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ing Xia

时事大家谈:从于欢案到赵鑫案,中国黑社会势力何以坐大?


华盛顿 —

因为不忍母亲受辱而持刀刺死黑社会讨债者的山东青年于欢,被地方法院判决犯有故意伤害罪,判处终身监禁。此前于欢母子曾向警方求助未果。四川泸州14岁学生赵鑫被黑社会学生打死,其尸体被从五楼抛下。据报道,打死赵鑫的五个黑社会学生当中,有一名是县领导的孩子。评论认为,这两个案件突显了黑恶势力的猖獗。而在各种针对异议人士的维稳,对市井小民的强拆案件等等,也都可以看到中国政府除了动用维稳力量,也利用黑社会恐吓民众。那么,中国的黑社会究竟有多黑?中国各地的黑恶势力何以坐大?习近平所说的法治中国是否已成泡影?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村霸、青少年帮派、三人以上的犯罪集团等恶势力都属于黑社会。若是将中国社会里的毒贩、黄色大军、丐帮等也一并算入,中国黑社会人数可以千万计。中国官方颁布的年度打黑人数约为20万,夏明推算中国犯罪集团的实际人数为一百万左右,而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以数十万计。

河北独立作家田奇庄说,普通民众对黑社会有需求,因为许多不公平的事情无法得到伸张,媒体不能报道,一些人为了泄愤只好寻求黑社会。商人对黑社会有需求,在涉及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不惜耗巨资聘请黑社会充当打手。官方对黑社会有需求,许多地方政府垄断了拆迁市场,给予民众的补偿标准不高,在面对群体抗争时官方倾向用黑社会解决问题。腐败官员对黑社会有需求,官黑勾结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此外,中国近年来城市化发展快,一些不法村民通过黑势力拉拢村干部来操作选举,再通过转让土地谋取暴利,加上中国的法制瓶颈长期未取得突破,党大于法,这些都给予了中国黑社会壮大的土壤。而在权力不受监督的环境中,官方与黑社会勾结是很常见的现象。

夏明说,赵鑫案属于少年帮派案件,这个帮派可能由纨绔子弟、领导子女组成。于欢案则显现了放水公司的官商勾结。现今中国官场暴戾化以及官宦特权化使官员们几乎可说对民众掌有生杀大权。赵鑫案后,校方和官方急于掩盖事实,有消息指出五个肇事者的父母欲一家出20万来摆平这件事,显示出中国官官相护,官员权大无边的现状。

田奇庄说,官方应尽速公布赵鑫案的真相,以“自杀”一说应付大众令人难以接受。中国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法律问题,人民因为无法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只好求助黑社会。期望习近平能在十九大给予人民一个交代,让人民看到民主和法治的希望。

夏明说,中国黑社会泛滥的主因正是因为共产党本身已经黑社会化,放松了对自己的控制。中国政府的行政方式是黑白两道通用,一个没有合法性的政府,其实就是有组织的黑社会。

夏明说,能在中国开放水公司的人,背后必定有背景;而在中国能向银行融资上千万不还,后台必定也很强硬。因此于欢案犯罪者与受害者双方背后的官员背景不容小觑,此案的小警员不愿淌浑水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政府官员腐化严重,官员选拔机制以劣币驱逐良币,中国政府正是黑社会的根源。他说:“首先是政府的无能、腐败和失职,最重要的是政府对社会具有良性免疫功能的机构--比如宗教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残酷打压。当你把这些组织和机构打压下去之后,黑社会必然取而代之。”

田奇庄说,于欢案和赵鑫案引起全国巨大反响,因为两案触动了人伦底线。他说:“儿子无法维护母亲的尊严,母亲无法保护孩子的生命。即便黑为社会也应该有自己的底线,黑到这种地步的黑社会完全是脸皮厚而无形,心肝黑而无色的人渣。如果官方为这样的群体庇护,那就必然引起空前的愤怒。”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4月5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0 views
About Me

Ming Xia is a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Graduate Center and the College of Staten Island, CUNY. He is also an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He is a sojourner, a rebel, a writer, an idealist, and a simple educator.

Search by Tag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 2017 by Ming X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