国带向失败和停滞,这样的糟粕无法接受二十一世纪人类历史挑战。眼看他逐渐远离安格鲁萨克森的民主模式,也远离东亚发展模式,而是回归封建传统加马列原教旨,再撒上法西斯主义的胡椒粉。反观邓,他摒弃帝王思想远离个人独裁,没有占据最高职位更不说像习这样同时占据多个要职;他在权力上体现出一定自制,与陈云等元老反对派磨合。习近平则是用政府的权力对社会进行伤害,这正是邓要避免的。

夏明表示,邓小平经历了整个中国共产党诞生、夺权、各种经验教训、失败的过程。邓小平的经验在于,当中共走向极端主义、教条主义的时候,就会失败;走向务实、能够有实用主义、实事求是的作风,中共就会繁荣。邓小平就吸取了这个教训,他的施政和经济就是贯穿了这些教训。现在习近平很不幸又走到了极端主义和教条主义,中共历史本身就证明极端和教条主义是造成危机的重要根源,世界共产党历史也证明了,在共产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中,是不可能产生民主的。所以期盼习近平搞民主就是缘木求鱼。

夏明最后说,从邓小平的白猫黑猫论看,他更像一只猫,对于社会不去干预,让社会独立运作;习近平更像一条狗,他会疯狂地去干预社会,同时期盼周边的人对他有高度的忠诚。这两个领导人确实会给中国带来不同的遗产,也会给历史带来不同遗产。


0 views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